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乒乓初心不曾变 全运赛场把梦圆

体坛报    08-10 15:13

全运会群众项目中的羽毛球和乒乓球决赛即将开赛,目前,浙江的业余乓羽高手们正在紧张备战中,希望能在全运会舞台上展露自己的风采。

“注意变化发球的时候要快准狠!”沉稳的指导声在浙江省残疾人体训中心的乒乓球室中传出,这正是全运会群众项目浙江乒乓球队的封闭集训点所在地。

乒乓初心不曾变 全运赛场把梦圆

两位老教练重出“江湖” 这次浙江队参赛阵容,可以说除了教练,其他都是业余。总教练闻纯正、女队教练朱乃桢在老一辈的浙江乒乓球人中可是响当当的人物。但是,若你看到教练两鬓的银丝,也会意识到两位教练也已经退休好多年。这次两位年愈七旬的老教练重出“江湖”就是为了让队员能圆一个全运梦。

“我们有一点乒乓球的技术在脑中,现在发挥下余热,带着这帮喜欢乒乓的队员去全运会赛场上见识一下全国的民间强手,争取获胜不留遗憾。”总教练闻纯正说。对于两位老教练来说,正儿八经的执教业余队伍也是头一回,“群众选手因为来自不同地市、不同工作岗位,所以从选拔到借调、集训都有相当大的难度,与以往我们带专业队参与全运会完全不同。”闻纯正说。

最简单的问题,就是他们不像专业队一样有过系统的训练,对自己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很了解。“队员十分珍惜这次能上全运会的比赛,经常自己加练,这样劳逸结合就失衡了。”闻纯正表示,教练有时候都要将队员赶回去休息。

在江西预赛的那几天,比赛从早上7点出车打到晚上10点多才回宾馆,教练们一熬就是三天,每场球都全神贯注得对症指导。“我看到教练的眼睛都有一些熬红了。”队员陈强告诉记者,预赛结束后稍事休息,他们又接过了参加决赛的教练任务,一叠叠厚厚的手写版训练计划……

不过,最近年轻教练王童的回归也为闻纯正教练减轻了的压力。王童负责男队的训练,他曾经是一名专业运动员,退役以后从事大学老师的工作,这次也是牺牲了假期,来为运动员训练。在7月份,他带着学生去山区小学进行支教,支教结束以后,他片刻没有休息就赶到残疾人体训中心开始教学。在平常训练中,王童不仅要充当教学的角色,还会出演“陪练”的角色,一个个给队员进行喂球。

拼搏在无声世界里 教练身上值的学习的精神有很多,队员身上的故事自然也不少。在女队中有一名特殊的队员——史册,是一名听力有障碍的运动员。不过,史册在乒乓球上的实力毋庸置疑,在前不久结束的第23届夏季听障奥运会中,她和队友夺得女双冠军。

今年6月举行的全运会群众项目乒乓球预赛关键场次上,浙江女队因为出场顺序抽签极为不利,在第四场30-39岁组的史册出场前,比分还是以1∶2落后对手。若放在平时,朱乃桢肯定是气定神闲,可是很不巧,此时史册的身体有所不适。

场上,浙江啦啦队的呐喊声响彻整个球馆,大家都在为史册加油,最终史册不负所望夺下了这一分,并在最后的双打中顶住压力,以3∶2逆转了实力强劲的广东女一队。赛后,朱乃桢含着泪说:“你们加油声那么响,对手都心里发毛了,可是史册却听不到。”

9月的天津总决赛也即将来到,32岁的史册和丈夫原计划在今年准备生宝宝,这不仅是他们夫妻爱的结晶,更是整个大家庭的期盼。为了安心比赛,他们还是将计划推迟了。

“背”着母亲来集训 在乒乓球室的角落里,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奶奶正在目不转睛地观看队员打球。起初以为,她是舍不得孩子,特意来看孩子训练。没曾想到,这位老人竟然是跟50岁组的金小龙一起来集训的。

“老人上了年纪,记忆力不太好,从食堂到球馆或者到房间,她都弄不灵清,带在身边也比较放心。母亲在这里的全部开销都是我自己负担,不能给教练和队员们添麻烦。”金小龙说道。

金小龙家中还有两位重病卧床的老人,由他的妻子在照料,把母亲带在身边,也算给爱人减轻一点负担。他训练,妈妈在旁边看;他休息,第一时间问妈妈是不是饿了、渴了……“还好妻子支持我,让我家庭和梦想都能兼顾。”

故事还有很多,比如说40多岁才开始摸乒乓球拍的王小萍、曾被蔡振华、刘国梁点赞的朱立耀老爷子……从赛前省内选拔到集训、参赛,从籍籍无名到闯入天津总决赛,这支“草台班子”组成的全运群众乒乓球队伍里有着太多的小故事,也正是一个个细碎的小故事,让他们的乒乓梦更加“有血有肉”,每个人都会感慨地说:“下一次未必轮得到我,所以每一分球,都很认真去对待。”

通讯员 高 倩 本报记者 朱郑远

乒乓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