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半百说冷傲,世间哪有真逍遥!巩晓彬本命年回首

齐鲁壹点    01-01 14:44

原标题:人生半百说冷傲,世间哪有真逍遥!巩晓彬本命年回首

“我们都是年近半百的人了,真是见一面少一面。”见到记者,巩晓彬开起了玩笑。

记者与巩晓彬同龄。这几天大家都在刷18岁,而在1987年,18岁的巩晓彬就已经进入山东男篮,如今正是30年,鸡年岁末,两个本命年男人回首往事,畅谈30年职业生涯,巩晓彬多了一些平淡,生出许多感慨。

人生半百说冷傲,世间哪有真逍遥!巩晓彬本命年回首

我不是大师,

我只是有太多的感悟

巩晓彬有很多外号,比如“逍遥王”“钦差大臣”,自从他当了教练,又有一个外号叫“巩大师”。

正如“逍遥王”和“钦差大臣”的名号都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褒义词一样,“巩大师”这个名号最初流传出来,也是褒贬不一,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不过最近,大家的感觉是巩晓彬风格变了,与朋友们互动多了,说话随和了,在朋友圈里,也经常发表一些富有哲理的文字,不时玩点冷幽默,颇有些大师风范。

谈到这一变化,巩晓彬笑了:“是不是很励志?是不是很有正能量?我哪里是什么大师,只不过是自己的一些感悟罢了。”

的确,自从当了教练,巩晓彬所经历的困难,要超出他自己的想象。

16年的球员生涯,巩晓彬有太多的荣耀,他在球队尤其在山东队都是核心之一,他也有这个资本逍遥人生。2003年退役之后,顺理成章地成为山东队的主教练,是同龄球员中转型最快的,满以为从此又是一帆风顺。

事实是,巩晓彬退役第一年,几名老队员还能帮着撑一阵,随着纪敏尚、鞠维松、刘铁等老队友相继退役,山东队陷入了青黄不接。

退役14年,除了中间一年进修学习,巩晓彬有13年的时间在当教练,山东男篮10年,青岛男篮3年,回头一看,还真没过过几年好日子。

“当教练与当队员真的不一样。打球的时候,想着做好训练、比赛就可以了。当了教练,考虑问题就要全面一些,要管理,要训练,比赛还要看反应能力,调动球员的能量,处理各种关系,真的是很不容易。”巩晓彬说。

当年巩晓彬第一次扬名立万,是在1988年的青运会上,当时新华社一位老记者描述巩晓彬,说他的一头长发像“半张毯子”,可见他那时候就是一个时髦青年。如今,巩晓彬依然很帅,而那日渐稀疏的头发,记录着他这些年的沧桑。

这些年风风雨雨,有委屈,有误解,有反目。以前巩晓彬带队,球员们都很怕他,但今年,明显感觉巩晓彬的脾气好多了。谈及这一变化,巩晓彬似乎并未察觉:“我也没有特意改变,俗话说五十而知天命,可能是时间的原因吧。”

我不是骄傲,

我只是对自己要求高

当球员的时候,巩晓彬身体条件好,头脑清楚,技术出众,球风飘逸,再加上人长得帅,很受球迷喜爱,但正因为太优秀,总给人一种不容易接近的感觉。

刚当教练那会儿,正所谓年轻气盛,球队输了球,他就会很生气,对球员恨铁不成钢,而如果在客场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他也会放出狠话:“回主场我们一定要赢回来!”

有人说巩晓彬很骄傲,不容易沟通,实际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巩晓彬确实有点内向,但私下还是很好相处,插科打诨的事儿经常干,并不是一个高冷的人。

“每个人处事的方式都不一样,可能我对自己要求太高,总希望别人也能像我一样严格要求自己,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带动一批年轻人快速成长。”巩晓彬说。

12月20日,巩晓彬率领青岛队第三次回济南挑战山东队,在这个他奋战了二十多年的球场,迎接他的依然是热烈的掌声。

“这次完全跟以前不一样。第一次回来的时候,心情很复杂,也很激动,这一次感觉很平静。”巩晓彬说。这个赛季,青岛队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赛季之初连败,换了大外援有所起色,但接着就受伤了,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单外援作战。当青岛队最终实现逆转,巩晓彬笑了,他那张吐着舌头笑的照片广为流传,人们这才发现,微笑的巩晓彬比冷酷的巩晓彬更好看。

2006年初,我曾经与巩晓彬探讨他执教山东男篮三年的感悟,他也说出了自己的困惑:我一直想证明自己是一个优秀的球员,也会是一个优秀的教练,但我很多的想法没体现出来。比赛的时候,暂停很及时,换人也很有针对性,但效果很难体现出来,我也一直在考虑,不是我的临场指挥有问题,而是能执行教练意图的人太少了,或者根本就没有。

如今,巩晓彬执教青岛队已是第三年,那么,执教青岛跟当初执教山东有什么区别?“山东队当年遇到了很多困难,但山东队底子比较好,后备人才多,只要肯努力,总会有年轻人冒出来。相比而言,青岛队的后备力量比较薄弱,短时间内还看不到优秀的球员出现,所以说困难更大一些。”巩晓彬说。

作为青岛男篮的俱乐部总经理兼主教练,巩晓彬上任伊始就狠抓后备人才的培养,培养自己的生力军。“我们一直在努力,也在跟有关方面进行协调,在人才培养机制上寻求突破,希望这种情况很快就能转变。”巩晓彬一直希望借助他在篮球圈的影响力,让青岛篮球早日实现飞跃。

我不是逍遥,

我只是努力得不明显

“逍遥王”的名号由来已久,欣赏他的人认为他打球好看,以巧取胜;批评他的人说他行为随意,训练不刻苦。那么,在巩晓彬心中,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应该说,我这个人悟性比较好,教练教的内容很容易掌握,我也会自己琢磨一些技战术,但没有一个人可以不训练就打好球。不管在省队还是在国家队,队员们都会自己加练,只是别人只看到了我的另一面。”巩晓彬说。

的确,巩晓彬18岁进山东队,20岁进国家队,天赋固然重要,没有私底下的努力,也不会保持这么久的巅峰状态,而他所在的山东队或者国家队,都是以擅打硬仗著名。自从巩晓彬进入国家队,中国男篮就一直独步亚洲,唯一的例外是1997年亚锦赛,中国队半决赛输给韩国,失去了进入世锦赛的机会,这对连续获得世锦赛和奥运会八强的中国队来说是一件很难堪的事。转过年的亚运会,中国男篮再次碰上韩国队,巩晓彬负责盯防韩国队头号得分手金玄烨,被对方一肘打得眉骨开裂,鲜血直流,巩晓彬下场时的“王之蔑视”一直令中国球迷称道,而他在场边缝针之后继续上场,率队大胜对手,眉心的伤口至今仍在。

2003年,山东队大战如日中天的广东队,巩晓彬被杜锋击中,鼻梁骨折,血流满面,被送往医院手术,山东队在他的鼓舞下终结了对方的13连胜。这么多经典的战例,怎么还会有人说巩晓彬太逍遥?

以前的巩晓彬很在乎别人对他的评价,但是现在他似乎看淡了很多,这不,“巩大师”又在朋友圈里反复传播一段感悟: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了烟,所以,人生最好的状态,就是眼里写满了故事,脸上却看不见风霜。

世间本无逍遥,何妨从容以对。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刘瑞平)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广东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