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中国体育改革争议中重启 业内:解决很多问题的正途

中国新闻汇    08-08 05:10

中国体育改革在争议中重启

很多业内人士认为,由苟仲文策动的这一轮改革,

是伍绍祖时代管办分离改革思路的延续,也是解决中国体育当下很多问题的正途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蔡如鹏

在过去的大半年中,中国体育在奥运年后突然又成为了舆论的焦点,接二连三爆出的新闻事件,令人眼花缭乱。

中国体育改革争议中重启 业内:解决很多问题的正途

资料图: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 中新社记者 泱波 摄

先是去年11月,之前与体育很少交集的北京市委原副书记苟仲文,空降国家体育总局,执掌帅印;接着春节后不久,体育明星姚明在传言声中如期当选中国篮协主席,成为没有公职身份出任这一职务的第一人;此外,备受关注的足球改革也在去年足协成功“脱钩”后迎来了多项新规:限制外援、增加国内年轻队员上场的机会……

这一系列的变化在发出强烈的改革信号,吸引公众关注的同时,也引来不少争议。而6月23日爆发的国乒弃赛事件,将这些争议推向了顶峰。

当天,男乒3名主力队员在成都举行的2017国际乒联世界巡回赛中国公开赛上,同时弃赛,并在个人微博上表示想念原总教练刘国梁。

此事经过网络发酵后,在公众中引起了轩然大波。舆论几乎一边倒地为3天前刚被取消了总教练职务的刘国梁鸣不平,批评国家体育总局新领导“不懂体育、瞎指挥”,声援弃赛的国乒队员。

不过,多位体育人士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当前中国体育正面临一场声势浩大的管理体制机制改革,范围之大,影响之远,都是过去十多年未曾有过的。而不论是大家拥护的姚明出任篮协主席,还是被舆论诟病的刘国梁卸任总教练,都只是这轮体育改革的一个缩影。

中国体育改革争议中重启 业内:解决很多问题的正途

资料图:许昕(左一)、马龙(左二)、刘国梁(右二)、张继科(右一)。中新网记者 盛佳鹏 摄

被中断的改革

谈到这轮改革,刚刚当选中国冰球协会秘书长的房学峰认为,不能不谈被中断了十多年之久的上一轮改革。他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某种意义上讲,今天的改革正是上一轮改革的延续。

1988年中国奥运代表团兵败汉城后,出身行伍的伍绍祖临危受命,于当年底出任国家体委主任。执掌国家体委后,伍绍祖除了圆满完成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举办任务外,还顺应国务院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行政改革思路,在1993年5月推出了《国家体委关于深化体育改革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系统地提出了国家体委改革的实现目标和进程措施。

“根据《意见》,改革的第一步就是‘管办分离’,将各个竞技项目的管理权从国家体委下属的各个行政司收回,按照运动项目设立事业单位性质的体育运动项目管理中心(以下简称管理中心),由各个管理中心直接管理各自所属的项目,弱化体育竞技项目管理部门的行政属性。”房学峰说。

在伍绍祖上任之初,各运动项目由国家体委的各个训练竞技司分别管理,形成了六大司分治的局面。其中,训练竞赛一司分管军体项目,包括航空、无线电、现代五项、击剑、马术、跳伞等项目;二司分管球类项目,包括篮球、排球、乒乓球、羽毛球、手球、棒球、垒球等;三司分管田径、游泳、跳水项目;四司分管射击、射箭、举重、摔跤、柔道等项目;五司分管冬季项目,包括花样滑冰,冬季两项、短道速滑等;综合司是负责所有项目的运动训练、竞赛计划的审批和总体项目的发展布局和规范,以及举办大型运动会的组织工作。

从1993年至1997年间,国家体委先后裁掉了所有的训练竞技司,设立了足球管理中心、篮球管理中心等20多个管理中心。

当时,国家体委有不少人担心,把那些竞技属性特别强、群体属性较弱的项目完全移交给行政属性被削弱的运动中心,会影响夺金希望,所以希望举重、摔跤等项目留在国家体委竞体司。

“但伍绍祖决心很大,坚持把全部的运动项目都从机关分离出去,没留一个。从而在1998年彻底完成了所有运动项目的中心管理制,国家体委也正式改组为国家体育总局。”房学峰说。

推行中心管理制,应该说只完成了“管办分离”的一半。伍绍祖最终的目标是希望由协会负责各个项目的运转,国家体育总局在政策角度予以指导即可,并裁掉作为过渡机构的管理中心。但1997年北京申办奥运打断了伍绍祖的计划。

由于北京奥运会的需要,国家体育总局从1997起开始申办、筹办工作,全力确保北京奥运的顺利举办,刚刚起步的改革不得不搁置起来。

2000年,伍绍祖因故调离国家体育总局,由女排功勋教练袁伟民接任。2004年袁伟民卸任后,刘鹏空降接棒,直至去年11月苟仲文上任。

在袁伟民、刘鹏执掌国家体育总局的16年间,中国成功举办了北京奥运会,在竞技层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国家体育总局也一直将金牌至上作为自己的工作重心。

房学峰认为,这既与当时的国家需求有关,也和袁、刘两位领导个人的经历、意愿分不开。

袁伟民是竞技体育的专家,在四年多的任职时间中,他的精力几乎全部放在备战两届夏季奥运会(2000年和2004年)、申办北京奥运会(2001年)以及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实现金牌零的突破。

刘鹏虽然不是运动员出身,但他接任后,由于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需要,继承了前任金牌重担,工作重心也始终在竞技层面。

中体产业竞赛集团副总裁王奇从事了多年的体育产业工作。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过去十几年,由于国家体育总局崇尚金牌至上的政绩观,中国体育的发展成绩基本上和竞技成绩画上了等号。

“这不仅导致群体运动发展的严重滞后,全民身体素质和健康水准逐步变差;也使得中国体育产业缺乏全民参与的根基,根本无力创造产业价值,别说乒超、羽超、排球等联赛形同鸡肋,就连中超、CBA联赛都连年亏损。”王奇说。

2015年底,新华社刊发了一组“聚焦十三五”的系列报道,其中一篇聚焦体育圈,分析了中国体育界存在的一系列问题。

“当中国代表团在奥运奖牌榜上排名迅速攀升、在亚运奖牌榜上一骑绝尘的同时,旧有体制的积弊也逐渐暴露。”文章称,竞技体育金牌含金量不足,影响力大的基础大项和职业项目积弱不振,反映出资源配置脱离市场和培养方式的局限性;体育产业发展滞后、结构失衡,一些民间社会体育组织与体育主管部门出现办赛纠纷等问题,反映出体育行政部门习惯于垄断资源、与市场争利。

而上述所有问题的核心,均指向管理体制与经济社会和体育发展现状的错位,也就是国家体育总局系统最受诟病的一环:中心管理制。'

乒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