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柁嘉熹快棋胜柯洁 突破“一冠”幕后有故事

北京晨报    09-12 09:03

柁嘉熹夺冠,笑称定胜糕是一个不错的心理暗示。

  “这才是高手啊!”几名围棋爱好者一边讨论着一边走出南浔古镇的丝业会馆,他们还在回味刚刚结束的柁嘉熹九段和柯洁九段的对决。昨天,在第19届阿含·桐山杯中国围棋快棋公开赛决赛上,柁嘉熹执白以1又1/4子的优势战胜柯洁,将自己和对手之间的交手记录(正式比赛)改写成2胜6负,也获得了代表中国参加中日冠军对抗赛的机会。

  “定胜糕,吃完必胜,一定要吃”

  阿含·桐山杯已经连续举办了19届,柯洁在2014年拿到冠军,去年第二次捧杯。他的名字被刻在了那座金色的印有“八风不动”的冠军奖杯上,而奖杯右边的把手上也挂着写有他名字的绶带:第十八届 柯洁。

  这位上个月才过了20岁生日的年轻棋手作为冠军来到南浔,对手是比他大6岁的“柁老”柁嘉熹。决赛开始前,组委会在当地为棋手们准备了欢迎晚宴。晚宴现场,他们和将会在第二天的比赛中说棋的两位“华老”华以刚和华学明之间,发生了关于“定胜糕”的小故事。

  在致辞的时候,“大华老”为活跃气氛,激发两位棋手的斗志,公开为此前对柯洁1胜6负的柁嘉熹“站台”。他说在浙江主场作战的柯洁已经有了那么多冠军,“稍微送一送也没什么关系。”席间,“小华老”则把当地一道叫做“定胜糕”的小吃推荐给柁嘉熹:“这叫定胜糕,吃完必胜,你一定要吃。”

  同一桌的柯洁立刻听到了这句话。用“大华老”的话说,就是“柯洁的耳朵太灵了”。身为卫冕冠军的他加入了讨论:“我(在乌镇)和阿尔法下围棋,天天吃定胜糕还不是连输三局?”不过,华学明说:“你那是跟机器下,现在他对的是人。定胜糕对机器没用,对人可能是会管用的。”于是,来自黑龙江的柁嘉熹吃了一块定胜糕,说如果能获胜,就包一包回北京。

  “赢棋非常开心。对了,定胜糕非常有用”

  华以刚和华学明并不是真的希望柯洁“放水”,他们想要看到更加精彩的对决,也希望两位棋手通过这种真刀真枪的较量获得进步,从而在未来带领中国围棋取得更好成绩。

  尤其是柁嘉熹,在11岁半就成功定段被称作“天才”之后,直到2014年才第一次拿到世界冠军,也将自己的“职称”从三段直升为九段。不过,之后他就陷入了在世界大赛中无法突破的泥沼。去年的三星杯三番棋决赛,他在先下一城的情况下被柯洁以2比1逆转。后者收获个人第四个世界冠军奖杯,而他还是“一冠群”中的一员。

  “一冠群”是华以刚在昨天的阿含·桐山杯决赛讲棋的时候,给现场的围棋爱好者们普及的概念。“中国有一个围棋术语,叫做‘一冠群’。首先这是一群人,其次是这群人各自的世界冠军都只有一个。他们一爆发就拿了个世界冠军,可是(再取)二冠实在是困难。”没有谁比柁嘉熹更想改变这种局面,但是一切都还要从头开始,从第一个落子开始。

  昨天的比赛,执黑的柯洁再次以点三三开场。布局阶段,两人都下得很快,落子、按表动作迅速。尽管柁嘉熹看上去对自己右下角的转换不太满意,随后他还是抓住机会引爆劫争,吃掉黑棋左边大龙,将白棋左下角大空破掉。在小官子阶段,柯洁出现失误,最终柁嘉熹以1又1/4子的优势险胜。

  “首先是非常开心,因为我之前的两个决赛无论是国内还是世界的,都输给了柯洁,所以自己是很想赢的。”赛后接受采访时,柁嘉熹说,“我觉得之前的战绩都已经过去,这一盘棋就是看我们的临场发挥,哪边状态更好,哪边才能获胜。对了,定胜糕非常有用。”他补充说,“这是一个不错的心理暗示。”

  “如果大家看棋开心,我的痛苦就减半了”

  等级分排名第一的柯洁输掉了这场比赛,但他还是很平静地跟现场的围棋爱好者们打招呼,拿着话筒面对棋局进行复盘,告诉大家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只是他的头发有一点点乱,那是在比赛中他思考的时候自己抓的。

  “今天的整体感觉很勉强,后来虽然是要反击,但毕竟是快棋赛,没看清(形势)。官子的时候,我这里打了一下,被他吃了。本来要是粘上的话,输可能会输半目。就整盘棋来说,还是在一些地方下得不够敏锐,主要是快棋太快了。”在他讲棋的时候,旁边的工作人员在奖杯上绑了一条新绶带:第十九届 柁嘉熹。这场失利以及南浔水乡古镇的特质,让他一下子想起了3个月前在乌镇的那场“人机大战”。当时,他以0比3输给了阿尔法。但这一次他没有流泪,而是调侃自己说:“可能我在古镇下棋都没有什么太好的结果。”

  “那天输是输了,但还是有遗憾。今天的棋也小有遗憾,不过整体来说还是很精彩。‘柁老’是我非常好的朋友和哥哥,恭喜他获得冠军。也希望大家看得开心,你们开心,我们棋手也会下得开心;如果大家开心的话,我的痛苦就会减半了。”

  (北京晨报湖州专电 特派记者 葛晓倩)

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