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BA

正在解冻的底特律:一座新球馆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懒熊体育    11-14 00:27
正在解冻的底特律:一座新球馆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活塞主场对森林狼的比赛中,两队中锋唐斯与德拉蒙德在稀疏的观众席前上演一攻一防。

当你身处一座曾被衰败吞噬的城市,在一座位于华丽街区的崭新球馆中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之后,提醒你这个地方感觉有些空荡或许显得过于心胸狭隘了。

但那正是底特律最近面临的恼人现实:今年九月,小凯撒球馆的正式开放仪式吸引了大批观众,但随后几场篮球比赛的上座人数却难称可观。

尽管底特律活塞官方宣布,球队新赛季的首个主场比赛售出20491张门票,几乎销售一空,但实际上,很多已购票的球迷却并未出现在球馆看球。截至本周四,活塞在联盟主场上座人数排名中位列第26名。前六场主场比赛作罢,小凯撒球馆平均每场只迎来16214名观众。

底特律当地的新闻机构与体育网站很快便注意到了这点。“小凯撒球馆上座率低迷,你认为责任在球队还是球迷?”记者斯科特·德坎普(Scott DeCamp)在MLive新闻网上写道。

延展阅读:NBA的日与夜:速贷球馆vs甲骨文,工业老区vs湾区新贵

正在解冻的底特律:一座新球馆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尽管活塞新赛季的首个主场比赛售出20491张门票,几乎销售一空,但实际上,很多已购票的球迷却并未出现在球馆看球。

在球迷网站PistonPowered中,邓肯·史密斯(Duncan Smith)评论称:“如果你确实喜欢看活塞比赛的话,不妨看看其他人的选择:很多人更喜欢家里电视的视角。”

人们对此有着不尽相同的阐释,这些各异的论调从活塞在近几个赛季实力大幅下滑开始。

“这可是活塞,老兄——他们从来赢不了球的。”在上月底活塞主场对阵森林狼的比赛中,29岁的厨师丹尼尔·布朗斯顿(Daniel Bronston)这样说道。(他的话显然是言过其实了,目前活塞的战绩为9胜3负,并在当晚以122-101轻取森林狼。但将近几年的活塞形容为浑浑噩噩却绝对不算夸张)

还有声音将矛头对准了小凯撒球馆本身。活塞主帅斯坦·范甘迪(Stan Van Gundy)认为,小凯撒球馆以及周边地区充斥着太多休闲设施,导致人们被诱惑着四处游逛,而无暇回到球馆看球。

正在解冻的底特律:一座新球馆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近期的一场活塞主场比赛后,小球迷们和底特律红翼球员的纸板合影。活塞明星中锋安德烈·德拉蒙德于今年九月发推称,小凯撒球馆“更像是一座冰球球馆”。

“他们打造了这些高级餐厅,结果所有人都去一饱口福了,”范甘迪最近表示。“第三节的前半段,球馆里根本就没有观众。”

此前的近三十年里,活塞的主场一直是奥本山宫殿球馆。这座位于底特律郊区的建筑曾见证“坏孩子军团”时代随上世纪80、90年代之交的卫冕而达到顶峰,也亲历了2004年那支少了一分“坏孩子”气的活塞队用防守艺术扳倒拥有“F4”的湖人。

在前往小凯撒球馆观看活塞与森林狼比赛的人群中,不乏一些住在郊区的活塞球迷。他们不得不试着习惯球队主场的新位置,这对习惯了旧有路线的球迷们相当有挑战性;除此之外,他们还需适应球迷群体中的新兴力量。

“十年前,没人想住在市中心;但现如今,这已成了每个人的愿想,尤其是那些小年轻,或者按他们对自己的形容——‘潮人’。”26岁的汽车工程师达斯汀·科斯尼克(Dustin Kosnik)说道。“‘潮人’们喜欢在某个事物变酷之前尝试一切可能。”

对活塞管理层而言,新球馆无疑是非常“酷”的。小凯撒球馆的建设工程由Olympia Development负责,这家公司隶属于伊利奇(Ilitch)的家族帝国。新球馆造价8.629亿美元,其中3.24亿美元来自公共资金。小凯撒球馆的打造为底特律一度遭忽视的地区带来了生机,零售商店、高级餐厅以及大片新建或经翻修的住房拔地而起。

小凯撒球馆最初是作为底特律的冰球队——底特律红翼的主场打造的。他们从位于城市另一段的乔路易球馆搬迁至此。(伊利奇家族拥有红翼队与小凯撒匹萨连锁,这就解释了新球馆的名字)球迷们对新球馆的命名并不买账,他们觉得太过掉价;同时球馆顶部巨大的小凯撒标志——一个穿长袍的男人叉起匹萨挥动——也让球迷们感到厌烦。

“我觉得尴尬不已。”红翼球迷布伦特·拉塔姆(Brent Latam)发推写道。不满的球迷们给新球馆起了诸多绰号:烤箱(The Oven)、匹萨馆(Pizzarena)、冻披萨(The Frozen Pizza)以及伏地魔球馆(Voldemort arena,球迷对此的解释是:“我永远不会提及那座球馆的真名”)。

但若骑士球迷们可以习惯于前往球队主场速贷球馆看球,活塞拥趸们自然也能同一座以匹萨企业冠名的球馆处理好关系。最近一场主场比赛前,随着球迷们进入球馆,球馆的大喇叭中传出宣传语:“欢迎来到小凯撒球馆,世界上最新、最激动人心的主场!”

延展阅读:NBA活塞队老板花1.5亿美元买豪宅,地处洛杉矶球场泳池应有尽有

正在解冻的底特律:一座新球馆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活塞主场对森林狼一役的暂停间隙,球迷们正观看啦啦队表演。球队称上赛季的季票持有者中超过80%选择续订,此外还有3000名新的持季票球迷。

底特律活塞首席收入与营销官查理·梅茨格(Charlie Metzger)表示,球队满意于目前的进展。梅茨格称,上赛季的季票持有者中超过80%选择续订,此外球队还迎来了3000名新的持季票球迷。

“有一段调整的时期,”梅茨格说道。“但总体而言,我们收到的反馈非常积极。除了新球馆带来的新气象外,人们也对亲历底特律城变化的一部分感到激动。”

并非所有人都对现状感到满意。有球迷从小凯撒球馆内部的种种细节中觉察出了以冰球为中心的氛围,这让他们感到不忿:多级座位被设计得十分陡直,一层大厅处的历史纪念部分似乎也多是与红翼有关。小凯撒球馆内部满是戈尔迪·豪(Gordie Howe)与泰德·林赛(Ted Lindsay)等冰球明星的塑像,而以赛亚·托马斯(Isiah Thomas)和乔·杜马斯(Joe Dumars)等活塞名宿只能出现在悬挂于球馆顶部的照片中。

正在解冻的底特律:一座新球馆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坐落于小凯撒球馆内的红翼球员阿莱克斯·德尔维奇奥(Alex Delvecchio)纪念塑像。球馆一层大厅处的历史纪念部分多和底特律红翼有关。

球员们也注意到了小凯撒球馆内两队痕迹的不对等。活塞队的明星中锋安德烈·德拉蒙德(Andre Drummond)于今年九月发推称,小凯撒球馆“更像是一座冰球球馆”。

德拉蒙德在接受采访时坦言,“上个月我去了趟那里,我感觉到处都是和冰球有关的元素。我能理解我们共享一座主场,但……”

正在解冻的底特律:一座新球馆对当地人意味着什么?

小凯撒球馆位于底特律市中心北部。球迷们对球馆顶部巨大的小凯撒标志颇有怨言。

梅茨格表示,历史纪念部分的具体安排仍在调整中。“我们正在与红翼紧密合作,以确保两队的相关内容得到妥善分配。”梅茨格说道。

活塞队控球后卫雷吉·杰克逊(Reggie Jackson)称自己对在下层有冰面的地板上打球并无特别的感觉。除了小凯撒球馆外,不少共用球馆的地板下也设有冰面。

“我觉得人们不知道那会有些冷,尤其是冰面就在地板下方时,”杰克逊在上月的一次采访中说道。“准备训练时,你呼吸的空气都是冷的,冷气直渗入你的胸腔。”

在活塞与森林狼的比赛中,小凯撒球馆内的气氛相当温和克制,缺少激情洋溢的呐喊。球馆工作人员尽力激发观众的热情:他们在场内放起音乐,在大屏幕上打出“我们感受到你们的激情”的字样,说是“激情”,与其说在描述现场,不如说是对球迷的期望。尽管活塞队掌控了比赛,但球迷们反应最为热烈的时刻,似乎是在工作人员到看台上分发密歇根州奖券卡之时。

尽管如此,你很难不爱上小凯撒球馆,它润物细无声般地嵌入了这座城市的日常。

“之前这里是一片禁入区,充斥着被遗弃的土地和荒废的房屋。”克雷格·赫普沃思(Craig Hepworth)说道。向往日光的他选择搬到佛罗里达州,如今短暂回到底特律。“比起那段看完比赛只能马上开车回家的日子,待在市中心而有事可做简直太棒了。”

“如果底特律情况有好转的话,” 赫普沃思补充道,“我们肯定会回来。”

声明:本文为懒熊体育编译自《纽约时报》,原文作者为Sarah Lyall。

骑士 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