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速度滑冰,我们该向在荷兰战胜荷兰的日本队学习

房学峰    11-14 21:01
速度滑冰,我们该向在荷兰战胜荷兰的日本队学习

荷兰是速滑王国,并且是不带“之一”二字的速滑王国,索契冬奥会上,荷兰队获得了12块金牌中的8块、36块奖牌中的23块。

荷兰的海伦芬(Heerenveen)是和美国的盐湖城、加拿大的卡尔加里比肩的速滑胜地,因此在刚结束的本赛季第一站世界杯上,日本速滑队能在荷兰战胜荷兰队,就显得尤其耐人寻味了——在12个奥运会项目上产生的14块金牌(男女500米各进行两次比赛)里,日本女选手获得了8块金牌里的6块,这是有史以来日本速滑在世界级赛事中取得的最佳战绩。

为日本队赢得荣誉的是这样几位选手:

1986年出生的小平奈绪,获得了500米(两次)、1000米的三块金牌,这位以加拿大名将Cindy Klassen为偶像的选手,已经是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短距离选手,还获得过今年短距离世锦赛的全能金牌。

1992年出生的高木美帆,获得了这站世界杯的1500米金牌、1000米银牌和3000米第四名,作为本世纪以来唯一在大全能世锦赛上获得过奖牌(2117年世锦赛)的亚洲女选手,和她的妹妹高木菜那,都已经成名多年。

另一位1992年出生的选手押切美沙紀,和高木姐妹一起获得了本站世界杯的团体追逐金牌,日本在这个项目上的实力一直很强,温哥华冬奥会上就获得过银牌。

第五位获得金牌的选手是佐藤綾乃,她获得了奥运会新设项目女子集体出发的金牌。

——这些选手的成绩意味着:日本女子速滑在七个奥运会项目中的五个项目上具有了竞争平昌冬奥会金牌的实力,虽然世界杯后几站的比赛情况还有待观察,但日本已经强大到了足以与荷兰、加拿大抗衡的程度,这是显见的事实。

因此我有三个观点——

观点一:正视日本速滑全面超过中国的现实。

从以往在各项世界大赛上的表现来看,日本速滑的实力总体上说和中国相近,其中,中国曾经一度领先于日本,比如中国选手罗致焕1963年在日本举行的世锦赛上获得的冠军,至今仍然是亚洲速滑骄傲的开始,这也是建国前三十年里中国选手获得的30个世界冠军里唯一的非乒乓球冠军。但从近年来日本选手的表现来看(他们男选手在世界上的位置也在逐步回升),日本速滑已经全面超越中国,这是需要正视的现实。

观点二:向日本队学习。

中国速滑近年来注意向荷兰和加拿大学习,这当然是对的,但有必要重视起向日本学习的问题。其中除了技术层面、训练层面的学习之外,精神层面的学习也很重要。比如说43岁的日本老将田畑真紀,不但在今年亚冬会上有出色表现,而且在年近40岁时改练自行车,获得过场地自行车的亚锦赛金牌和多块奖牌——类似的例子还有英国的短道速滑名将Elise Christie,她计划在平昌冬奥会上拿到金牌之后,把下一个人生目标转向自行车。

观点三:师夷长技以制夷。

日本女子速滑取得佳绩的同时,中国选手在蹦床世锦赛上未能获得女子网上个人赛的金牌或奖牌,而日本选手岸彩乃则获得了该项目银牌——这是2005年以来中国选手第一次在这个奥运会项目上无缘世界大赛的奖牌,也是日本选手第一次获得该项目的世界大赛奖牌。

蹦床世锦赛结束后,中国和日本本年度“世界冠军”数量之比变成了27比29,日本竞技体育的年度成绩三十年来第一次超过中国(由于中国举重受到禁赛,这一局面已经不可逆)。这对中国体育界的警醒意义之一是:在我们“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时候,恐怕不能“言必称欧美”,我们身边的“东洋鬼子”身上、就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比如我昨天在日本体育大学看了白井健三和村上茉愛的训练:白井从小是玩蹦床玩成了“滚筒洗衣机”,可以证明体操中心确实应该设立冬奥运动部门;村上的教练则在带专业运动员的同时给大学生上体育课,可以证明中国体育必须回归教育之本……。

冰上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