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潮汕资本玩家 神秘磷矿大王 和他的AC米兰轮盘赌

搜狐    12-08 12:19
一个潮汕资本玩家 神秘磷矿大王 和他的AC米兰轮盘赌

文 | 施南

当53岁的马尔科·法索内与韩力沮丧地离开尼永时,两人的心境如同这座不足两万人口瑞士小镇11月初的气温,接近冰点。

整整四个小时的会谈,多达160页的材料展示,作为AC米兰俱乐部CEO以及出资方的首席代理,由意大利人和东方面孔混合组成的谈判团一直试图说服亚历山大·切费林,斯洛文尼亚籍的欧足联主席和他的手下。这一幕,多少有些诡异。

某种意义上,莱芒湖畔角力的双方相对于他们各自职务而言都属“新人”,而且也都是一连串意外事件后的既得利益者。

很难说得上是幸运。取代普拉蒂尼的切费林现在要面对处置一家久负盛名足球俱乐部财务危机的棘手难题。而法索内,这个都灵大学文学系毕业生自2003年踏足体育产业后,一直在尤文图斯、那不勒斯和国际米兰等豪门间游刃有余,但直到坐上红黑军团的二把交椅后才发现,没落贵族一旦落入自己并不熟悉的资本手中,或许是一场灾难。至于韩力的角色,似乎更不讨好,他必须得让所有人乃至其本人相信,“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

有一个人没有来到尼永。他,出生在一万公里以外中国广东化州笪桥镇,一个只有232户人家名叫莞塘村的地方。7个月前的4月13日,这位48岁的神秘潮汕商人用广东腔的意大利语,也可能是他唯一会的一句,喊出了:“Forza Milan(加油,米兰)。”5.2亿欧元作价外加承担2.2亿欧元的债务,他从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手中接手了AC米兰俱乐部99.93%股权,从此成为这个已有118年历史传奇巨人的新东家。然而,正是从那时开始,无论是该俱乐部的前教练和功勋球员,还是来自他母国的财经与体育类媒体,一直在质疑这笔交易的合理性和持续性。这种不屑和担心,最终令欧足联不得不出面干预。

据说拥有5亿欧元身家的他仍然在坚持少露面不吭声的做派。按韩力的说法,“一直生活低调,不太抛头露面,不想成为舆论的焦点”。没有人知晓这究竟是出自于自我保护还是有着其他动机。

问题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于瑞士的关说未能力挽狂澜后的两周内,《纽约时报》连续刊发两篇文章将他进一步拖入漩涡,紧接着,《福布斯》杂志也加入到怀疑者的行列中。

被阴翳笼罩的AC米兰明显受到外部环境影响,继与都灵0:0战平后又被贝内文托2:2逼平。颇有意味的是,后者是由己方门将在90分钟延长期时取得的运动战进球,上一次出现这种奇观还是25年之前。要知道,贝内文托此前14战未胜迎来全球五大联赛最差开局,而这支注定降级的队伍恰恰在AC米兰身上成功开和。

主教练的替换倒在其次,最大的麻烦还在其后—12月8日,欧足联将正式决定是否会因财务公平竞争因素对AC米兰做出处罚,除了百万欧元的罚款外,球队或失去参加欧足联主办各项赛事的权力。当然,这也代表球队会丧失大笔电视转播费和相关奖金。对于这家负债高企资金面临极度紧张的俱乐部,上述决定是致命性的一击。

当周五来临时,他会露面吗?当一些资深球迷公开喊出“Vattene Li(请你离开,李)”时,来自中国的李先生,李勇鸿,他会给出怎样信服的解释,以回击那些貌似并不友好的调查和言论吗?

一场豪赌

目前之于李的争议主要集中在两条脉络。其一,他对于AC米兰的投资是否是一场豪赌?在明知胜算不大的前提下为何迄今仍在苦苦坚持?其二,不同于以4000万欧元买入马德里竞技20%股权的万达王健林,以及2.7亿欧元吃进国际米兰70%股权的苏宁张近东,李勇鸿很长时间以来无论是个人名望还是发迹过程均晦涩不清,那么在其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他真的只是一个不世出的潮汕民间资本运作高手,还是本身就是一个更庞大资本势力推出的傀儡人物?

对于第一个诘问,答案自然是肯定的。尤其那笔高达3.03亿欧元、年息在7.7%至11.5%之间的高息借债已可说明一切。按照约定,李勇鸿为此次收购于去年5月在浙江湖州专门成立的中欧体育投资管理公司,本该一次性支付2亿欧元不可退还订金予贝卢斯科尼的菲宁维斯特公司,但李氏第二笔1亿欧元款项直至今年三月才正式入账。

或许是因为原本收购财团中的其他利益方知难而退—有消息称,著名的金沙江创投创始人伍伸俊便是其中之一。这也难怪,作为一个素来强调“希望10倍到30倍回报”的投资人,显然不能指望从AC米兰那里收获上述成绩;或许是因为中国相关部门对于中资企业境外并购,特别是涉及非高科技和核心技术领域的外汇管控,正史无前例地抽紧。

李勇鸿,已骑虎难下。

不过需要强调一点,个中的关键还在于收购方自身的财力和全球资金筹措调度能力。否则,在十九大召开之际,就不会有阿里巴巴的蔡崇信10亿美元将NBA新泽西网队49%股权置入囊中,以及由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东方弘泰出面10亿美元购买拥有西甲全球传播分销权的Imagina公司54%股权的案例了。

李勇鸿显然无力独自承受7.4亿欧元的出价。在经过罗斯柴尔德银行在内多位资本掮客的穿梭运作后,美国埃利奥特对冲基金开出了支票—1.8亿欧元用于收购行为,7300万欧元用于米兰俱乐部短期应急开支,另有5000万欧元用于俱乐部运营。该笔截至2018年10月的借款的抵押品相当“特别”:AC米兰包括历史音像资料在内所有产权。

自然,没有人会落掉松树林环抱的米兰内洛基地和大名鼎鼎的“米兰实验室”。

“投资是一门科学,更是一门技术,之于我则是一门暗黑的艺术”,这是埃利奥特舵手保罗·辛格的名言。这个被称为华尔街最精明和强硬的对冲基金经理,曾以在阿根廷、秘鲁、希腊国债上超乎寻常的索偿行动名扬世界。而他对香港东亚银行和韩国三星电子的强势维权也令黄皮肤的家族企业领袖头疼不已。

但请注意,埃利奥特的投资组合中,科技类占28%,原材料占18%,医疗占9%,服务和金融各占8%,体育从来不是热衷古典钢琴和重金属硬摇滚这般奇怪组合的辛格所好。事有反常必为妖,除非自诩秃鹫的他闻到了腐肉甜美的血腥味。

多年出入中国A股资本市场的李勇鸿,非常清楚埃利奥特递来的是绞刑架上尚未收紧的绳套。解脱办法有四:新赛季大肆购买星味球员—这才有了17-18赛季AC米兰一口气购入11个球员的疯狂举动—在提升球队品牌影响力的同时力争一举杀入欧冠从而分到更多收益;争取18个月内在港股上市;利用AC米兰在中国市场巨大影响力获取地方政府支持,通过各地一时风起云涌的体育旅游文化小镇得到大幅地皮,再通过土地质押得到现金流。这个游戏一度也是乐视贾跃亭的擅长。

当然,以上三策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以至于并不能说服欧足联。那么剩下之途唯有一条,寻找下一个提供资金方,哪怕其开出的价格高于埃利奥特,但至少可以时间换空间。

有消息称,同样来自美国、原先归属JP摩根旗下高桥资本的HPS公司已介入了谈判。10月初,该公司刚刚从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那里募得了65亿美元,专门面向风险较高和规模较小公司发放贷款。毫无疑问,这种来自私人债务市场的钱大概率上比埃利奥特更为烫手。

李氏究竟何方神圣?

现在再来关注下第二个疑点,这位李勇鸿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

必须指出,即使是《纽约时报》、《财新杂志》这样高度专业化的媒体,一番刨根问底依然未能彻底揭开重重帷幕下的真相。目前能够确定的事实是,作为从犯的李确实在2004广东化州非法集资案中遭到通缉,但是否因早前已取得香港身份而未能归案则是一个谜。2011年末李氏以3.6亿作价成为多伦股份实际控制人也是事实,但他仅仅7个月后即以3.4亿价格转让给鲜言的真实目的并不清晰。多条线索表明,之后李、鲜二人曾有多次联手行动,其中即涉及2013年沐雪信托诈骗案。不过,当鲜言于今年春夏之际先是被课以34.7亿元巨额罚款后又被刑拘,而因信披违规曾被证监会处以60万元罚款的李,却始终未缴纳罚款。

尽管有不少媒体一度将李勇鸿与北京大河系操盘人李秉峰视作一个人,但上述论据并不充分,而在资本市场曾经相当活跃的大河之洲公司也早于2014年被工商部门吊销执照。倒是*ST中富当前的实际控制人刘锦钟,很可能与李勇鸿有着特殊关系。虽然有信源将刘氏3年前入主珠海中富的资金来源指向广州富睿集团老板林小庆,但相关资料表明,入主这家上市企业的深圳捷安德公司,幕后大佬当为李勇鸿。事实上,早在2014年,正是捷安德公司首次发力意欲夺取AC米兰控制权。

不妨脑洞大开一下,若非*ST中富过往三年业绩太差、负债过高,以至捷安德所持该公司股权亦被江苏银行向法院提请冻结拍卖,李勇鸿匆忙间只能临阵换将以全新注册的中欧体育用于充当并购公司主体,否则AC米兰很可能已出现在中国一家上市公司的注入资产中了。

还有一家公司值得留意—广州狮子汇资产管理公司,正是该公司唯一对外投资的贵州省福泉磷矿有限公司,才令意大利人相信李勇鸿是一个刻意低调的中国磷矿大王。2017年8月《纽约时报》记者拜访了狮子汇的注册所在点,一栋位于广州的高档大楼。结果发现:该公司的办公室关闭,墙上贴着腾退通知,屋里桌椅胡乱摆放着,电脑中没有硬盘,一个垃圾箱里长出了蛆虫。

很可惜,该记者没机会去位于贵阳以东60公里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辖下福泉市亲自探访下。但如若此时进入证监会官方网站他也能查获不少端倪。

8月2日,中国证监会贵州局对福泉磷矿有限公司做出处罚,原因是该公司在2015年11月13日完成1.85亿元非公开发行企业债后的第10天,即通过三家关联公司将其中1.83亿元资金划转给了福泉市财政局,而后者正是该磷矿公司股东之一贵州福润实业有限公司的百分百股东。

更有趣的是,该磷矿公司还有一个来头不小的股东加磅,中国农发重点建设有限公司,而它的唯一股东:中国农业发展银行。

可以肯定,这样的背书在李勇鸿收购AC米兰过程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当李氏在收购之初再次抬出海峡汇富产业投资基金在内一串拥有国家背景的重量级机构时,急于脱手的贝卢斯科尼会是多么的喜出望外。

还有些人也曾欢天喜地,那是李勇鸿在莞塘村的老乡邻们。

2017年4月13日,当收购完成的消息传来后,当地百姓自发集中在今年1月15日才落成的文化广场上大肆庆祝了一番。这个占地7500平米的广场上有着一座象征大唐盛世文化风格的主楼,大门两侧的墙体分别雕刻着丝绸和茶叶。据说,这是为了呼应当下的“一带一路”。而围绕主楼长达910米的抄手游廊顶部则有着精美的彩绘。主题是:仁义礼智信。

那不勒斯 国际米兰 意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