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项目:定点跳伞 中国队员正落靶心

中国网    08-02 10:42
“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项目:定点跳伞 中国队员正落靶心

中国参赛队员黄晓龙精准踩中靶心瞬间。陈立春摄。

中国网湖北广水讯(记者 杨佳 通讯员 谭容勇)近日,在“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定点跳伞项目中,中国参赛队队员杨行正落靶心,这也是各国参赛队中唯一一位取得该项优异成绩的队员。定点跳伞是空降兵乘运输机从1200米高空跳下,利用翼伞或者其他伞具降落至指定位置的一种比赛。该项比赛三人一组,以跳伞队员触地点到靶心的距离计算成绩。

杨行是一名中国空降兵“雷神”突击队队员。95年出生的他,入伍已有5年的时间。在比赛最初的队员选拔中,他以第一名的成绩出现在40名预备队员的行列当中。后经层层选拔,仅有5名队员最终参赛。成为最后这五分之一,杨行走向赛场的路走的并不平坦。 5月12日,杨行清楚的记得这个日子。这一天的跳伞训练,着地时装备撞伤了脚腕,导致此后一个月都无法进行跳伞训练。外人很难想象,在紧张的比赛训练中落下一个月,如何能在赛场中脱颖而出。杨行说,“看十次也相当于别人跳了一次伞”,跑去训练场看队友练习,从中积累经验。恢复训练后,问题开始显现。用杨行的话说,开始经历“瓶颈期”。当时,他的成绩有下滑的趋势,并且在短期内无法取得突破。杨行讲,“那时候,自己很迷茫,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当“雷神”突击队“到达一切地域,夺占一切先机,克服一切困难,战胜一切对手”的要求冒出脑海。杨行意识到必须改变这个状态,他开始总结经验加之指导员的引导,对跳伞动作进行改进。随后,成绩开始逐渐回升。杨行最后的十几次跳伞成绩都低于20公分。有时,比赛的压力还来自竞争对手。赛前适应性训练时与国外参赛队交流时,南非和摩洛哥参赛队员给了杨行很大的压力。仅有100次的跳翼伞经验的杨行了解到,对手有千次以上跳伞经验,而且使用的是专门定点跳伞装备。多重的压力导致杨行在临近赛事时失眠,晚上一闭眼脑海里全是白天训练时的画面。直到赛前的那天晚上,领导在考察了杨行全部跳伞成绩数据后,顶住压力坚持让他参赛。那一晚,他的压力烟消云散,睡了一个安稳觉。第二天上午,湖北广水的空降兵训练场上万里无云、热浪袭人。上午10时,搭载参赛官兵的直八直升机腾空而起。到达目标区域后,中国参赛队队员黄晓龙、梁龙飞先后从直升机上跃出,杨行一直跟在两位队友身后。在整个伞降过程几分钟的时间里,最后的20秒是决胜的关键时刻,也就是落地前最后的60米。杨行讲,在这最后20秒的时间里每位队员都要经历一系列的动作,首先是目测距离和角度,然后调整伞的速度,紧接着进行检查和修正,最后就是精确触点,抬脚去瞄准靶心落地。落到靶心的那一刹那,杨行知道几个月的训练没有白费,更没有辜负上级对自己的信任。

实际上,作为小组中最后一名落地的选手,杨行是有优势的。前一名队员落地的状态会传递地面信息给下一位队员,可以及时调整空中姿态。可以说,杨行的表现是整个团队努力的结果,也是中国空降兵精神的外在体现。

此次定点跳伞比赛共有来自中国、伊朗、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摩洛哥、南非六国共18人参加角逐。“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其他项目的比赛还在继续,活动将一直持续到本月12日。

“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项目:定点跳伞 中国队员正落靶心

中国参赛队三名队员自信出征。盛超摄

“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项目:定点跳伞 中国队员正落靶心

中国参赛队员正在登机。方超摄

“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项目:定点跳伞 中国队员正落靶心

第一名队员中国队领队黄晓龙。盛超摄

“国际军事比赛-2017”空降排项目:定点跳伞 中国队员正落靶心

第二名出舱队员梁龙飞。盛超摄

中国参赛队三名队员自信出征。盛超摄

极限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