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甲

我是盲人足球门将:天才拒绝国家队,竟去街头卖唱

肆客足球    09-12 13:33

每周二,肆客足球推出【圈内人】:为你讲述足球圈内、与众不同的故事。

我是个健全人,对盲人足球的最初印象,来源于调侃中国足球的段子:盲人踢球都比国足踢的好!却未曾想过,盲人足球,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2015 年全国第九届残疾人运动会在四川省举办,但盲人足球在四川完全是空白。

于是组建队伍,准备比赛,一切都在 2014 年的秋天,从零开始。

初次相遇

5 人制盲人足球,除守门员外 4 名选手的视力伤残程度应是 B1 级,即完全丧失视力并无光感;守门员的视力可以是 B2 级或 B3 级,也可以是健全运动员。

四川盲足的训练基地租在成都理工大学五人制足球场。因为联系的主力门将要在 2015 年夏天才能到位,所以当时四川盲足的主教练就向理工大校队教练借人,借用作为校队门将的我帮助训练。

于是,缘分就把我和盲人足球,连在了一起。

最初我每天就是有课的时候上课,没课就帮助他们训练,陪他们聊聊天,然后吃饭的时候帮他们打菜,顺便也解决了自己的伙食问题。

球队中有五个孩子是一起从广东盲校过来的,十六七岁的年纪。他们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特别能吃。

在他们心中川菜简直是人间极品,我算吃得挺多的人,满满一大碗的饭菜就足够吃饱,而对他们来说远远不够。特别是小窦,每顿我都有要帮他去打 5 次饭。

这样的日子虽然比较累,但是还是感觉挺充实的。我的心里确实有想照顾他们的心态,有点类似于大学生志愿者在做公益。

于是最开始的时候,出于尊重,我和他们聊天的时候都会刻意去回避 " 看 ",以及和 " 看 " 相关的字眼,然后替换成 " 听 "。比如:你有没有看过四川的大熊猫,我都会说成:" 你有没有听说过四川的大熊猫?"

就这样一直到 2014 年底,我从学校寝室搬到球队宿舍,和盲足队员们吃住在一起,方便从训练到生活都给予全方位的帮助。四川盲足教练就询问我是否要留下来,薪水九百块一个月,包吃住,然后把我作为守门员替补,报入四川队的名单。

我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对于一个踢大学生联赛的球员,能够代表四川队踢球是何等的荣耀?这样的机会,想都不用想。

魔鬼教头,魔鬼训练

球队主教练 D 指导,2008 年带领中国盲人足球队夺得北京残奥会亚军。他是老式的中国教练,讲究的是 " 三从一大 ":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大运动量训练。

第一次见到 D 指导的时候,觉得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东北老大爷,身体硬朗,面带笑容。

事实证明,我 too young too simple。

从 2015 年 6 月到 9 月,整个暑假,每天五点出早操,不停的带球带球带球一个半小时,吃过早饭休息片刻,早上下午顶着如火的骄阳各两个小时的训练。每周 7 天训练 6 天半,休息半天。

其实这些训练还算是可以忍受,磨练意志嘛。但长时间超负荷的训练以及不科学的训练方式(比如跑楼梯,蹬 200 斤杠铃起跳)导致几乎所有人都伤病缠身。特别是年纪小的一批,肌肉力量都还没成形,打完比赛之后全部受伤退役。

最深痛的记忆是在夏天最热的八月中旬。D 指导进行了一天蹬两百斤杠铃,一天跑两万米体能的 " 突破极限的训练 "。我的天,两万米,50 圈!

我记得在 30 多圈的时候,右侧膝盖就开始持续的刺痛,但是 D 指导就一直在旁边监督,不停的骂,不停的催促我们快快快,不停的说跑不下来就退队。

在那个时候,我就预感到,我的膝盖要出问题。不过再想想还有半个月就打比赛了,都坚持了 1 年,这个时候退出太可惜,只能咬着牙坚持。

最后医院检查,右膝半月板受伤,退役之后在床上躺了半年走路都成问题,有几次半夜起床上厕所,都是爬着去的。

九月赛场

当国歌响起的时候,眼眶微微湿润,是一种对艰苦训练的释放,更是一种代表四川的自豪。最初一群来自天南地北的人,现在就像一块钢板,因为 " 四川 ",紧紧的焊在了一起。

第一场比赛对阵浙江,球队就像狼一样,撕咬着对方。队长吴毅脚踝严重受损,担架直接送医院。

我第一次感觉到竞技体育的残酷,没有硝烟的战场。

第二场比赛,对阵以国家队为班底的福建队,为了确保下场比赛的胜利,四川队换上替补阵容,轮休主力,于是我也得到了首发出场的机会。

听说我要出场,我母亲大老远的跑到现场看球。这是从我踢球开始,我母亲第一次来看我踢球。之前初高中的时候,母亲是非常反对我踢球的。对我来说,这是母亲对我第一次的理解,从此我才会更坚定的走足球之路。

我大学的队友们也从从成都的东边穿到了西边,就为了给我加油鼓劲。

在他们的激励下,我高接低挡,上半场面对狂轰滥炸力保球门不失。

不过我还是见识了国家队碾压般的实力,被评为 " 世界盲人足球足球先生 " 的福建队队长王亚峰频频做出挑球过人,穿裆,人球分过的动作,如入无人之境。福建全队也是作出了流畅的传接球配合。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想象,这竟然是一支盲人足球队!最终下半场被连入 3 球,我输的心服口服。

第三场比赛对阵陕西队,双方都把看成了拿分的最关键一战,打起了防守反击,犯规频频。

比赛就像赛前估计的那样焦灼的进行着,0 比 0,要靠点球大战决出胜负。

我已经记不清楚打了 10 轮还是 15 轮点球,我只记得自己跪在球门后面,手里拿着一支笔。每当牛老师守门的时候,我就把笔握紧,意味着 " 守住 "。每当陕西队门将守门的时候,我就把笔丢了,意味着 " 丢球 "。

就在我快把笔捏断的时候,陕西队队员终于踢飞了关键的点球。我们大家相拥在一起,喜极而泣,四川队初尝胜利的滋味。

最终四川盲足获得残运会第七名。

天才小罗,难说再见

罗成勉,这个球队最有天赋的孩子,我在球队最好的朋友。

小罗极早就表现了他的运动天赋,酷爱李小龙的他一身毽子肉,爆发力,协调性均属上乘,活脱脱一个运动健将。

小罗

D 指导更是对他爱不释手,基本上有求必应,一向不通人情的 D 指导居然同意小罗的请求,把我调到和小罗一个房间,还嘱托我好好照顾小罗。

在小罗体检不过关,不能代表四川队比赛后,D 指导还是明确表示招他进国家队,带他去国际上过检。对 D 指导来说,小罗就是他的克里斯蒂亚诺,是下一个王亚锋,是盲人足球的下一个世界足球先生。

但对我来说,小罗是我在球队最好的朋友,我知道他的一切。我知道他喜音乐,喜欢林俊杰,喜欢数字 7,喜欢英格兰的国旗,喜欢书法,喜欢喝茶,喜欢吃汉堡包,但是唯一不喜欢的就是盲人足球,队友间的感情是他留下来的唯一理由。

2016 年春,小罗被招进备战 2020 年残奥会的新一届国家队。小罗却开出条件是:睿哥不去,我也不去。但当时的我根本就是一个残疾人,每天早上下床 3 分钟膝盖就开始疼痛,踢球更是奢望。即使接到了 D 指导的电话,我也只能谢绝好意了。

我有跟小罗说过,踢球是个很好的出路,能代表国家队踢球可以改变命运。但是对于小罗却对我说,他并不喜欢盲人足球,如果我不去,那对他来说也没有意义了,而音乐才是他的爱好。

于是拒绝国家队的小罗回到广东,毅然决然的走上了街头唱歌卖艺的道路。

全队合影

我不知这份感情该如何开口,只记得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他陪着我在天台一天天的数着日子熬过,是他陪我彻夜长谈,是他天天和我一起洗澡唱歌,是他陪我扛着全队的衣服上 6 楼当洗衣工。

我无法评判他的选择,也不能左右他的思想,毕竟足球是我的梦想,不是他的。我不能自私的用我的喜好去引导他,而我也只是一个走在路上的人。而我亦知前路,漫漫无期……

西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