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到次中量级世界拳王

FAN号    12-07 21:00

托尼·莫兰身上那条世界拳击联盟金腰带有着另一层含义,他想向每个人证明,就算到了42岁依旧可以有梦想。

从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到次中量级世界拳王

来自利物浦的42岁拳手托尼·莫兰赢得了次中量级世界拳王金腰带。这场比赛没有电视转播,台下没有衣冠楚楚的嘉宾,也没有承诺下能让人一夜暴富的高额收入。托尼·莫兰身上那条世界拳击联盟金腰带有着另一层含义,象征着拳台外的他以一己之力扛下所有生活的苦难。

有三年的时间,托尼·莫兰无家可归,要么蜷缩睡在街头,要么依靠朋友或家人慷慨施舍的一张床。在这段颠沛流离的时间里,一位全身心致力于为城市流浪者建立庇护所的好心人找到了他,并邀他加入自己的组织,一起找寻可供流浪者休憩的庇护所。为了养育孩子,也为了给自己刚刚起步的拳击事业积攒资金,这位次重量级的拳手不得不打三份工。他始终记得自己无家可归的第一个夜晚,在流浪者的聚集地——洗衣房中度过了一晚,身高将近2米的他努力开导自己在冰冷的地板上入眠。那一晚,是圣诞节。

“我也不希望这是一个老套煽情的故事,但这就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身上,我会对此知无不言,”他说,“我就像是陷进了一个可怖幽暗的深渊。那时候对我来说一切都仿佛偏离了正轨。和妻子分开后,我疯狂想念自己的孩子,成日买醉,直到我遇到了综合格斗,它就像是我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你懂得,对我而言,拳击一直都是如此重要,很多次都是它救我于水火。我的拳击事业顺风顺水,虽然一次突发意外导致我颅骨骨折,但是这却让我又前进了一大步。现在回过头看看我曾经所处的黑暗深渊,我为自己能够走到今天的位置而感到骄傲。”

托尼·莫兰在利物浦的肯辛顿长大,这个地区并不太平,街上四处都是流氓恶棍。“我13岁时还是个善良天真的小男孩。很容易就会成为恶霸们欺凌的对象。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朋友走进了一家空手道馆。面对外面混乱恶劣的环境,在无人指导的情况下,是格斗救了我,磨练塑造了我,教会了我规矩——直到今天。”

在英国的跆拳道和踢拳比赛中摘得12项冠军后,没有经过业余比赛缓冲的托尼·莫兰开始了他的职业拳击生涯,那年他28岁。为了给自己的格斗事业赚取经费,他每周要打无数份工,工作100个小时。他一直坚持在做的夜班工作,就是在庇护所内照顾利物浦的流浪人员。与此同时,他还要照顾自己的孩子,并挤出时间进行拳击训练。睡眠在他这里成了一种奢侈品。

“回想起来,那是我的所作所为是难以被常人理解的。我生活中最典型的一天,就是在某个地方工作了12个小时后,把车停到停车场里,在车里睡上一小时,接着赶到训练馆,尽力与出手毫不留情的全职拳手打上几场。紧接着我要回到家里照顾孩子们,确保他们安然无恙。尽量睡上一会之后就要继续去工作——在一家夜总会当保安。为何不当一名全职拳手?对我而言这太奢侈了。”

当在28岁时第一次通过推广人来经营自己的拳击事业时,托尼·莫兰在办公室外笑出了声。他接受了最低强度的训练,真正成为了一名储备拳手。他会独立练习到深夜。靠着综合格斗时期练出的快拳,托尼·莫兰几乎完全是靠自学成为了一名拳手。在14场对战中,他曾为争夺英联盟拳王头衔挑战过Mark Hobson。12年前,被技术击倒而输掉比赛的他,开始在拳击领域缓慢攀登,最终到达了今天的水平。

托尼·莫兰从未想着通过格斗运动为自己带来安逸的生活。除了拳击,他同样还是一位有着最高水准的综合格斗拳手。这些格斗类的运动不仅每天占据着他大量的时间,还会让他遍体鳞伤,而托尼·莫兰只是默默地将一双拳套绑的更紧。“每当我年纪轻轻处在无家可归的人生低谷时,我都会想一想究竟是什么能最让我感到快乐——是格斗运动。当其他一切都朝着更坏的情况发展下去的时候,我就会每天泡在训练馆里,向一直鼓励我坚持梦想、相信梦想的事情不断付诸努力。于我而言,并没有'要不要继续下去'这一选择,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是格斗运动拯救了我,因此我想要冠以它荣耀。”

格拉斯哥酒店,成为了托尼·莫兰挑战悍将Scot Sandy Robb并赢取金腰带的赛场。托尼·莫兰和他的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教练一同抵达了赛场,托尼·莫兰相信这个人能重振自己的拳击事业。比赛定在周六,而在周三的时候,托尼·莫兰的处境变得糟糕起来。在照料断裂的肋骨时,他接到了两通电话。一通告知他受雇的那家夜总会倒闭了,他的保安工作也就此停止;另一通则是通知他不能继续在朋友的公寓借宿了。英国管理委员会依旧拒绝授予他执业许可证,也没有给出具体原因,这迫使他只能在他们的许可之外打拳。

“我在逆境中不断磨砺,当这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你能有什么选择呢?你只能硬着头皮不断向前。我认为登上拳台后,就像遇到生活中其他事情时一样,要么迎战要么逃避。无论在生活中遇到什么,你都要做出向前或是止步的决定。迎战Sandy的那一晚,我选择迎战并且拿下那条金腰带。在漫长的比赛结束之后,我在浴室里留下了眼泪。”

格拉斯哥一役的一个月后,托尼·莫兰回到了利物浦,在这里他建立了私人训练业务,并为拥有属于自己的家而努力工作着。格拉斯哥的胜利对他来说不只是腰上的金腰带,他想向每个人证明,就算到了42岁也依旧可以有远大的梦想。

“我认为没有人经历过我之前做过的一切,就算没有经过系统训练,没有经历过业余比赛,没有经理人,没有推广人甚至无家可归也依然可以站上拳台。我希望鼓励人们为梦想而执着。”

武术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