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北马厚积薄发共享悦跑

北京青年报    09-18 03:28

北马厚积薄发共享悦跑 [

摄影/本报记者 黄亮

摩洛哥选手博纳瑟冠军奖金“减半” 第37届北京马拉松赛,昨天见证了3万跑者从天安门广场出发,为创造PB(个人最好成绩)而飞奔。北马参赛者真正享受了一把属于自己的42.195公里。曾经的北马,吐槽成家常便饭,各种话题淹没了跑步带来的乐趣。而如今,这样的声音已被对精细的保障服务的点赞所取代。北马跑者真正进入了跑马的幸福时代。

保障服务更加贴心到位

如果有跑者连续在2015年和2016年“中签”北马,相信就能体会到明显的变化。2015年北马陷入“水荒”,2016年跑者形容北马赛道配的水“多得能洗澡”。带着对北马的期待,北京青年报记者今年也报名参加了比赛。

2015年,北马组委会因未能调配足够物资进入后程赛道,大量跑者不得不沿路捡拾没喝光的饮料瓶补水。如今水已经不再是问题,北青报记者在不到5公里的补给站就开始领到水和饮料。随着气温升高,路边喷淋设备洒下的水雾,也给跑者解了暑热。

北青报记者身处最后的F区出发,原本担心前面的跑者拿光配给,身上带了些能量胶和巧克力棒。但在跑过20公里后,发现沿途补给比往年更加丰富,不但有功能饮料,还为流汗增多的跑者们准备了食用盐,甚至还有六必居的麻仁金丝。

赛后记者从组委会了解到一组数据,本次北马的志愿服务者达到7079人,为跑者配备的物资包括:42万瓶饮用水、19万块海绵、13万瓶功能饮料、25吨冰块、6.2万份稻香村黄糕和蜂蜜蛋糕、5000盒小番茄、1万瓶肌肉舒缓喷雾、6万根香蕉、2000公斤葡萄干、1200公斤榨菜、65万只水杯、16万支能量胶、4万支谷物棒、3.5万袋盐丸、750个垃圾回收箱等等,可谓一应俱全,服务非常贴心。

医护跑者随时提供急救

跑过25公里,有跑者出现了“撞墙”状况,即两腿抽筋。好在沿途服务站中,志愿者手中的云南白药喷剂帮跑者缓解了症状。北青报记者了解到,北马考虑到选手在赛事后半程出现身体不适的概率较高,因此从25公里起,集中设立7个医疗服务点,每隔2.5公里设置一个,加大北马后半程的保障力度。

昨天随着比赛进入后程,北京的晴热天气让比赛的难度加大。北马此次特意配备了50台防猝死神器AED设备,由50名受过急救培训的医务人员随身佩戴。

据了解,这次AED医护人员分为两类:骑行队员和徒步队员,在赛道沿途进行点位分配。北青报记者在比赛中也看到有多位穿着医生服装的跑者,他们都是协和、同仁等三甲医院的医护人员,均参加过半程或全程马拉松,有着丰富的马拉松急救经验。

跑者如厕不再是难题

2016年北马赛后,北马组委会负责人王简曾表示:“我们做了那么多,网上还是有一些吐槽的,明年我们要争取用更好的服务让吐槽消失。”

2015年北马的槽点,是后程选手没水喝。2016年是赛前集结流程中出现了人流交叉问题,这种现象在今年就没有。昨天北青报记者早上6点50分从前门地铁口出来,不到20分钟后,就已经顺利在F区等候比赛开始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近3年来,选手们上厕所已经不再是问题。北青报记者在天安门广场出发点附近看到有跑者在两个巨型白色帐篷前排队,那里是新设立的男士沟槽式卫生间。据悉,起点新增厕位从98个增至567个,人均厕位由64:1提升至53:1。从起点出发,北青报记者在沿途看到了多辆带有厕所的大巴,或是移动厕所,大大解决了选手们的内急问题。

气象预报服务功不可没

曾经,北马还有“看天吃饭”的习惯。遇到恶劣天气,赛事组委会曾提前发出通知,请选手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参赛。

渐渐地,“硬邦邦”的通知变成了超前的气象服务。北马选手们在多日之前就数次收到了天气预报短信。昨天北马比赛日赶上了超棒的天气,而由北京市气象局派出的“气象跑团”也功不可没。据北青报记者了解,他们要负责携带气象观测的设备WeatherOn,实时回传气象实况信息。而根据北京将开启晴晒模式的气象预报,组委会也随即增加了喷淋设备和冰块发放,确保了跑者在赛道上获得降温帮助。文/本报记者褚鹏

现象

国内业余高手渐成“香饽饽”

今年是北京马拉松赛第一次为中国籍跑者设立特别奖。可惜昨天晴热的天气,让中国跑者无人达到男子2小时14分、女子2小时29分以内的标准,因此大奖并没有发出去。不过北青报记者发现,特别奖大大促进了国内跑者的参与热情,他们中的佼佼者与跑步周边产业公司,已形成了良好的互动,甚至雇用关系。

本届北马肩负了多项第一。除了中国跑者特别奖外,赛事也成为“我要跑奥运”选拔活动的最重要一站赛事。这意味着北马男女前十名中的大众选手将入围“我要跑奥运”大名单,将作为荣誉“万人跑团”的选手参与到“我要跑奥运”接下来三年的进阶选拔活动中。

这一个个荣誉,向昔日并不受重视的体制外“野生”跑者砸来,看重的是这些民间高手,在业余跑圈中的领袖作用。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本次北马比赛的男子成绩表上,除了前八名为国际职业跑者外,从第九名起就有了中国跑者的名字。虽然获得第九名的李子成是前山东队名将,但如今他已在企业跑团中任职。而在北马男子前20名中,有10位选手都是中国跑者,其中不乏管油胜、代光臣、运艳桥等明星跑者的名字,他们几人目前都在不同运动品牌的跑团中任职。

随着优秀跑者开始在各大赛事中取得好成绩,国内一些跑步周边产业公司也开始拓展新业务,向业余跑者提供提升马拉松运动水平的服务。举办“破三”训练营、招揽原专业马拉松选手、配备运动医疗保障专家和营养师等逐渐成了这些公司跑团的必做“功课”。而随着跑者对自身水平越来越有高要求,这样的市场也会越做越大。文/本报记者褚鹏

国际跑者成绩没“及格”拿不到高额奖金

今年北马男子组冠军、摩洛哥选手博纳瑟跑出2小时11分18秒,女子组冠军、埃塞俄比亚的贝耶内跑出了2小时27分44秒,他们的成绩都不算很突出。这倒给北马组委会“省”了笔银子,因为根据赛前协议,特邀的国际跑者只有跑进约定成绩,才能拿到高薪。

其实国内马拉松界对国际跑者的吐槽由来已久。自从中国刮起跑步热,自从中国马拉松赛事申请国际田联金标成风,国际跑者也成了各赛事组委会竞相邀请的对象。以往不论成绩如何,这些国际职业跑者只要拿了冠军,就有几万美元的大奖。而国际跑者的经纪人也一度发出了“运动员不够用了”的感慨。

好在这样的年景仅维持了几年。如今北马、厦门、上海等多个国内大型马拉松赛事,纷纷给前来淘金的国际跑者规定了成绩标杆,这一标杆是与奖金挂钩的。比如,北马今年邀请了来自10个国家和地区的27名高水平选手,其中金标选手22人。北马赛前规定,今年的男子冠军只有跑进2小时9分钟,才能拿到足额奖金。博纳瑟因为差了2分多钟无法获得4万美元的奖金,最终的奖金为2万美元。与此同时,今年男子亚军和季军的成绩同样未能达到足额奖金标准线,他们的奖金分别为1万美元和6000美元。这样看来,想来中国的马拉松赛事淘金,国际跑者们已经没那么容易了。

田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