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你若纵马清风自来    12-07 10:02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导语

德国位于中欧,处于欧洲的核心地位。英格兰处于海岛,对欧洲大陆若即若离。他们二者是欧洲的两个极端,两股决定力量。

在德国人眼中,英格兰人傲慢无礼,装模作样;而在英格兰人眼中,德国人狼子野心,贪得无厌。这不仅是指双方是两次大战的死敌,更因为从民族性格方面,两个民族便互不对付。

即是在和平年代,他们的恩怨也一直延续到了绿茵场上。1966 年,那届在英格兰本土举行的世界杯决赛,堪称英德 50 年足球恩怨的肇始。英格兰捧得了雷米特金杯,而赫斯特那充满争议的“鬼魅般的进球”更令英德媒体掀起口诛笔伐的大战,足球场上的恩怨第一次在场外被如此的放大。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1966 年的胜利让英格兰人坚信442与长传冲吊是必胜法宝,按照英谚的说法是:“成功了的无需改动”。当英格兰人沉迷于长传冲吊、不思进取之时,德国人依靠着拜仁与门兴两支劲旅贡献的球星们在攻守两端更加趋于平衡——英德的足球发展道路从此开始分叉,并渐行渐远。

1990 年世界杯与 1996 年欧锦赛,德国两次点球击败英格兰,莱因克尔无比悲剧地说出了那句话:“足球运动就是 22 个人在场上比赛,而最终的获胜者总是德国人。”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英格兰与德国足球的发展轨迹正是如此的不同。不过也正是由于这种互相竞争乃至敌视的关系,才促使两支球队不断提高,如今依然能成为世界足坛的顶尖强队。在足球层面上它们是一对最伟大的冤家。而与足球相伴啤酒上它们也互不相让。

从历史上说,英国啤酒开创了很多第一和很多啤酒风格;从文化上来说,真艾尔运动,独有的酒吧文化也都别具一格;从现实意义上说,它间接引领了美国精酿啤酒发展。

说到德国,他们把金黄色的皮尔森发扬光大,让全世界的工业啤酒都变成了一个样子,而自己却凭借德国人骨子里严谨和称之为信仰的啤酒《纯净法》把啤酒成为了国家名片。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作为淡色艾尔始祖的英国,仗着足够好的二棱大麦,自然没有必要去跟风。因此你会发现英国经常有一些酒精度和拉格啤酒一样只有 3% 或 4% 的啤酒中,充满了饼干,烤面包,坚果等丰富的味道,而且非常平衡。

有人做过这样一个形象的比喻,喝美式精酿就像是摇滚乐,让你快速狂躁起来,然后快速释放掉你全部的荷尔蒙。而英国啤酒就像是柔和的轻音乐,在不知不觉中忘了时间的流逝。

德国人爱喝啤酒是出了名的,而且他们只喝自己家乡的啤酒,这也是出了名的。除了无处不在的 Pils(皮尔森)之外,德国 40% 的啤酒市场被其它的数十种啤酒风格瓜分,而且它们都在自己的风格产地占据着主导甚至垄断的地位。

不可否认,啤酒不是德国人发明的(这项荣誉属于中东地区的苏美尔人),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哪一个文明能在啤酒传统和酿造技术的作为上超越德国。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在二战结束后,整个欧洲大陆的啤酒市场满眼都是都德国人的下发酵啤酒。而海岛上的英格兰人在酒精面前,似乎放下了他们固执。在这段时间也不少老牌酒厂,将目光放向了新兴市场。其中森美尔史密斯便是最早酿造拉格啤酒的英国酒厂。

与英国足球不同的是,这家来自约克郡的酒厂并没有闭门造车,而是找来的巴伐利亚的艾英格酒厂共同打造了一款啤酒。这就好比利兹联队和慕尼黑1980对共同组成了一支青年禁卫军。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直到新千年伊始,这款名为 Ayingerbrau 的啤酒一直在森美尔旗下的几百家酒吧里销售。这次的合作大大增强了森美尔酒厂在拉格啤酒领域酿造技术,同时也填补了英国啤酒业在下发酵啤酒领域的空白。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之后推出的森美尔纯酿拉格,变成为了整个家族系列中最特殊的那一个。从 1758 年开始便使用的井水转变为更适合拉格啤酒的软水;传统的二棱大麦转变为轻度烘烤本土种植的有机拉格大麦芽和维也纳麦芽。

森美尔甚至设计了一个名为 Stromboli 的煮沸罐设备,使煮沸过程中可以把多余、残留的蛋白质、啤酒花叶收集,造就更活跃的煮沸、更清澄和洁净的外观和口感。

足球和啤酒 | 不列颠与普鲁士之间的恩怨情仇

作为英国传统啤酒世家,森美尔史密斯不乏创新,与时并进,是第一家酿造拉格啤酒和推动有机啤酒的英国本土独立酒厂,这样一杯由英国人的打造的传统德国啤酒你愿意尝试一下么?

德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