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心理

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卫生体系会是咋样?

医管之道    08-10 17:22

  毕马威全球医疗主席马克·布里特内尔(Mark Britnell)终身以追求世界上最优秀的医疗服务为毕生使命。虽然,世界上也许并没有最完美的国家医疗卫生体系,但是也确有许多优秀的案例能应对各种挑战,并使医疗卫生事业显著进展!

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卫生体系会是咋样?

  马克·布里特内尔(Mark Britnell)概括了12个国家的医疗卫生体系的特点与优势,他认为如果世界上存在一个完美的医疗卫生体系的话,起码应该具有以下12个特点:一是英国的价值观和全民覆盖,二是以色列的初级保健,三是巴西的社区服务,四是澳大利亚的精神卫生和福祉,五是北欧国家的健康促进,六是非洲部分地区的病人和社区赋权,七是美国的研发,八是印度的创新、天分和速度,九是新加坡的信息、通讯和技术应用,十是法国的选择权,十一是瑞士的筹资,十二是日本的老年照顾。

  第一,健康和福利的价值观是前提。英国国家医疗卫生服务体系(NHS)是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全民覆盖的医疗卫生体系,始建于二战后的1948年。2008年,NHS制定了自己的宪章,宣称它的存在是为了改善全民的健康和福利,支持人民身心安适,生病时能得到治疗,难以治愈时,能保持最高的生活质量。在科学认知的极限内救治生命和改善健康,在最需要照顾和同情时,与人民联系在一起。这种价值观几乎接近宗教信仰。

  第二,初级保健是基本内核。以色列具有很好的初级卫生保健,他们认为这是卫生事业发展的内核,起码有四个特征应当具备。一是人口的预期寿命要较长(以色列为82.1岁);二是卫生支出占GDP的比例比较合适(以色列为7.2%);三是健康维护组织既有预防性的服务,也有治疗性的服务,这些服务的可及性应当很高;四是诊疗中心、急救中心和连续性照顾、家庭照顾服务应形成一个系统。以色列是将初级卫生保健引入到医院医疗服务中的第一个国家。

  第三,社区服务是必要的条件。巴西在1988年建立了统一的医疗卫生体系和家庭健康项目,这在很大程度上是通过一种称之为“社区赋权”的形式来落实的。尽管这种模式被认为主要适合于全民医疗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范例。事实上对于慢病的流行与防治,老龄化加深与预防等发达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也有重要的借鉴意义。巴西将碎片化的个人医疗保健和医院保健、医院医疗服务,在社区实现了落地和结合。

  第四,精神卫生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方面。事实上,未来二十年,世界因精神疾病引发的经济负担将超过癌症、糖尿病和呼吸系统疾病的总和,这是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一份最新研究报告的预测。澳大利亚的创新在于将传统的医院仓库化模式转向主动提前干预的社区服务模式。澳大利亚的研究和创新表明,精神卫生的早期干预与居家治疗是必要的内容。

  第五,健康促进应当是国家政策。北欧五国(丹麦、芬兰、冰岛、挪威和瑞典)最早在世界上发起了健康促进的国家政策和福利模式,强调国家在健康和福祉政策的制定方面,必须发挥主导作用,不仅在投入机制和政策机制方面对健康促进要给予优先的位置,同时还要制定国家政策来控制影响健康的危险行为因素(如吸烟、饮酒、超重和不运动等)。北欧国家自1987年赫尔辛基会议上,就规定了他们的健康促进必须在国家层面、地方政府层面、公共组织层面、民营组织层面以及公民个人层面,应当联合行动的承诺。

  第六,研究创新是引领的力量。也许,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其排名不领先会有些奇怪。但正如奥巴马前总统所指出的:“美国还必须把健康福祉上升到与太空竞赛相似的高度才行”的认识。毫无疑问,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健康研发中心,一年用于医学研发的投入超过1300亿美元,这几乎等同于欧盟国家的总和。它造就了世界上最多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和数量众多的高影响力的药物和设备。美国引领医学创新是通过经济的投入、科研的产出来塑造比较卓越的案例。

  第七,社区赋权是可持续发展的保障。非洲地区只有世界上3%的卫生工作者,却承担了世界上25%的疾病负担。因此,非洲国家不得不将病人训练成合作伙伴,将社区发展为照顾者。非洲的患者赋权能够改善健康,提高满意度、公平和可持续性。考虑到全球的医生和护士短缺(WHO估计有超过700万缺口),所有国家都能够不同程度的受益于患者积极性的调动。一些研究估计:社区赋权可以降低医疗服务成本的8%-20%。在非洲,有许多患者自身领导的非政府组织,如家庭健康协会、抗击艾滋病协会和肺结核协会等,他们在社区成为专家型客户,能帮助医院管理药品的配送和对新病人的指导。这种案例在欠发达地区尤具意义。应该说,一个可持续的国家卫生体系需要更多、更强的患者参与。

  第八,创新发明和交叉是发展的空间。印度在这一方面可以说是走到了前头。印度的阿波罗集团是印度最大的医院服务集团,目前声称其膝盖手术、冠状动脉和前列腺手术的并发症等于或好于世界平均水平。许多这样的机构不仅服务高端客户,也为低端社群提供服务。这就形成了一种健康的交叉补贴而保持了低的费用水平。美国《哈佛商业评论》列出了印度的医院创新案例,认为它有三个优势:一是中心辐射型的布局优势,二是对岗位职责界定的创新优势,三是聚焦于提高成本效果而非仅仅是成本控制的优势。

  第九,信息技术也是重要的支撑。卫生信息化是这个时代的一个特征,也是医学发展的一个重要内涵。新加坡具备很多这样的特质。2004年,它们所有的医院就开始共享了患者的数据。2011年,从国家层面建立了电子健康档案系统,将所有医院、社区机构、全科医生和护理院全部联通起来,使得对诊断、费用和运行数据进行全面分析,并评估医疗服务的价值成为可能,对于卫生的成本和产出控制,都有积极的意义。新加坡大约有40%的患者可以获得他们自己的完整医疗信息,而在美国这一比例只有17%。

  第十,知情选择是患者的重要权利。法国一直是以公民在医疗卫生体系中拥有选择权为骄傲的。他们认为医疗的自由是基于三个原则:病人的个人支付、医生的选择和医疗的自由。在法国,他们的医疗过程大多数是混合式的,既有初级保健医生,也有全科医生,还有专科医生,他们的支付和报销比例都不相同。因此,法国的患者权利表现为可以自己确定请什么层次的医生诊治,病人的满意度也高,费用的承担也是一致的。

  第十一,筹资是卫生发展的来源。每个国家的医疗卫生体系可能都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压力,然而世界上可能没有一个国家会有瑞士这样的条件。瑞士人说:你付出什么代价,就会得到什么医疗服务。瑞士的医疗支出占GDP的比例为11.5%,相当于人均高于10000美元,比美国的9146美元略高。如果一个国家能够将GDP的12%用到医疗卫生体系上,那么这个体系将会运转十分良好,这是毕马威全球医疗主席马克·布里特内尔(Mark Britnell)的观点。瑞士和新加坡建立了高水平的、比较复杂的医疗保健制度,来平衡社会责任、个人责任和国家责任的复杂关系。瑞士的思路是“管理式医疗”,在国家支付为主的基础上,居民和患者都愿意承担各自的支出。

  第十二,老年照顾是未来医疗的重任。日本的平均期望寿命是全世界最长的,有83.3岁,但很少有人意识到它的人口将从2015年的1.22亿缩减到2055年的9000万,这对医疗保健和老年照顾体系形成巨大的压力。日本在2000年建立了一个普遍覆盖的强制性长期照顾保险计划。所有40岁以上的人缴费,为所有65岁以上的人依据其需要提供社会性照顾。支付能力不纳入评估,但是有些服务需要10%的共付。日本有居家照顾患者的强大传统。日本也开始在社区和护理院开展了“护理机器人”的试验。日本也有世界上最多的老年人日间照护中心。这种选择是需要国家来指引和做出的。

  事实上,马克·布里特内尔(Mark Britnell)就是想通过介绍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医疗卫生体系的优势,来集中展示未来全球完美医疗卫生体系的特点。我想,这也值得我们在中国的医改中学习、思考、借鉴和创新。

世界上最好的医疗卫生体系会是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