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魂系黄河”纪念碑终立黄河源头(“纪念黄河漂流探险三十周年”系列报道)

洛阳网-洛阳晚报    08-02 08:59

  

“魂系黄河”纪念碑终立黄河源头(“纪念黄河漂流探险三十周年”系列报道)

队员们在“魂系黄河”纪念碑前留影

  7月29日,是“纪念黄河漂流探险三十周年·走进巴颜喀拉溯源寻梦之旅”车队(以下简称车队)抵达青海玉树的第一天。前一日,车队离开曲麻莱深入青藏高原无人区,到黄河源头卡日曲祭拜,并立下纪念碑。

  出发黄河源头就在前方,大家沸腾了

  7月29日深夜,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颠簸,车队终于抵达青海玉树。在这里,“黄漂”老队员们受邀参加一场“江河漂流老将赛”,一展首漂黄河的老将风采。

  虽然回到市区,但大家满脑子兴奋和回忆的,还是7月28日在黄河源头卡日曲立碑的场景。

  当日清晨7点左右,队员们动身启程,由于天气原因,在向导的建议下,他们临时改变行程,未按照原定计划先前往麻多,而是直奔黄河源头卡日曲。

  车队穿越巴颜喀拉山山脉,沿着崎岖、狭窄的道路前行。当车队从长江水系进入黄河水系时,大家沸腾了,激动地呐喊道:“母亲河,我们终于进入您的怀抱了!”

  希望纪念碑永立源头,“黄漂”精神久远传承

  虽然路途坎坷,上下坡不断,一些队员出现高原反应,但是未能阻挡众人的决心,越是靠近卡日曲,大家就越兴奋。

  7月28日下午2点多,车队终于抵达黄河源头卡日曲。“30年了,我们终于又回到这里,我们将怀揣一颗赤诚之心,把‘魂系黄河’纪念碑立于黄河源头卡日曲,让‘黄漂’精神世代相传。”刚下车,车队总指挥王巴鲁便哽咽起来。

  纪念碑上的“魂系黄河”四个大字由中国书协前主席张海题写。顾不上吃饭,队员们齐心协力,将重达500公斤的纪念碑立在碑座上。

  “‘魂系黄河’纪念碑既是我们对母亲河情感的表达,也是我们这些老队员对逝去队友的怀念,更是对‘黄漂’精神得以久远传承的一种希望。”袁世俊动情地说。

  催泪看到老碑情绪失控,跪倒在地

  纪念碑立下后,祭拜仪式开始。向导叶西次成和达哇扎西为车队每名队员都献了哈达,随后大家齐立于碑前,先后向纪念碑三鞠躬、献哈达、祭酒等,以最隆重的方式表达对黄河和逝去队友的怀念。

  在卡日曲,除了这块新立的纪念碑,还有两块碑伫立于此,其中一块是曲麻莱县委、县政府于今年6月设立的“卡日曲河源头”碑;另一块是30年前由雷建生带队,袁世俊、郝景川、贺仲恺等9人(包含2名记者和1名队医)一同到此立的“黄河源头卡日曲”碑,上面刻着“黄漂”河南队所有队员的名字和立碑日期。

  袁世俊、郝景川、贺仲恺仨人见到这块老碑的那一刻情绪失控,跪倒在碑前。

  记者手记

  向溯源寻梦之旅致敬

  从7月18日郑州出发至立碑之日,溯源寻梦之旅已持续11天,行程5000余公里。这期间,以河南队为首的三支“黄漂”队访故地、会老友、重击黄河,所到之处无不吸引当地百姓对“黄漂”的特别关注。

  随队采访这段时间里,记者切身感受到,一次溯源寻梦之旅要付出的艰辛太多,不仅需要大量时间和金钱,还要忍受高原反应带来的身体不适。全程支持并参与此次活动的队委张伟感慨道:“如果他们在‘黄漂’四十周年甚至五十周年还想上源头的话,我仍会竭尽全力提供支持。”

  时间回到30年前,河南队在卡日曲立碑之日。当时,队长雷建生曾说:“一个人一生可以忘掉很多事,但有些事永远存在于记忆中。我想,我们每个人都不会忘记这件事:公元1987年5月11日16时50分,我们作为河南黄河漂流探险队队员来到卡日曲源头,即将开始雄壮的黄河漂流探险……”

  “黄漂”精神历久弥新,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探索、开拓、奋斗。(洛阳晚报记者 张庆旭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