首页 其他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挥杆高尔夫    08-01 23:42

前言:在很多中国人的认知里,俄罗斯人上可无视雾霾开飞机,下可不管危险斗狗熊。通过零零散散的新闻报道和来源不明的网络图片,威武雄壮、力能扛鼎的俄罗斯人典型形象逐渐构建起来。但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阿加拉罗夫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周六中午,一阵虫鸣般的嗡嗡声打破了莫斯科西郊阿加拉罗夫高尔夫乡村俱乐部(Agalarov Golf and Country Club)的寂静。天空中的声响让冒着凉凉细雨打球的人放下手中的球棒,抬起头来仰望天空。会所大厅内,工作人员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隐藏在职业表情之下的恐慌。

职业高尔夫球手彼得•霍兰嚷道:“他们过来了!”他的话音中透着急迫,就好像在球飞下来的时候高喊“看球”一样。

“就是他们。”我们冲出门去,钻进两辆高尔夫球车,沿着俱乐部的车道疾驰。肌肉发达的保安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一辆印着俱乐部标识的军用吉普车开过来迎接那架正在降落的直升飞机。就连鸟儿都知道大人物来了。亿万富豪阿拉斯•阿加拉罗夫和他34岁的儿子、流行乐明星叶明降落在了球道那一侧。

这对共同经营俄罗斯房地产和零售集团Crocus Group的父子没有理会军用吉普,而是跳进了一辆两座的微型车。驾车的是叶明,他戴着一顶绣着“你被解雇了!”字样的帽子(去年他在自己的莫斯科音乐厅内举办了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年度环球小姐大赛)。一个小规模车队簇拥着他们开到球场中央。老阿加拉罗夫拿起一支供左撇子使用的球杆,开始挥杆,然后……一个球掉进了水里。接着又有一个球掉进了水里。

这位58岁的商界巨头说:“这是我第一次真正拿球杆。”当阿加拉罗夫终于把一个球击到地面上时,他像挥舞游行指挥杖一样挥起自己的高尔夫球杆。

高尔夫在美国也许已经是一项非常普及的运动,但过去几十年,俄罗斯与这项经典运动基本上是绝缘的。直到近些年,包括石油业富豪罗曼•阿布拉莫维奇、铝业大亨奥列格•德里帕斯卡和矿业巨擘弗拉基米尔•波塔宁在内的一批商界巨头才开始把高尔夫球场引入俄罗斯,而且用的是一种极不寻常的方式。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阿加拉罗夫高尔夫乡村俱乐部

阿加拉罗夫父子的球场(风格绝对奢华)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完全用于打高尔夫球。事实上,建这个高尔夫球场的主要用意并不完全是打高尔夫球,它同时也是要利用高尔夫运动的形象──俄罗斯超级精英阶层开始渴望专属感和菱格球装流露的气质,因为他们中有太多人已经厌倦了超级富豪日常生活中的种种浮华,开始寻找高尔夫所带来的更加充实的生活方式。

有几个高尔夫球场提振了周边房地产的价值。比方说,阿布拉莫维奇的球场落户莫斯科市郊斯科尔科沃(Skolkovo)就提升了当地房地产的价值(附近有俄罗斯高官和其他有身份的人物居住)。这里过去是一个光秃秃的山谷,两旁耸立着难看的电线杆,现在则变成了一个美不胜收的高尔夫球场,美丽的绿树点缀其间,光是进口和种植这些树木就耗资数百万美元。尽管这座高尔夫球场定于5月份正式开放,但截至发稿为止,阿布拉莫维奇还没决定究竟是将其作为公共球场还是私人球场。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对一些亿万富豪来说,高尔夫球场是私人的玩物。德里帕斯卡的俱乐部名为斯列沃高尔夫及马球俱乐部(Tseleevo Golf and Polo Club),一开始是一个私人项目,仅有25名会员,如果把他的朋友和投资合伙人算在内,大约有40人。阿加拉罗夫的俱乐部有28名正式会员。他说他一直在拒绝申请者加入,以免有“讨厌的人”进来。(阿加拉罗夫说,虽然其他俱乐部金融危机以来降低了费率,他所做的却恰恰相反。他的俱乐部目前个人会费为20万美元,家庭会费为30万美元,另外要分别收取8,000美元和12,000美元的年费。)

这就造成了一种奇怪的现象。莫斯科(这个城市的亿万富豪人数在全球位居前列)周边目前约有九个18洞球场和至少三个九洞球场。其中许多是达到世界级水准的私人球场──通常情况下都是空着的。与此同时,在人口超过 1,200万的莫斯科,只有约3,000人经常打高尔夫球,而且只有两个向公众开放的锦标赛级专业球场。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这种状况反映出在俄罗斯普及高尔夫运动的难度之大。高尔夫运动据信在中世纪时发源于苏格兰,并于19世纪传入欧洲和北美各地,但在俄罗斯却从未落地生根。在俄罗斯推广高尔夫面临诸多挑战:寒冷的天气,人们对这项运动的陌生,高昂的果岭费和可怕的交通状况。若驾车30英里(约合48公里)前往莫斯科市郊的球场,须耗时三小时。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不过,这并未阻挡商界巨头们打高尔夫球的脚步。毕马威高尔夫咨询团队的专家们估计,欧洲、中东和非洲18洞球场的平均造价在200万美元至720万美元之间,但俄罗斯许多球场的造价远远超过这一平均值,高达1,500万美元至2,000万美元。

如果计入所有附加费用(如会所、马球场、游艇码头、私人滑雪场和球场边房屋),则俄罗斯一些顶级俱乐部的造价远远超过5,000万美元。每年的维护费用则可高达150万美元。

2016年高尔夫项目重返奥运会,俄罗斯勉强了采取一些向大众普及高尔夫运动的行动。人口1.43亿的俄罗斯总共有30个左右的高尔夫球场(包括各种球场在内),约有4,500人打高尔夫球。而人口相当于俄罗斯两倍多的美国有逾14,500个球场,打高尔夫球的人超过2,500万。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维琴诺娃是女子欧巡上唯一的俄罗斯选手,也是里约奥运会的唯一俄罗斯高尔夫球手

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俄罗斯人到有高尔夫球场的地方旅行,这应该有助于改善俄罗斯高尔夫运动的现状。俄罗斯高尔夫球协会(Russian Golf Association)秘书长维克托•莫恰洛夫等许多高尔夫爱好者都是在欧洲和美国度假时发现这种运动的魅力的。莫恰洛夫2003年在奥地利上了第一堂高尔夫球课,在此之后,他开始投入大量精力学习高尔夫运动规则,2009年,他成为在英国高尔夫球公开赛上担任裁判员的首位俄罗斯人。(他借助记忆术来记忆所有规则。比方说,俄罗斯征募28岁以下的男性入伍,第28条规则是“不可打之球”(unplayable ball)。)

克拉斯诺亚尔斯克(Krasnoyarsk)和顿河畔罗斯托夫 (Rostov-on-Don)等俄罗斯外省城市也有为数不多的高尔夫球场,这些球场价格一般比较合理,氛围也更亲民,因为这些地方收入较低,打高尔夫球的人少得可怜。但在这些地区推广高尔夫运动的难度会更大。近期被任命为俄罗斯高尔夫球协会主席的莫斯科金融家安德烈•弗多温(该协会前主席与普京闹僵后逃离了俄罗斯)举例说:“旧奥斯科尔(Stary Oskol)有一个球场,球场所有者自掏腰包办了一所免费的高尔夫学校,但只招到了五个人。许多孩子不想学打高尔夫。他们不了解这种运动。几乎没有人把打高尔夫球作为一种严肃的追求。”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俄罗斯高尔夫球协会鉴于此,俄罗斯高尔夫球协会开始研究美国青少年高尔夫项目First Tee的经验,这个始于上世纪90年代的项目已经吸引数百万人参与到高尔夫运动中来。该协会还计划进行一项展示俄罗斯著名运动员如何打高尔夫球的广告宣传。与此同时,四度夺得美国高尔夫球公开赛冠军、并跻身全球最吃香的高尔夫球场设计师之列的杰克•尼克劳斯已派代表与一家俄罗斯国有银行进行商谈,他计划在俄罗斯各地设计一批公共球场。他相信,高尔夫运动在俄罗斯将沿着与美日相同的轨迹发展,从“口袋里有一点钱的人”开始,然后逐步向其他人普及开来。

在高尔夫里,俄罗斯可不配称为战斗民族

不过,在俄罗斯富豪群体中,高尔夫球仍有发展的空间。就连阿加拉罗夫也不排斥打高尔夫球。这位商界巨头说:“我是个相信直觉的人。如果世人对某样东西谈得很多,有很多人做这件事,那么这其中肯定是有名堂的。今天当我站在发球区的时候,我甚至已经感觉到了。”

高尔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