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年磨砺、两次抉择——这是属于米勒的“岁月神偷”

大电竞    12-07 08:10

11月26日,有着六年解说经验(从业第一年在解说其他项目)的米勒在2017英雄联盟年度盛典上将象征着荣誉和肯定的 “小金人“紧紧握在手中,淡定自若地谈着自己的感想。

这项奖项是由《英雄联盟》玩家票选而出,米勒连续两年蝉联年度最受欢迎解说,毋庸置疑他受到了大部分玩家的喜爱和支持。

作为最老一批陪伴《英雄联盟》和LPL职业联赛成长的解说,米勒几乎“偷”走了他们关于电竞的回忆,毕竟他经历了中国电竞行业从零到一,从一到十的裂变过程。职业生涯中两次看似不经意的抉择,决定了他如今的成就和高度。

很难想象,当电竞生态整合之时,功成名就的米勒开始去思考未来的出路,“我可能陷入了人生第三个重要决定,但现在我还没做好这个决定。”

六年磨砺、两次抉择——这是属于米勒的“岁月神偷”

“这是我选择的,跪着也要走完。”

2011年,刚刚大学毕业的米勒在机缘巧合之下入职PLU,由于《DOTA》游戏水平极高而担任该项目解说。

但让米勒有些气馁的是,“一年下来都没有做出什么成绩。” 与很多来到北上广闯荡的年轻人一样,米勒此时陷入了坚守或是撤离的选择。

米勒毕业后原本可以在简单培训后就进入在外人看来很好的石油单位,但为了自己的电竞梦想,米勒选择了在上海打拼。“四个人合租,我睡客厅没有空调只有电扇,对于我这个北方人来说那个住宿条件挺艰难的,但我特别满足。”

生活上的艰辛可以克服,但现实中的不得志却往往成为退缩的催化剂,有多少来到北上广的有志青年因此而退败。平庸的《DOTA》解说并没有让米勒获得工作认同感,或许,米勒要向现实低头的时候到了。“过着‘朝九晚五’的安逸生活也未尝不可。”他开始用这些话来给自己心理暗示。

米勒开始去尝试接受回到老家工作的现状,回到了老家。他要变得和他曾经的同学们一样安逸,甚至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时间从指缝中流失,自己还能淡定地端着茶杯看报纸。

尽管心有各种不适,但米勒还是慢慢接受了家里人的安排,那个家里人希望看到的米勒终于回来了。

然而,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一如湖水般平静的生活被叔叔的一句话燃至沸点,当时米勒的叔叔开车载着自己和父亲,还有叔叔的儿子。

“小钱啊,我还以为你在上海一年能赚几十万呢,原来一个月赚三千块钱,回来吧。”

原本说说笑笑的欢快气氛瞬间就凝固下来,此时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留给米勒的只有一种“窒息感”。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恐怕是米勒此时的最佳选择,但米勒并没有抑制住内心的澎湃,终于爆发了。“这是我选择的,跪着也要走完。”米勒的情绪让在场其他三人汗颜。

“回去之后我在山区培训了两天就溜出来了,我觉得做解说才是我想要的。”米勒回忆着,从那之后米勒的心态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有决心在解说的道路上坚持下去。命运的拐点——《英雄联盟》的出现

从米勒家人的角度去思考问题的话,当时的电竞还不为人所熟知,没人知道这项新兴的体育运动能走多远,担忧米勒未来的前途完全在情有可原。

当看到米勒的果断与决心后,家人也只能采取一种“默许”的态度去任他闯荡。再回上海滩,此时的米勒想换一种活法,刚刚兴起的《英雄联盟》进入到他的视野。

很难想像在5年前,作为一个资深《DOTA》玩家的米勒,会抛弃所谓的鄙视与偏见,进而静下心来仔细研究《英雄联盟》。要知道,当时大多数MOBA类游戏玩家对《英雄联盟》都十分不屑。

六年磨砺、两次抉择——这是属于米勒的“岁月神偷”

“因为不想让家人朋友看笑话。”米勒一直用这句话来激励自己,渴望成功的心态让他开始跳出“玩家视角”去思考问题——《DOTA》虽然处于强势地位,但解说阵容已经接近饱和,留给他这个新人的机会其实并不多。《英雄联盟》虽然刚刚起步,但留给他可以发挥的空间很大。

包括米勒在内,当时众多的电竞从业者没有想到《英雄联盟》能够做到今天的规模,可能当时一个非常单纯的对于自我职业规划的思考,最终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彼时PLU和腾讯的合作关系确立,《英雄联盟》项目组决定举办职业联赛(简称LPL),“我和我们老板打了个赌,三个月打到1800分(相当于现在的白金段位),他就给我一笔奖金,让我去解说《英雄联盟》。”米勒回忆起当时的画面。

三个月时间米勒刚好打到了1800分。虽然争取到了这个解说机会,但事情的发展依旧不“顺利”,米勒似乎还没有完全摆脱掉《DOTA》失意的阴影。“季前赛十天,我一共说了不到100句话,被喷成了狗。甚至有人指着我说这个解说不太行,要不要换掉。”

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机会,米勒不想轻易放弃,毕竟在家人面前已经“立誓”。早在2003年11月18日,国家体育总局正式批准就将电子竞技列为第99个正式体育竞赛项。2011年国家体育总局将电子竞技改批为第78个正式体育竞赛项。事实上,直到2012年,国内的电竞环境依旧处于十分原始的状态,没有形成完善的电竞生态,也没有相对规范的管理制度,一切都在摸索之中。

也就是说,整个电竞圈不会给米勒太多可以借鉴的解说模版,他也就只能“摸着石头过河”。好在季前赛和第一届LPL之间的两个月休赛期给了他改变现状的缓冲期——留给米勒的时间恐怕不多了,他必须要在这两个月时间让自己的解说能力完成质变,否则《DOTA》解说时的梦魇又将降临。

米勒开始每天疯狂的看比赛录像,听其他解说是如何解说的,也会尝试将解说声音关掉自己去练习,坚持一天练习十局以上,实在累的时候就看足球和篮球等传统体育的解说。逐渐地,米勒开始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风格:理性而激情,进而形成了自己的差异化竞争优势,在一众解说中脱颖而出。

这两个月被米勒称为“解说五年来进步最多的两个月。”观众已然忘记了季前赛那个说不出话的小解说。

从不及格到勉强及格,再到坚持自己的风格,米勒慢慢坐稳了LPL头牌解说的位置,并和wAwa风格互补,成为了职业上的好搭档,生活中的好兄弟。他们搭上了《英雄联盟》发展的“快班车”,进而一路收获各种荣誉。跳槽香蕉——看似意外,实则必然

当初入行的米勒可能没有想到,2015年,蛰伏十年的中国电竞终于迎来了期待已久的爆发期,电竞市场重新布局,甚至得到了更多社会资本、大型投行基金的关注。

米勒的老东家PLU星际起家,《英雄联盟》发家,在赛事方面拥有行业内顶尖水平。但两年前在资本的流入和利益的催化下,电竞直播行业异军突起,PLU决定将公司重心放在直播中并成立龙珠直播。

“当时感觉发生了变化,是时候离开了。”米勒不愿受到束缚,遵从内心选择和wAwa一起跳槽到刚刚成立的香蕉计划,在他看来这是人生中第二个重要抉择。

六年磨砺、两次抉择——这是属于米勒的“岁月神偷”

2016年1月,香蕉计划获得2016 LPL承办权,并在其后成功举办了2016LPL春季赛及春季总决赛,将LPL的影响力推向一个新的高度。“当时很多资本的进入,让整个行业的待遇有了很多提升,不得不说的是离开PLU到香蕉再到熊猫直播,待遇上都有了提高,为了自己更好的发展,这没什么可避讳的。”米勒耿直的说。

当时,电竞产业链逐步完善,内容制作方、赛事举办方、俱乐部、管理联盟、赞助商等等,从业人员的薪资大踏步式的往上,顶尖选手和顶尖主播年收入突破百万破千万已是常态,电竞也开始突破了原本的小众市场,开始大踏步地“入侵”大众市场。

与此同时,中国互联网行业自媒体大号呈井喷式状态,传统的层级制管理越来越不适应文创产业发展。电竞生态不仅可以容下更多的资本,也存在更多样的关系形式。从PLU到香蕉计划,米勒成功的从传统公司的层级管理到自媒体同盟形式。“在做好本职的解说之外,直直播就好,我和wAwa喜欢这样的生活,不喜欢被老板要求去做什么,我们都是向往自由的人。”

毕竟通过多年的成长,米勒的个人解说能力、拥有的粉丝簇拥都有了本质的提升。简单点理解,就是米勒已经从一个普通的体育解说变成一个电竞圈的大V,在自媒体发展的浪潮之下,他选择了管理模式更为宽松的香蕉计划。

在2015年前后,不仅是米勒这样的电竞大V纷纷改换门庭,抑或自立门户,像段暄、刘建宏、王涛这些传统体育的大咖纷纷“出走央视”,米勒的这一举动不仅是自我价值的追求,也是符合包括电竞在内的整个文创产业的发展趋势。

这样一来,米勒就要像做IP一样来经营自我,他开始通过直播和参加活动来增加收入,在直播行业的风口,直播甚至成为米勒的主要收入来源,“性质有点类似于走穴艺人。”

不过在米勒的眼中,直播只是一种变现途径,经营IP的核心依旧是解说上。“我可能会闲到明年年初吧。”米勒低头看着手里摆弄的废纸说道,“还没有找到特别好的出路,希望在解说上能有更好的延续,毕竟这是我比较擅长喜欢的事。”

这是因为米勒在今年十月份他和直播平台的合同到期后,一直没有签新的直播合同。他的处境和担忧来源于直播行业的热潮褪去。2015年,直播兴起;2016年,是“直播元年”;进入2017年,大浪淘沙,整个直播市场和电竞行业迎来了监管和洗牌。

似乎,直播的热潮难以为继,作为电竞行业亲历者的米勒又要做新的抉择与思考。毕竟,2017年《英雄联盟》将实行主客场制,电竞区域化势在必行,电竞行业的资本构成越来越多元化,整个行业也更加趋向于理性思考,似乎又到了他选择的十字路口了。

=================================

本文由能Carry的电竞媒体“大电竞”提供,未经允许禁止商用转载

作者:喵喵酱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