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森-塔特姆的成功告诉我们关于NBA选秀未来的趋势

小八老师    12-07 21:00
杰森-塔特姆的成功告诉我们关于NBA选秀未来的趋势

杰森-塔特姆要比外界预期的要好。年轻球员通常都要在第一年努力适应(NBA),但塔特姆已经完美地融入了有着NBA最佳战绩的球队。他平均每场得到13.7分,5.4个篮板,1.5个助攻,他的投篮命中率(49%)和三分球命中率(47.8%)比他在大学都更高。这位三号秀不需要去处理学习曲线过于陡峭的问题。塔特姆在波士顿有很棒的球队环境,但是今年其他拥有机会的乐透秀中没有一个比他做的更好,很少有人能接近他。

塔特姆在进攻端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拉开空间。在凯尔特人进攻的基础——霍福德欧文的挡拆——中,他是一个定点威胁。当他拿到球时,往往对方的防守处于轮转,在这种情况下,他或者有一个大空位,或者他面对的是一个错位防守。这和他在杜克大学的角色完全不同,在杜克大学他是球队的核心。凯尔特人很好的完成了让他在移动之中接球,绕掩护接球和手递手接球,而不是像他在大学里那样运球进攻。根据协同体育的数据,塔特姆的单打占比从百分之22.8降到本赛季的百分之8.9。

塔特姆在防守上给了波士顿阵容灵活性。6尺8寸,205磅,6尺11的臂展,他的身形和速度能穿过掩护而且可以换防多个位置。他在杜克主要位置是小球四号位,但是他在凯尔特人,根据对手不同的阵容,在某个特定的夜晚也可以在2,3,4号位间摇摆。虽然他没有爆炸性的身体素质,但他是一个聪明的球员,他的手很快,凯尔特人把他放在更好的位置下去取得成功。杰伦-布朗和马库斯-斯马特都是NBA最好的外线防守球员之一,一般都会安排给他们艰难的防守任务,但塔图姆的全面可以让他应对不管是谁不在场。他对有球队员的防守效率排在第60,对无球人的防守排在第88。

凯尔特人队主教练布拉德-史蒂文斯不相信传统的位置理论。他将球场上分成三个位置:控球者,侧翼和大个子。史蒂文斯在戈登-海沃德受伤之后,更换先发阵容,不过他通常在比赛结尾时的阵容是一个控球者,三个侧翼和一个大个子。他喜欢这样的阵容是因为他想在场上的投射,组织,防守在场上更均衡。放三个射手在场并且打挡拆配合使防守者必须覆盖更多空间完成防守,并且当面对三个能够换防并随时去外线补防的侧翼时,对手也很难更好的转移球。在这里,小球还是大球的哲学冲突结束了,中庸获得了胜利。

波士顿本赛季的比赛表现令人着迷。史蒂文斯在没有海沃德的情况下,深入挖掘板凳潜力,有11名球员得到正常上场时间。有三个内线(霍福德,阿隆-贝恩斯和丹尼尔-泰斯)平均每场63.1分钟,五个侧翼(塔特姆,布朗,马库斯-莫里斯,斯玛特,奥杰莱)共平均130.9分钟,三后卫(欧文,特里-罗齐尔和肖恩-拉金)平均64.7分钟。波士顿的侧翼比大个子和后卫加起来的时间都长。如果海沃德健康,差距就会更明显。

由于侧翼有那么多的上场时间,史蒂文斯很容易为还在新秀生涯中的塔特姆找到一个角色。他甚至给奥杰莱有立刻出场的时间,一个6尺7的侧翼,次轮总第37位,来自南卫理公会大学的新秀。如果凯尔特人选择了一个大个子或者一个控球后卫,情况就不一样了,在轮换阵容中没有他们的位置。波士顿的有经验的老将在1号位和5号位,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三侧翼阵容。

三侧翼的阵容变得越来越流行,NBA球队选秀的方式需要改变。在更传统的建队模式下,NBA球队阵容需要三名控球后卫、五名侧翼和五名大个子球员。大个子打四五号位,侧翼打2,3号位,而组织后卫瓜分一号位的时间。在当今这个更加流畅的时代,侧翼在2, 3和4号位占据了大部分的上场时间,甚至也抢占了一号位和五号位的时间。在侧翼位置的僵局也不再存在,总是会有一个他们要去的地方。相反,除非一个控球后卫或一个大个子是特殊的,否则他们将大部分上场时间都是在一号位或者五号位,这意味着在这些位置上的竞争只会变得更加激烈。

新秀控球后卫需要球在他们手中。一直低效率的有球在手意味着他们从来没机会去学习如何打无球。在他们职业生涯的早期,大多数都投篮挣扎,因为他们在大学或高中阶段能利用自己的身材优势轻松接近篮筐。当他们打无球的时候就没多少作用了。今年新秀前十名中的五名控卫都不是射手。如果他们被凯尔特人选中,他们需要为欧文拉开空间,然而他们没有能力拉开空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阻碍球队的进攻。

新秀控卫们的三分命中率都很挣扎前十新秀的控卫 每场三分出手数 三分球命中率 马克尔-福尔茨(第一顺位) 0 0 朗佐-鲍尔 (第二顺位) 5 25.7 达隆-福克斯(第五顺位) 1.4 27.6 弗兰克-尼基利纳(第八顺位) 1.8 25 丹尼斯-史密斯(第九顺位) 5.3 29.7

球队选择控球后卫必须在两条艰难的道路之间进行选择。他们可以处理学习这个位置所带来的成长上的痛苦(在这个过程中输掉很多比赛),或者他们可以试着把球从他们身上转移走,改变他们的比赛,让他们首先就变得特别。最坏的情况是发生在奥兰多与埃尔弗里德-佩顿。从进入球队开始,魔术就让佩顿负责发起进攻,在他的前三个赛季中,魔术的进攻始终在联盟倒数10名,他们在等他开窍的那天,这就是代价。不过尽管他们在佩顿身上投入了很多时间,但他可能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NBA组织后卫。

对大个子来说,过渡到NBA是同样困难的。有这么多的球队在用侧翼打四号位,用大个子的时间比以前较少。传统的大前锋现在必须打小球五号位,大多数球队拥有的中锋比他们使用的要多。在比赛的大部分时间里,中锋是唯一在场的大个子,这增加了他们的防守任务。他们是防守的四分卫。他们必须保护篮筐,同时意识到进攻在做什么,协调队友的移动。掌握比赛所需的各种细微差别可能需要数年时间,但是当一个队伍更换了一个中锋,这些所有的之前的努力都被浪费了。从而形成僵局,大个子将得不到上场时间也就没有了交易价值。

76人队就是个例子,当76人队发现,当连续选择了诺伦斯-诺埃尔,贾利尔-奥卡福,乔尔-恩比德之后情况变得十分困难。恩比德有难以置信的天赋,每当他能保持健康一段时间,他就能使其他内线相形见绌。76人没能从诺埃尔身上得到很多,甚至不能在奥卡福身上得到一个二轮选秀权。而球队在近几年对大个子的选择将都像2018年一样陷入困境。设想一下如果国王队明年选择德安德烈-艾顿,将如何处理考利-斯坦和帕帕扬尼斯。

这一过程还很早,但预计2018选秀大会会有很多大个子被很靠前的顺位选中。有三个排在前五位的排名(在ESPN的预测,艾顿,马文-巴格利,和穆罕默德-班巴),和另外两个(贾伦-杰克逊和罗伯特-威廉姆斯)在前10。只有四个侧翼(卢卡-东契奇,迈克尔-波特,迈尔斯-布里奇斯,凯文诺克斯)位居前10。无论这些侧翼球员是不是比同龄人更优秀的球员,他们的价值都会在选秀夜有所提升,因为他们会比大个子更容易融入球队体系。对于预计在第一轮末段选中的球员更会是这样,因为球队不会重新调整他们的轮换时间来让他们上场。

当然,在选秀大会中任何位置都有不确定因素,2015年魔术队用5号签选择了海佐尼亚,但是他从来没进入稳定的轮换。塔图姆和凯尔特人的完美契合不足以被作为例证广泛应用。因为大多数乐透区球队没有全明星控卫和内线,而且塔图姆也受益于欧文和霍福德。很少有新秀像塔特姆一样在一个赢球的球队有如此的创造力。对于重建球队来说,更紧迫的问题是找到能团结在一起的球员。通过选秀建队就像把拼图碎片拼起来,围绕侧翼比围绕控球后卫和中锋容易得多。

欧文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