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瑞士汉学博士沧州学武记

沧州日报    08-10 20:38
瑞士汉学博士沧州学武记

本报记者 杨金丽

一把刀在手,时而腾挪砍击,时而鹰扬虎啸。仅仅10天,梁定远就把一套八极刀演练得是模是样了。

梁定远是瑞士的汉学博士生,本名Pierrick Porchet,2004年在北京体育大学求学时,他的大学老师给他取名梁定远。7月17日,他慕名来到青县,找到武术名家刘连俊,希望能学到原汁原味的中国传统武术。高高瘦瘦的个子,一口流利的汉语,不练武的时候,喜欢和人交流。

“我学的是普通话,方言听不太懂,我要努力学青县话。”他很认真地说。

梁定远1984年生人,是标准的“80后”。他家住日内瓦附近的洛桑,这里是奥林匹克总部的所在地。2002年,他开始在国内接触武术,2004年,他到北京体育大学进行了两个月的游学。2006年,他获得了到中国学习汉文化的奖学金,从此开始了真正意义上的汉学学习。

也许因为曾经接触过武术,他对中国武术非常感兴趣。在这个过程中,他与一位美丽的福建女子喜结良缘。他的岳父也曾练过武术,中间一度介绍他跟随当地的一位师傅学习梅花拳。

所有这些与武术有关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他。2010年,他入选瑞士国家武术队。对他来说,这是一段充满挑战的经历。无论怎样刻苦,他的成绩一直无法提高,最好的成绩是“欧洲杯”的长拳第22名,他也常常为此而苦恼。就在这时,马克·西姆的名字却如日中天。

马克·西姆和他同在国家武术队,只是,他从事规定套路比赛,马克·西姆主要练习传统武术。在他心目中,马克·西姆简直是一个神一样的冠军,自从他来到国家武术队,就遮盖了所有队员的光芒,连续6年,几乎囊括了瑞士以及欧洲、国际上传统武术比赛的金牌,无人能及。

后来,梁定远终于知道了马克·西姆成功的秘诀——他曾连续多年在中国北方的一个小县城里跟随一位师父学武,从最简单的扎马步开始,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练习……他像听一个神话似的听完马克。西姆的讲述,然后说:“我也要去这个地方跟这个师父学习。”

这个地方就是青县,师父就是刘连俊,一位通晓八极拳、麒麟拳的武术名家。

2016年,刘连俊到瑞士参加当地孔子学院的武术交流活动。而此时已在孔子学院读博的梁定远,第一次见到了心目中的名师。这更坚定了他到中国学习武术的信心。

7月中旬,他来到青县,摒弃所有杂念,专心向刘连俊学习武术,仅仅10天,就学会了一套八极刀法。

“小伙子底子不错,一点拨就是那个样子。”刘连俊说。

早在来青县之前,梁定远就通过百度了解到沧州武术的博大精深。说起沧州武术,这个瑞士小伙子如数家珍,滔滔不绝,比很多沧州年轻人还熟悉:“沧州武术是中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包括52个器械拳种,是中国武术的发源地之一……”

梁定远还跟随老师观摩了在沧州举办的第14届全国武术之乡套路比赛,见识了精彩绝伦的中国武术。比赛中,还发生了一件趣事——他当起了老师和一位台州选手的翻译。原来,台州选手说闽南话,他们互相听不懂对方的方言。梁定远在中国南方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南、北的方言他都懂一些。这次比赛还让梁定远见识了老师的风采。刘连俊不仅获得器械、拳术、对练三项第一,他的八极刀、螳螂八极拳、八极拳对练还分获这三个项目的最高分。8月6日,他还去到肃宁,参加肃宁戳脚拳交流大会,在大会上见到了著名中国武术家吴彬。几年前,吴彬在瑞士讲学时,梁定远曾担任他的翻译。当他和吴彬提及此事时,吴彬一眼认出了他,说:“当时你是个大胡子!”说着两人哈哈大笑。

在沧州,梁定远跟随老师刘连俊一起生活。习武之外,体验着普通中国人的生活。种菜、钓鱼、喝茶、唱戏……每周都有戏曲爱好者前来唱戏,他喜欢弹吉他。常常是,票友们唱一段京剧或一段河北梆子后,他就来段吉他伴唱。

“在沧州生活很幸福,我喜欢这样的日子。”他笑着说。

武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