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关于如流星般一闪而过又迅速坠落的宁泽涛 你可能不知道的11件

狂怒    09-02 19:01

宁泽涛小时候特别怕水,父亲说,儿子洗头发的时候都要用毛巾捂着眼睛。2000年,7岁的宁泽涛仍旧很怕水,母亲刘文红气急败坏之下,强行给儿子报了个游泳培训班。没想到怕水的宁泽涛在泳池反而很兴奋,第一次去游泳就没套游泳圈直接跳了下去,结果被父亲捞了上来。

宁泽涛绰号是“包子”,据母亲介绍这是因为他刚进解放军队时,一次吃包子吃的特别多,把饭桌上其他人吓了一大跳。此后,所有人都管他叫“包子”。

在海军体工队时,宁泽涛是出了名的“小病号”。每三个星期一定会出现一次状况,不是发烧就是身上各部位出现疼痛,还有就是胃病。虽然从小胃肠不好,但宁泽涛既挑食又贪吃,在队内,他曾因早饭不吃鸡蛋、牛奶而被严厉教导。

宁泽涛的身体条件不是特别适合练自由泳,用专业术语来说他是“锄头脚”,就是脚踝灵活性差,脚背和小腿绷不成一条直线。对于自由泳选手来说,脚绷不直,打水就没有力量,速度自然也就不够快。

但是,宁泽涛偏偏是在16岁时参加全运会混合泳项目时,以自由泳25米冲刺打动了叶瑾,从此他就在叶瑾监督下主攻短距离自由泳。

宁泽涛生性敏感,做人非常谨慎。一次游泳队内部会议,叶瑾、齐晖两位教练并排坐着,他们俩旁边还空着一个位置。而其他队员或坐在床沿,或者倚靠沙发,没有谁敢坐在教练身边。而稍晚到的宁泽涛同样没有坐,他径直走向房间的暖气片边,会议期间就这样靠了两小时。

在2013年9月的全运会男子100米自由泳决赛中,当时还默默无闻的宁泽涛击败奥运冠军孙杨,为他的家乡河南省拿到历史上首枚游泳金牌。同时,这场比赛也是孙杨生涯首次出战100米自由泳项目,短距离并不是他的强项。

2013年全运会100米自游泳比赛结束后宁泽涛找到教练叶瑾,问她能否兑现之前的一个承诺。这个承诺实际上非常简单,简单到令人大跌眼镜——叶瑾答应宁泽涛,如果拿了金牌下次参加比赛就能带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宁泽涛获得2015年喀山世锦赛金牌后,游泳中心有人拿了几千张照片(也有说法是300张)来要他签名,这让宁泽涛很有意见,但他还是签了。最终这些照片不知道用来干什么,也不知流落何处。

但同样是这件事还有一种截然相反的报道,叶瑾拿了若干张照片找宁泽涛签名,宁泽涛只签了一部分就说:“不签了,我累了。”

2014年9月23日,仁川亚运会男子50米自由泳决赛上,宁泽涛为中国游泳队收获男子项目的首枚金牌。9月29日,某山东青岛人将“宁泽涛”申请商标,注册为国际商标分类第25类的服装、鞋、帽商标,包含内衣、游泳衣、柔道服、摔跤服、体操服、游泳裤、游泳帽等服装用品。

2015年11月,宁泽涛的队友,年仅17岁的青运会女子蛙泳冠军庆文怡突然在睡梦中痛苦喊叫,送医一小时后即不治身亡。后来宁泽涛在退役时提及此事,称此事件是自己退役的一大导火索,令领导非常紧张,因为已有外媒将此事扯到了兴奋剂上。

游泳中心对于运动员商业代言收入分配份额是这样的:游泳中心分50%,教练分12%,中体经纪拿15%,落到宁泽涛手里的只有23%,而且还得上税。因此此前有人说宁泽涛是“十亿先生”,这其实不准确,他应该是2.3亿先生,还是税前的。

而按照游泳中心和国家体委的“办法”、“规定”:“在役运动员不得单方面与商业推广单位及企业签订协议”;“在役运动员的无形资产属国家所有”。

水上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