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政界对国际奥委会禁赛决定进行回应

中青在线    12-07 09:59

  中青在线莫斯科12月7日电(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驻俄罗斯记者张健)在俄美“媒体战”风波不断升级仍未平息的背景下,西方与俄罗斯新一轮较量又开始上演。12月5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决定取消俄罗斯奥委会2018年冬奥会参赛资格,国际奥委会特别委员会判定未使用兴奋剂的俄运动员可在奥林匹克旗下参加平昌冬奥会。对此,俄政界普遍认为剥夺俄冬奥会参赛资格的事件具有着西方浓厚的政治色彩。

  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康斯坦丁·科萨切夫认为,国际奥委会对俄作出的决定是西方遏制俄罗斯总路线的一部分,绝不接受俄国家代表队举奥林匹克旗帜参加冬奥会,此举打击的是我们的民族尊严、声誉和利益。他表示,西方此举是对2014年索契冬奥会胜利的回应,当时俄罗斯代表队在奖牌榜上居首位。此外,该委员会副主席安德烈·克里莫夫指出,美国当局代表与他国外交官及公众人物举行会谈,其真实用意就是想唆使这些人对俄进行丑化和抹黑,将体育运动作为对俄施加政治压力的工具之一。

俄政界对国际奥委会禁赛决定进行回应

“今日俄罗斯”通讯社举行“对俄‘禁赛’冬奥会”的圆桌会议活动现场。张健摄

  俄联邦委员会宪法委员会主席安德烈·克利沙斯认为,首先,国际奥委会取消俄参加2018年冬奥会的决议,违反了国际法的基本准则和主旨以及《奥林匹克宪章》,该决议具有纯粹的政治性,其次,此举迫使体育再次成为试图向俄施加国际压力的牺牲品,并企图强迫俄运动员放弃对国家的认同。

  曾作为俄罗斯国家女子体操队头号主力,1996年、2000年奥运会高低杠卫冕冠军,现任俄国防部附属联邦自治机构军队中央体育俱乐部第一副主任的斯维特兰娜·霍尔金娜愤慨地谴责国际奥委会,她认为该决定并非为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的独立决定,而是事先与某人达成一致,是一场意识形态的战争。

  俄联邦副总理德沃尔科维奇则表示,尽管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取消了俄奥委会2018年冬奥会的参赛资格,俄罗斯运动员还是应前往韩国平昌参赛。他指出,不论情况如何,参赛运动员均代表俄罗斯,因此,应该去参赛,国家也将为这些参赛运动员感到自豪。

  对于国际奥委会对俄国家代表队禁赛一事,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称,当局需要对国际奥委会就俄运动员参加2018年平昌奥运会问题所做的决定进行深入分析且不应掺杂其他情绪,并将就一系列相关问题与国际奥委会进行进一步接触,而目前就对该决议做出结论还为时尚早。

俄政界对国际奥委会禁赛决定进行回应

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副主席安德烈·克里莫夫。张健摄

  据悉,俄奥委会正在就如何回应国际奥委会做出的决定这一问题进行商讨,同时也不排除俄运动员持“中立”旗帜参赛,俄奥委会预计将于12月12日举行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会议上宣布关于参赛问题的决定。对此,俄总统普京日前在视察高尔基汽车工厂时表示,对于是否参加韩国冬季奥运会,每一位俄罗斯奥运选手都可自己做出决定,当局不会对运动员做出的选择进行阻挠。

  西方媒体此次再借国际奥委会禁止俄参加平昌冬奥会决定大做“批俄”文章。一些主流西方媒体称,俄国家运动员在没有任何国家象征的背景下参加冬奥会赛事,这是对弗拉基米尔·普京“最完美的应有惩罚”。还有个别西媒对国际奥委会提出“严厉批评”,认为俄运动员在某些条件下仍被允许参加奥运会的决定还不够严格,为什么还要给普京留有余地,必须全面禁止俄罗斯参加下一届奥运会。

  此外,另有西媒发表评论称,俄罗斯当前正面临自苏联时代以来最大的体育危机,普京同其他苏联领导层一样总是企图借投资奥运这一手段,用以加强俄罗斯的国际声誉和其在国内的政治影响力。

  平昌冬奥会将于2018年2月举行,时间仅过一个月,俄罗斯即将举行新一轮总统大选,作为2018年的首要政治任务,普京当前最需要的便是稳定国内政治局势,缓解外部多重压力。而西方也正是看准这一“时机”,持续向俄施压,“通俄门”“媒体战”等彼此间的博弈和较量接连上演。2018年总统大选即将进入“百天倒计时”,俄罗斯又恰逢多事之秋,作为国家掌舵者的普京未来面临的考验或将更加严峻。 国际部编辑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