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马拉松母女志愿者 携手共同守护跑者

羊城晚报    11-30 15:52
广州马拉松母女志愿者 携手共同守护跑者

  在广州马拉松赛道上,有一群默默地做着后援支持的志愿者,就如彭晓慧和方胤祺母女(右图,受访者提供)。

  去年12月11日凌晨3点半,母女俩只睡了两个小时就从温暖的被窝中爬起来,匆匆吃过早餐,随后是12小时连轴转的志愿者工作。广马结束,两人的手机纪录显示走了3万多步,相当于一个半马。

  今年的广马开跑在即,母女俩已经投入到紧张的赛前筹备工作中。

  当广马志愿者,方胤祺是妈妈的“前辈”。2015年,她年仅13岁,随当医生的爸爸参加行业聚会,听叔叔阿姨聊起医师跑者志愿者团队,转头就上网报了名。方胤祺说:“爸爸每次救了人,在医院里总是装成若无其事,回到家却开心得要飞起来似的,滔滔不绝。经常听到就被感染了,觉得救人是很开心神圣的事情。我没到年龄可以做医师跑者,加入医师跑者志愿者队伍也不错。”

  2015年的广马,方胤祺凌晨3时30分就被妈妈拉起床,4时穿着冲锋衣、揣着巧克力在海心沙里瑟瑟发抖,茫然地在人群中寻找“组织”。那一年,方胤祺当的是“衣架”和“照相机”——给医师跑者拿衣服、物品和拍工作照;结果每张有方胤祺的合照里,她的身上都挂着衣服和包包。

  当了志愿者后,彭晓慧发现女儿悄悄发生变化,从被关心和照顾到关心和照顾别人,因此也对志愿者更为好奇。去年广马,母女俩一起加入志愿者的行列:赛前录入每名医师跑者的资料,提前一天到赛地踩点,给每名成员发集合点定位,带领外地的医师跑者到组委会领取物资……

  赛前一天,带着最后一位从南京来的跑者办完所有事项后,母女俩回到家已是凌晨1时30分;两个小时后又出现在赛场,联络集合、托管跑者的衣物、收拾出发,赶往终点迎接,加油鼓励、拍照留念。她们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留意赛场情况,负责四级救援或联系救援,方胤祺还特意学习了急救培训。虽然很累,但母女俩感觉很充实,很有成就感。彭晓慧说:“其实,医师跑者也是跑者,也需要服务和保护。他们在赛道上守护参赛者,我们就要在背后保护好他们,做他们最好的支援者。”

  女儿长大后,彭晓慧觉得自己成了旁观者;但做了志愿者后,母女俩突然又聊得来了。彭晓慧感慨:“她很少有时间和我一起共同做一件事情,能有这样的机会一起参与这样的活动非常好。”

  方胤祺也戏称“人品变好了”:“学校会组织辅导小组,帮助学习差的同学。过去我不愿意参加,觉得浪费时间,现在觉得耗得起这个时间,会愿意去帮助别人。”她在学校也变得“重要”起来,有同学在运动时抽筋、摔伤,大家第一时间找她,因为她参加过广马急救培训,所以“很厉害”。

  方胤祺说,要和妈妈一直为广马服务下去。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