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好动网球    11-14 14:50

全英俱乐部大满贯委员会很少会对赛事进行人们期待的改革,但现世界第二认为如果网球运动想继续发展下去,那就必须开始聆听一些改革的说法了。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毫无疑问,网球这项运动至少已经在十字路口徘徊了五年,然而没有一次像上周的新生力量米兰总决赛那样清楚地强调改革。这场距离伦敦700英里的赛事在开幕式上便提出了一系列新规则,比如引入计时器、加快比赛节奏等等,并且欢迎最优秀的年轻运动员参与其中。

而在伦敦,战绩辉煌的顶尖选手还将拖着疲惫的身躯,继续在那条白线上奋斗,为本赛季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分别由四名球员组成的两个小组将在O2球场为我们带来很多难忘的对抗。可以肯定的是,从真正的比赛时长来看,伦敦会多于米兰。但这仍然是球迷们想要的吗?

下周全英俱乐部大满贯委员会的会议还未召开,但争论声已经越来越大。委员们将仔细考虑把大满贯种子数从32缩减到16的可能性,但距离场内指导这样的改革还为时尚远,我们也不可能在几年内看到温布尔顿引入计时器。正如高尔夫,网球是一项不需要喊话的运动。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这项运动虽然在全球普遍受到欢迎,但在追求电视转播和门票收入上仍然谨慎。颇有远见的ATP首席执行官克里斯·科莫德夸张地问道:“十年之后,还有谁会来看一场六小时长的比赛吗?我怀疑这点。深表怀疑。”

球员们也在思考,但他们对改革没那么大热情。引入计时器的规则得到很多年轻球员的支持,因为这一点有利于那些被怀疑是拖慢节奏的手段消失。但更加根本的举措是把大满贯种子数减到16。这意味着在第三轮,世界排名第1到第8的选手只会遇到排名第25到32的选手,顶尖球员这两周的压力稍微减轻了。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作为网球运动最具资格的代言人,费德勒观察到这一举措将给更高排名的种子选手带来明显优势,当然他也对失去这一优势做好了准备。被问及是否考虑过这项改革在他剩下的职业生涯中被引进时,这位36岁的老将回答:“那正是我踏上职业赛场时的规则,现在只不过又回去了。大满贯种子缩减到16人应该会发生一些有意思的事。我也确实看到了32种子制的一些问题。另外,我们也见过大师赛中的8名种子遇到轮空的情形。”

“这些层级会使你感到安全,我也觉得球员们为取得胜利需要付出的努力太多。顶尖球员这个圈子很难退出也很难进入。16个种子?那一定很有趣,签表会更出乎意料,第一周会呈现更多精彩的比赛。”

“顶尖球员形成了一种习惯,那就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以相对轻松的方式度过第一周。与世界排名17、19或者20的球员交手并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但那就是事实。”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费德勒对米兰新生力量总决赛保持着密切的关注,21岁的韩国选手郑泫击败了俄罗斯人卢布列夫,夺得职业生涯首冠,而本场比赛耗时不到两小时。瑞士天王对此并未完全信服,但他仍被这场比赛迷住了:“我在电视机前欣赏了这场决赛,我看过大量比赛,”他说,“当然这场比赛中多了一些规则上的变化,但总体上它们也没有特别与众不同。”

然而,从维持个人优势的角度考虑,费德勒也意识到压缩每盘用时不适合他打长进程的比赛。费德勒在暂时落后的情况下赶超比分的能力是他胜过很多球员的一点。“更长的盘时能够让你在领先时舒展下,有时候会(感觉)更加放松,尝试不同的打法。”他说,“你可以致力于打出更漂亮的球。但是当每分都变得非常重要时,不再有进行任何尝试的空间了。所以这既有利也有弊。但总的来说,我不喜欢转变得太快。”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另外,坚持网球传统的纳达尔同样持不确定的态度:“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正确的做法。”他提到米兰试验,“但是通过尝试新事物,你总能找到更好的办法。如果我们不进行任何尝试,你就无法判断哪个更好哪个更坏。我喜欢其中的一些规则,但也有一些是我不喜欢的。没有什么是完美的。”

这便是对网球的终极评价,对其他许多运动而言也是如此。从来没有堪称完美的网球比赛,尽管这些球员具备极高的天赋和技巧,他们也都不是完美的。这周他们或许会有接近完美的表现,但同时也将不可避免地留下点缺憾。这个周末,人们会察觉到网球这项运动已经毫无疑问来到了另一个十字路口。改革项目已所剩不多。正如纳达尔在上周五所说:“球网还跟50年前一样高。”但我们也在过去那些年中见证了无数个抢七和冠军点,如今我们同样迫切地期待加快比赛节奏。

对赛事规则作出微调?费德勒觉得很可以

《十字街头》,讲述蓝调布鲁斯歌手罗伯特·约翰逊的生平,因其仰慕者埃里克·克莱普顿而流行。传说音乐家罗伯特·约翰逊曾与恶魔做过交易,用他的灵魂换取在音乐上的才华。网球运动不需要出卖其灵魂。但是这项运动的某些组成部分早已暗中标好了价码。

网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