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澎湃新闻网    11-14 09:14

原标题: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上海马拉松在黄浦江边跑过22载,今年第一次迎来了轮椅组跑者。林文超也借机,第一次感受了上马的热情和魅力。

29岁的林文超是一位依靠轮椅行走的残障人士,也是一支乐队的主唱,但是他最喜欢的头衔,还是“跑者”和“马拉松跑者”。

5年前,当跑步第一次“闯入”他的生活后,自小罹患小儿麻痹征的林文超就这样彻底改变了人生的轨迹——他不再窝在家里自怨自艾,而是四处报名参加各种跑步活动,虽然经常被主办方拒之门外,但他从没放弃过。

为什么爱上马拉松?每个热爱跑步的人会给出不尽相同的答案,而林文超这样说:

“人有奔跑的本能,马拉松让我真正回归天性,让我感到自己与他人无异,能被社会接纳。”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林文超。

“奔跑”带他融入社会

11月12日的上海体育场,挤满了2万多名全马跑者。林文超,也是其中的一位。

当他冲过终点线时,计时器上的冲线时间定格在了4小时36分。他还没来得及掏出手机记录下这一刻,身旁几位并肩冲过终点的健全跑者就已经急忙靠上来,争着要和他合影。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你太厉害了。”几乎每一位和他拍照留念的跑者都会如此感慨,“能推着轮椅跑42公里,这种精神真的值得敬佩。”

听到这样的话,林文超会淡淡微笑,然后礼帽地回复一句,“谢谢,加油”。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林文超和朋友上马赛前合影。

这5年来,类似的场景和对话已经在林文超参加过的四十多场半马和全马的起跑点和终点线上发生过千百次。对话的内容虽然大同小异,但每一句话,对林文超而言,都是一份肯定和激励。

“奔跑这个词对我来说意义很深刻。它让我们(残障人士)自己更清楚,也更有勇气去走出社会,用一种正常的方式去认识这个社会。”

林文超非常珍惜每一次参加马拉松和其他参赛者一起奔跑与交流的机会,因为被不同的赛事主办方“拒之门外”的经历和感受他实在太熟悉了。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黎明刚刚到来,踏上上马赛道。

两年前的北京马拉松,林文超的报名信息就被北马组委会拒绝了,于是,林文超和他的伙伴发起了“从0到1”的活动,来自上海的跑者Rachel、深圳轮椅跑者周宝林以及林文超在微博和微信朋友圈发起照片接力活动,呼吁北马对轮椅选手开放。

最终,上千万的社交网络关注度让北马在那一次做出了改变。

今年的上马,20名生活轮椅组跑者在22年来第一次受邀参赛。当然,林文超并不是受邀者之一。直到兴业银行听说了他的故事,才在鸣枪前的一个月为他提供了一个公益名额。

“上马的气氛真的很不错。”林文超拿着奖牌看了很久,然后大笑着说,“我就希望明年有机会自己报名轮椅组的比赛。”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林文超参加戈壁挑战赛。

接受掌声,也直面质疑

这两年,在搜索引擎上键入林文超的名字,其实可以跳出很多关于他参加各种比赛的新闻和图片。而文章下面的评论,大部分都是褒奖和鼓励,不过,也会出现扎眼的批评。

“既然行动不便,都要假人之力,那么意义何在”、“如果比赛都要在正常人帮助下完成,没有任何意义”……类似这样的质疑声并不少。

“在自己跑得很累的时候,有人会来帮你,推你一把。这让我感受到,残障人士走出来,把心打开,能够感受到这个社会好的一面,不应该抱着被整个社会歧视的观念。”

林文超说,他接受所有的质疑,但他相信奔跑就是一种让社会正视残障人士的方法。

“不要说我是什么正能量,我只是希望更多人关注到我们这些热爱运动、向往自由的残障人士。”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让林文超产生这种心里变化的一场比赛:2015年8月份在甘肃张掖举行的徒步公益赛,“那场比赛真的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说到在戈壁滩待的3天时间,林文超总喜欢加上这么一句。

“张国臂掖,以通西域”,作为丝绸之路上的咽喉要道,张掖虽有“塞上江南”的美称,却依然拥有大面积的戈壁和荒滩,即便是牛羊都难以通行,更不要题坐着轮椅“行走”的林文超。

在那场全程100公里的比赛中,林文超和他的队友只是共同完成了17公里,他原本崭新的轮椅就几乎支离破碎。不过,他的坚持并没有被恶劣的环境打碎,他在终点等着队友,给每一个冲线的人加油。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只不过,他原本希望能和队友们一起冲线,却最终因为担心网络舆论认为他“作秀”而放弃,那一刻,林文超哭得像个孩子。

就在那一刻,一位膝盖上打着绷带的女跑友在志愿者的搀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到林文超面前,希望能一起合影。

“我和你一样,也没有完成100公里的比赛,但是第一天我看到了你在第二赛段的坚持,所以我也努力在停下来前多走了10公里。”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林文超参加汕头半程马拉松。

践行“无障碍”,他永不停息

这么多年的“奔跑”,林文超认为最大的改变就是,“认识了很多朋友,我也变得成熟”。

曾经,对于那些“小时候走路拄拐时在背后模仿我走路方式”的同学,林文超总是感觉很愤怒,而如今,他会认为“这些只是对方无意的冒犯”。

而在跑道上,他也遇到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他组建了一支名为“锵锵骑士”的跑团,里面大部分的跑团成员是轮椅跑者,其余一部分是健全的陪跑者。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他们总是一起到各地参赛,从广州到深圳,从上海到北京,从甘肃到莫斯科……互相帮助,互相照应。

这次来上海,他们的“锵锵骑士”跑团也是一行近10人。其中“兔子队长”方平则是林文超口中“带着他开始跑步的引路人”。

在上海的这几天,方平时刻提醒他的赛前饮食和补水,然后帮助他检查轮椅,甚至在比赛前进入检录点前,方平还要帮他再做一下拉伸。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很多人只看到他现在的成就,但不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多么努力。”在方平眼中,林文超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瘦瘦小小的文艺男青年了。

“全国有8500万残障人士,林文超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人走出来,我们只是在帮助他实现。”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Cosplay参加马拉松。

有了朋友的帮忙,林文超心中那个长久的期望似乎更有机会实现——推行城市的“无障碍”,让更多健全人接受残障人士。

从2016年开始,林文超在壹基金的帮助下举行了“最美城市无障碍徒步联赛”,从最开始在深圳第一站的543人,到2017年东莞第三站的1563人,这场融合了健全人和残障人士的比赛影响力迅速扩大。

特写|一个人的轮椅马拉松:我们残障人士,也有奔跑本能

林文超参加泥泞跑。

“以前我会组织残障人士的各种活动,但是我发现这反倒形成了一堵墙。健全人会以为这是个有组织的团体活动,有专人组织与维持秩序,不应该打扰。”

所以林文超想方设法制造机会让残障人士和健全人接触,以跑步和运动的方式,以“无障碍”的名义。

“对于热爱运动的残障人士而言,无障碍就像一双鞋,能让我们在城市里跑得更快。”

田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