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调伏自心    12-08 14:54

众所周知,运动员服用兴奋剂不仅会直接危害身心健康,也严重违反了诚实公平的体育道德。然而,在1960年詹森猝死奥运赛场之前,兴奋剂并不在奥运会等国际赛事的禁用药物名单之列,服用兴奋剂反而是一种不成文的潜规则。此后的几十年,兴奋剂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但“嗑药”现象仍久禁不止,反兴奋剂这场没有硝烟的特殊“战争”还远远没有结束。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从1865年开始,各种体育比赛中选手服用兴奋剂的新闻就见诸报端。比如,在1904年圣路易斯奥运会上,马拉松选手托马斯·希克斯在比赛中明显体力不支,一直跟随他的教练给他注射了一针“士的宁”,并让他喝下一大杯威士忌后,立即精神焕发。最终,希克斯获得了冠军。当时的官方报道还得意地说:“这次马拉松比赛从医学角度充分证明了药物的重要性!”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在1960年以前,体育界对于兴奋剂的使用,是非常包容,甚至是放纵的。1908年的伦敦奥运会上,意大利马拉松运动员多兰多·彼得里跑到终点后虚脱倒地。经检查,多兰多赛前服用了士的宁。但在第二天,多兰多仍因“顽强拼搏”被授予“英雄”称号。

在那个年代,使用兴奋剂是半公开,运动员“嗑药”现象非常普遍,几乎每届奥运会都有“运动员公寓出现兴奋剂瓶子”的报道。有人就说:“如果用当前的标准来衡量,1960年代之前的奥运会没一个干净的。”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直到1960年罗马奥运会中,23岁的丹麦自行车选手克努德·埃尼马克·詹森猝死在赛道中,才给体育界敲响了一记警钟。1960年8月26日,罗马的气温达到了34℃。詹森参加的是100公里团体自行车比赛,在离终点还有13公里时,詹森一头栽倒,头骨受到严重损伤,被送到医院后不久就去世了。尸检表明,在比赛前他服用了苯丙胺和酒精的混合物。医生认为,这些药物麻醉了他的神经,使他在烈日下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从而导致悲剧发生。

詹森之死被舆论称为“苯丙胺悲剧”,引发了人们对地兴奋剂问题的强烈关注,造成了很大的道德恐慌。在反兴奋剂及检测立法的呼声中,国际体育组织开始正视兴奋剂问题,试图通过努力让兴奋剂退出赛场。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上,首次进行了兴奋剂检查。保加利亚一名古典式摔跤运动员因服用兴奋剂药物被除名。当时检测的物质只有20种,而现在已经超过150种。

反兴奋剂被视为一场任重而道远的“战争”,至少目前还看不到结束的可能。奥林匹克运动将国家荣誉与成绩挂钩,将个人成绩与商业利益相连,严重助长了兴奋剂的使用。1988汉城奥运会上,本·约翰逊以9.79秒夺得男子100米金牌,并创造了世界纪录。事后检出约翰逊的尿样呈阳性,受到取消金牌、取消世界纪录、被禁赛两年等处罚。然而,禁赛期满后的约翰逊在1993年的一次国际比赛中,又因“嗑药”而被国际田联终身禁赛。

詹森猝死奥运会赛场,引发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持久“战争”

1999年11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在洛桑成立,标志着国际反兴奋剂协调行动的开始。但从近年的兴奋剂违禁数据来看,反兴奋剂的情况仍不容乐观。

田径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