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巨头不该赚没有价值观的钱,《王者荣耀》的行业关切

济南新西城    01-01 04:16
网络巨头不该赚没有价值观的钱,《王者荣耀》的行业关切

作为从来不玩游戏的老派人物,之所以突然对游戏头牌《王者荣耀》产生了兴趣,主要是由于这样一些信息:

  其一,《王者荣耀》的东家腾讯去年的总收入超过1500亿元,其中利润超过400亿元。这意味着包括央视在内的排行居前的几大电视台捆绑在一起,也比不过腾讯。

  其二,《王者荣耀》已经是全球最赚钱的游戏,日活跃用户5000万,今年一季度每月流水30亿元。当然,更让人眼红心跳的是坊间的传闻:这个游戏的团队成员去年的年终奖拿个二三百万元,那算少的。

  其三,《王者荣耀》的注册用户超过2亿,也就是说每7个人中就有一位这款游戏的玩家。在这些玩家中,未成年人超过3600万。

  其四,7月3日和4日两天,人民网发出针对《王者荣耀》的两篇评论。有媒体在转述时用了近乎“标题党”的做法:《人民网“口诛”王者荣耀,两篇雄文2505字,腾讯市值暴跌1099亿》。

  以上这些相关信息中,我最大也是最忧虑的关切是第3条。这一关切来自我参加辽宁卫视《奇幻科学城》的研讨会,有专家按捺不住地第二次发言专门讲了《王者荣耀》3600万未成年人玩家这一数字对他的震撼。说实话,我也很震撼。为什么呢?因为青少年不再看电视了,有手机和电脑两大玩具,岂不更方便、更自我、更参与?

  于是,许多电视台收入断崖式下滑的终极原因找到了——年轻人不看电视了,“得大妈者得天下”的电视收视秘笈被彻底颠覆。或许,网络成为电视强敌的全部秘密就在于:人家从来就没有把大妈视为自己的天下。

  更不幸的是,这样的判断在被让网络“人肉”得体无完肤的电视“红人”刘洪滨身上得到了印证——这样的“神医”只能通吃电视,在网上根本没戏。因为电视的观众主体是中老年人,而网络更多的是年轻人的天下。“神医”专治的高血压、心脏病、尿频便秘……这样的事在90后、00后那里还是个传说。我们真的不愿意承认电视老了,但不能否认的是,“电视的一代”已经不是“成长的烦恼”,而是老化的信号。

  于是,对电视的生存与发展而言,谁能把孩子重新拉回到电视机前,将功德无量。

  来自《王者荣耀》的行业关切,还有一个行业的自律和自净问题。“解铃还须系铃人”。《王者荣耀》的出品方推出健康游戏防沉迷系统,也就是“三板斧”——限制12岁以下玩家每天只玩1小时;绑定硬件设备一键禁玩;强化实名制认证系统。尽管这“三板斧”能否“解毒”还有待时间检验,但这一“自宫”流量、自断财路的举措还是赢得了包括主流媒体在内的广泛肯定,被视为大公司、大平台应有的担当。

  互联网企业自律的“限玩令”让人想起这些年来电视界的各种限令,对于行业来说,电视的“限”更多地靠他律甚至是法律。一个行业的自律尺度,在相当程度上反映出这个行业的自净能力。生活的常识也告诉我们,一个敢于自嘲的人,可能是内心比较强大的人。传统媒体需要反思的恰恰是:今天我们的自净能力和自律承受力到底有多大?

  写这篇短文的时候,这样一条消息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在全国广播电视传媒机构管理工作会议上强调:所有制作机构都要对自己创作生产的作品负责,绝不能搞过度娱乐化和“三俗”,绝不能创作生产和传播“文化雾霾”“文化地沟油”“文化三聚氰胺”。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网络巨头不该赚没有价值观的钱,党和人民的喉舌更是如此。

青年记者2017年8月上 作者:时统宇

电竞 王者荣耀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