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BA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狂言Doggy    09-14 20:56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老大两件球衣,两个号码,同时退役,令联盟众人眼馋不已。

每个人的心思,几乎都活络了起来。毕竟球衣退役,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哪怕不能像老大那样两件球衣,两个号码同时退役,退役一件球衣,也是很光荣的嘛。杜晓武,就是这么想的。

“哎,铁岭那边,能不能退役全看缘分了。过个十年八年的,我这球衣在甲骨文高高挂起来,总没啥问题吧。”

“哪用得着十年八年啊,哪怕你现在退役,挂起来都没问题。”勇士总经理迈尔斯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敢情不错。”晓武搓着手,喜滋滋的说道。“到时我的球衣,挂在谁的号码旁呢?”

“单独挂呗。”迈尔斯继续回应。“你和那些凡夫俗子不一样。”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杜兰特整个人突然轻飘飘起来。看来嘴上说不要,身体总是诚实的。

“嘿嘿,你是特别的一个,the special one。你看库里汤普森那群货,都是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老实玩意儿,哪像你这么多花花肠子,识时务者为俊杰,既然走了一条最艰难的路,所以必须得单独挂。”

“……”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俄克拉铁岭,总经理普雷斯蒂。

“大湿这货的号码……算了,他走的太早了;晓武这货的号码,很难办啊,要真不给丫退了,全天下指不定都得说我小气了。”普雷斯蒂自言自语,一个人嘀嘀咕咕。

“普总,一个人念念有词嘀咕啥呢?”突然,大韦少出现在面前,把普雷斯蒂吓了一大跳。

“原来是你啊,没啥没啥,我是在嘀咕,晓武既然不能共患难,那么他的球衣一定不能在咱这儿退役。”

“嗯。”大韦少满意的点点头,不过很快摆出一副严肃的面孔。“我可啥都没说啊。”

“是。”普雷斯蒂一咬牙,“背黑锅我来,送死也是我去。”

“对了,这回过来跟你商量的事儿。”

“啥?”

“你也知道,我是一位时尚人士。新赛季不如这样吧。一三五我穿0号,二四六穿8号,周末穿24号,就当致敬一下老大好啦。”

“没事,一二三四五六日,你哪怕天天换号码都没关系,只要愿意,到时所有的号码统统退了,凑出一个葫芦兄弟,都没关系。”

“是吗?”大韦少显然有些惊喜,露出了招牌式的,忍者神龟式的表情。

“不过……”普雷斯蒂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嘛。”大韦少心情大好。

扑通一声,普雷斯蒂双膝一软,一把抱住大韦少的大腿。“我的小祖宗哎,求求你,先把续约合同给签了吧。”

“……”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大哥,二哥,都确保肯定能退役球衣,作为三弟的大湿,倒是十分平静。

“球衣退役这事嘛,顺其自然。以本大湿的成就,13号是肯定会退役的。”更衣室里,大湿侃侃而谈。“至于有几个号码退役,其实无所谓的嘛,难道本大师还得特意去换号码吗?”

“说道不错。”肥仔走了过来,拍了拍大湿的肩膀。“不过,未必只有一件球衣退役哦。”

“可能真的只有一件。”大湿认真的说道。“铁岭那边我听到风声了,普雷斯蒂觉得我资历浅;至于其他的球队,我可没有走人的打算,”

“这我当然知道。”肥仔微微一笑,脸颊上的两块肥肉欢快的抖动起来。“不过你忘了?咱休斯敦最大的几家夜总会,都把你的球衣给退役了。”

大湿小脸一红,表现的有些不好意思,“哎哎,这种地儿,现在我已经很少去了。”

“知道知道。”肥仔继续微笑着说道。“除了这地儿,还有呢。”

“还有?”大湿惊诧了。“哪儿?”

只见肥仔啪塔一声,拧开电视,《新闻联播》里,正在播放这么一段新闻。

“我市今日起,正式与航天城结为友好城市,为了表彰某位人士长年累月所作出的,孜孜不倦为我市进行的义务宣传,我市决定,授予他至高无上的荣誉。”一位领导模样的中年人,在新闻里这样说道。随后,镜头一转。

在瓷都广场上,用青花瓷精心打造的瓷衣,正矗立在广场正中央,整个瓷衣晶莹剔透,一看便是上品。瓷器前,安插了一面字碑,刻了这么一行字母————

Son Of JingDeZhen。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美国,西点军校。

“各位,肃静。”西点军校现任校长,罗伯特-卡斯兰走上演讲台,清了清嗓子,示意闹哄哄的军校学员,停止聒噪。

“每一位在这里的学员,都会在未来成为光荣的美军,其中最优秀的几位,还有可能佩上将星。但是,校长在这里必须要提醒你们,勿忘初心。”

眼看着台下的学员一脸诧异,卡斯兰校长继续解释道。

“如今,我们已经完全成为了海军,空军的傀儡。F35,单价2亿;F22,贵的特么连生产线都一度停了;福特级航母,何止百亿。海军空军那群混蛋,他们钱得了,怕甚事,拿走了军费的绝大部分,回扣吃的飞起,而我们的陆军呢?”

“你们还记得南北战争时,大炮的威力吗?你们还记得太平洋战争时,我们用压倒性火力虐杀鬼子的快感吗?你们还记得范弗里特弹药量吗?你们还记得人形自走炮走遍全美,边走边炮时的模样吗?这,才是真正的战争之王。”

“可惜,一切俱往矣,都是过去式了。”

卡斯兰落寞的走下讲台,一件军服伴随着学员们的注视,冉冉升起,这件军服,与格兰特,与巴顿,与艾森豪威尔等殿堂级名将并列。军服的肩膀上,五颗金星闪闪发亮,而军服的背后,赫然这样写道。

“谨以此纪念美利坚合众国,最后的五星炮兵上将,钱德勒-靓仔-帕森斯。”

“炮兵不死,只会凋零。”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作为功勋教练,我的球衣可以退役吗?”公牛总经理办公室里,霍伊博格盯着福尔曼,问道。

“你……没开玩笑吧。”作为总经理,福尔曼虽然智商不高,但好歹还有点儿基本的辨别能力。

“谁和你开玩笑了?球队不是很认可我吗?你看,罗大炮走了,诺阿走了,朗多走了,小吉米走了,连韦德都准备要走了,只有我留下了。这不正说明,我的能力吗?”

“……”福尔曼无言以对,只能以关爱智障式的眼神,继续盯着霍伊博格。

“哼,此地不退役,自有退役处,我算是看明白了,你牛管理层薄情寡义,翻脸不认人。”霍伊博格一拂袖,气冲冲的夺门而去。

三个月后,教练协会,波波维奇在台上发言。

“我村夫,自认能力超群,本领非凡,执教马刺二十余载,战绩始终稳定。可这又怎么样呢?除了圣城爱我,其余的城市都恨我;但霍伊博格先生就不同了,他不仅执教战绩同样稳定,更难得的是,除了芝加哥外,其余的城市都爱他。爱我村夫的,只有1个;而爱霍伊博格先生的,有多达29个。各位,是不是高下立判?是不是侠之大者?他的球衣该不该在我们教练协会退役?”

“该!”其余的教练,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掌声雷动,经久不息。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看着以上众人,阿King的心中,感慨颇多。

“寡人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从骑士到热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寡人觉得,退役两件球衣,两个号码,不过分吧。”

“不过分。”锅福回应道。

“那些庸人都说,寡人会在明夏加盟湖人,其实怎么可能?寡人老了,不想再折腾了。况且出来混得讲信用,说不挪窝,就不挪窝。”

“大王英明,愿誓死追随大王。”

“锅将军,给莱利打个电话吧,寡人与他不太对付,问问他,将来6号球衣退役,行不行?”

锅福领命,啪啪啪,拨通了号码。嘀嘀咕咕一阵,兴奋的回报。

“大王,莱利说原则上没问题,不过他让我去南海岸一趟。”

“嗯,大概是要确认下细节,那你就去呗。记住,差旅要开发票,以你的级别,只能坐经济舱,公务舱就自费吧。”

“……”虽然心中不爽,但锅福还是屁颠屁颠去了。

接下去,轮到谁的球衣退役?

三天后,阿King接到了锅福的电话。

“大王,不好了!”

“啥事儿这么慌慌张张,莱利变卦了?”

“这倒没有,莱利说,退役可以,但球衣得自备。”

“这有啥难的,找呗,当年寡人的球衣在迈阿密销量第一,随便找一件就行了。”

“找了。”锅福带着哭腔说道。“末将在迈阿密整整找了三天三夜,愣是连一件6号都没找到。”

“胡扯!”阿King怒了,“这怎么可能?”

“真的。”锅福拖着哭腔继续说道。“据说三年前的那一天,所有的6号都被烧的干干净净,和那条Doggy家的狗窝那样,被烧连点儿渣都没剩下。没了,全没了。”

“……”

韦德 杜兰特 公牛 马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