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与皮尔洛的“缘” 他像博物馆里的精美油画

朱晓雨    11-07 18:50

皮尔洛宣布退役,这并不意外,因为在一个月前,他就已经宣布在大联盟这个赛季结束后离开赛场。虽然有心里准备,但是当离别的一刻到来,心中还是有些酸楚,思绪回到2006年的夏天,耳畔仿佛想起那首歌:“他们都老了吗?他们在哪里呀?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

那些年我与皮尔洛的“缘” 他像博物馆里的精美油画

皮尔洛2004年第一次代表意大利国家队参加大赛,就是在葡萄牙举办的欧洲杯,那也是我作为新闻媒体工作者在前方参与的第一届大赛。皮尔洛和加图索从开始的替补球员,到随着比赛进行获得首发机会,那一年,是他成长道路上重要的一站,也是我成长道路上的重要一站,所以,总一厢情愿地觉得自己和他有些缘分。记得第一次在公开训练后的混合区得到提问皮尔洛的机会,当时的问题似乎是:“你明天会是首发吗?后腰还是前腰?”

之后,每届大赛,领导基本会把报导意大利队的工作交给我,还清楚地记得在汉诺威竞技场球门后目睹皮尔洛一记远射洞穿加纳的球门,记得在威斯特法伦的媒体席上看到皮尔洛面对强悍的日耳曼战车举重若轻,记得在罗马Circo Massimo和十万意大利球迷一起看到了格罗索打进制胜点球后,皮尔洛的振臂狂呼,只是那时我是在广场边的一辆卫星传送车里,看着面前9寸的小屏幕。

那些年我与皮尔洛的“缘” 他像博物馆里的精美油画

那一年,你还年轻

记得在巴塞尔的一家酒吧里,我们和几个北京台的朋友一起从电视里看到在意大利队在奥地利面对西班牙的比赛中,看台上皮尔洛和加图索无奈地并肩而坐(那一年,我在瑞士赛区,那场比赛在奥地利);记得在南非埃利斯公园球场的看台上,目睹皮尔洛替补出场,却无法力挽狂澜,意大利2比3不敌斯洛伐克时他眼中的无奈;记得在格但斯克美如琥珀的球场内,皮尔洛一记直传助攻迪纳塔莱攻破王者西班牙的球门;记得在波兰克拉克夫广场的一个啤酒馆里,看着远在乌克兰比赛的皮尔洛勺子点球晃过了乔·哈特;记得在华沙国家体育场,在媒体席上目睹;记得在华沙的媒体中心,看到皮尔洛在基辅决赛后留下的眼泪(那年欧洲杯,我在波兰赛区,而这两幕都发生赛乌克兰);记得在巴西,那一年,我离意大利队很远,只能在电视中看到他打满三场,却无法阻挡哥斯达黎加和乌拉圭的脚步。

哦,对了,2007年的雅典,有幸在雅典奥林匹克球场,亲眼看到了他的任意球打在因扎吉身上变线后应声入网。比赛结束后,远在颁奖台上,看不清他的呐喊与狂喜,但是那一晚,他想必得到了奥林匹斯众神的庇佑。

那些年我与皮尔洛的“缘” 他像博物馆里的精美油画

他们在哪里呀

说起皮尔洛,他的荣誉,他的进球方式,他的经典时刻,他的外形变化,很多球迷一定如数家珍,他就像是博物馆里的一副精美的油画,静静地挂在那面墙上,不声不响,却价值连城,默默地散发着自己独有的贵族气质。当皮尔洛离开AC米兰时,我曾做过一个专题片《沉默的领袖》,由于宣布时间到周一只有四天的时间,所以我在三天内从找素材,写稿,编辑,包装……制作了一个20多分钟的专题,也算是一个“奇迹”了,因为做过电视的人都会知道,那样的一个专题片,三天时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次,大胆用了一首郭富城的《一直都在》,“数不清多少的春夏秋冬,都一起走过,但记得相遇那年冬天 响起的一首歌 歌中的一点一滴 像前生的约定 告诉我 你和我 会注定经历许多 花开花落 岁月如歌 一起欢呼 一起失落 尽管不可朝夕相见 你总会说 依然爱我 还对我说 只要我快乐 奉上一生祝福 不嫌多 这最深的爱 永不走开,说好一直都在疼我”。2015年夏天,当皮尔洛离开亚平宁,前往美国,在微博上,很多足球界大号在送别他离开欧洲足球舞台时,都借用了这首歌的歌词,甚是欣慰。

很遗憾,除了在比赛后的混合区里,没有坐下来面对面做过皮尔洛的专访,希望未来有一天,能弥补上这个缺憾。

这段视频是《米兰体育报》制作的,并不精致,纪录了皮尔洛职业生涯的主要数据。更精致的专题片,请看11月13日的《天下足球》吧

那些年我与皮尔洛的“缘” 他像博物馆里的精美油画

《米兰体育报》制作皮尔洛职业生涯主要数据统计

皮尔洛108次为出战欧冠赛场,在意大利球员中位列第三。

皮尔洛为意大利国家队出场116次,在布冯(172场),卡纳瓦罗(136场),马尔蒂尼(126场)之后位列第四。

皮尔洛职业生涯一共获得6个意甲冠军,其中包括一次跨球队的五连冠(AC米兰1+尤文图斯4)。

跟随AC米兰两次斩获欧冠冠军

最重要的,当然是2006年,他与意大利国家队一起获得世界杯冠军

视频中,孔蒂说:在尤文图斯的三年,皮尔洛曾是我麾下的球员,我们一起赢得胜利,他是个伟大的球员。

尤文图斯 ac米兰 意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