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马刺——阿德的新角色和小卡的期待

小章讲人生    01-14 06:09

回顾nba的历史,波波维奇因其独特的人格魅力,多变的执教风格,对年轻球员的培养而倍受推崇………………好了,今天就先夸到这里,开始谈谈波波维奇时代马刺的战术板:

波波维奇的战术板?___我猜上面就写了六个字:篮板、空间、投手(当然,拿着战术板的他,还唠叨了20年的防守)

浅谈马刺——阿德的新角色和小卡的期待

这三个关键词,也可以看作是现代nba发展的趋势,自从2004年取消hand-check规则以来,对空间的利用和投手的重视,使得nba迎来外线为王的时代。

而波波维奇从双塔、GDP时代、再到团队篮球,一条清晰的主线完美贴合这个趋势。

或许可以这样讲,马刺20年的成功,就来自于波波维奇每次多走的那一小步。

1997-2003的双塔时代,在hand-check规则取消之前,nba长人控制禁区、内线腰位拿球吸引包夹,配合外线轮转,是战术三板斧。而双塔配置,则是这个时代的极致。

1997年波波维奇刮中头彩之后,马刺的双塔初具雏形,而98年邓肯完全确立核心地位以后,双塔才真正发挥出威力。

之所以以98年为界,是因为相比于更喜欢面框攻击的上将,更擅长背身技术的邓肯,拥有成为轴心的配置:背身、视野。

我们今天诟病浓眉+考神的顶级配置,为何不出成绩,阵容只是一个方面,其根源可能还在于技术特点。两人的面框打法,一定程度上浪费了双塔带来的球场空间。双塔的精髓在于:篮板控制+低位背身拉开空间,长人们过多的中距离面框,除非达到司机的水准,否则在追求空间的小球时代,恰恰堵塞了空间。(阿德和小卡的矛盾,与嫂子的站位也可以印证这一点,后面再谈)

浅谈马刺——阿德的新角色和小卡的期待

波波维奇带着自己打造的双塔在99年,拿到了马刺队史第一座总冠军奖杯,一切看上去都很美好,直到遇见了科比___你可以称他为中距离杀手,但我觉得将他看做新旧时代交替的见证者,更为贴切一些。

(中距离:nba留给外线巨星们的永久性自留地,乔丹、科比战胜一个时代的主场。篮板、空间、投手/无论是篮下很拥挤的长人时代,还是三分线很拥挤的小球时代,中距离永远是战术衔接的簙弱环节。因此,很多人贬低中距离的作用,但我依然认为:中距离进化的小卡,是我刺未来的希望)

内线长人们在80、90年代完美践行了“谁控制篮板,谁赢得胜利”预言,双塔更是为马刺带来了两座总冠军奖杯。在这个时代,乔丹是个例外,科比是另一个例外,而科比在三分线的作业,以及伴随hand-check规则的取消,nba正式向追求空间和投手参与的小球时代过渡。

浅谈马刺——阿德的新角色和小卡的期待

2003-2011的GDP时代,2003年的呆子,总决赛与篮网的六场较量中:场均24+17+5.3+5.3,单核完美夺冠,也让上将的职业生涯在atat中心的鲜花与掌声中灿然结束。至此,nba的长人时代,在最后的顶点开始滑落。

进入GDP时代的马刺,生出了另一支翅膀___马努和帕克的突破。波波维奇充分发挥了邓肯的挡拆作用,让马努和帕克借挡拆杀伤内线,牵制防守,形成外线轮转的机会。于是,拥有邓肯的低位威慑力+帕克、马努的顶级突破,马刺在05和07年两次夺得奥布莱恩杯,建立马刺王朝。

同时期的太阳和小牛与马刺一时翘楚,却只有马刺取得了成功,原因就在于马刺的这一对翅膀:低位和突破。太阳的七秒进攻,在纳什的顶级策应下极大的拉开了空间,但是一旦轮转防守可以切断持球人与投手的联系,效果将大打折扣。而小斯“面框第一”的打法局限性,使他不足以成为一个战术体系的备用方案。于是,在邓肯因足底经摸炎困扰,低位威慑力大幅下降之前,结局或许早已注定。

(两支球队的上限,取决于球星的质量和体系的稳定性,而越靠近篮筐的地方,得分相对而言,总是最容易的)

浅谈马刺——阿德的新角色和小卡的期待

2006年,邓肯的足底经摸炎开始有恶化的趋势,08之后更是饱受困扰,随之而来的是低位进攻能力的减弱。马刺开始寻求马努成为新的可能,但是由于伤病原因,以及围绕邓肯低位而构建的攻防体系开始崩塌,单纯依靠马努、帕克的突破,不足以与顶级强队争锋,马刺开始进入一段漫长的空窗期,直到2011年被黑八之后波波的又一次主动求变。

2011-2015团队篮球时期,2011年被黑八之后,选秀大会上波波维奇送出希尔,交易来了小卡,鲍文退役之后的外线防守核心被找到。与此同时,邓肯夏天减轻了体重,马刺开始提速,以分享球为标志的团队篮球时代来临。这一次,酒鬼波波又比别人早了那么一小步。

双塔时代强调低位和篮板,GDP时代马努和帕克的突破使球场空间变得开阔,而伴随着邓肯低位威慑力的弱化,投手开始得到重视。米尔斯、贝里内利、格林、尼尔开始获得机会。

如果说2011年之前,邓肯的低位和挡拆,是马努和帕克突破的基础。那么,2011年之后,团队篮球时代的传导球,战术基础就是马努和帕克的突破。传导球可以获得空位机会,但前提是持球点的突破可以威胁篮筐,迫使防守方做出阵容调整,再通过外线快速的转移球,将球交给处在空位的队友。成熟期的帕克很好的扮演了挡拆持球人的角色,邓肯和迪奥、斯普利特在高位的传切配合,马努、小卡的弱侧轮转,看起来行云流水,那么的赏心悦目。

靠着马努、帕克的突破,快速转移球形成的空位机会,米尔斯、格林们的三分,弥补了依赖了20年的邓肯的低位,马刺时隔七年再度捧杯,站上团队篮球的巅峰。GDP梦圆,一代人的青春也成了回忆,如风往事,都随他去了。

呆子来到职业生涯的最后时间,双德时代来临:无限期许,却也无限混乱。

之前开头提到的三点:篮板、空间、投手/对应的是邓肯的低位,马努和帕克的突破,格林、米尔斯的三分。但是,辉煌总有高点___呆子低位凿不动了,马努和帕克也突不动了,连格林和米尔斯也不准了。突然间,波波维奇画了二十年的战术板上,一瞬间似乎什么也不剩了。

很多人说前两个赛季波波用废了阿德,说波波坚持让米尔斯持球太过顽固,说轮休损害了战绩,说不该对福布斯抱过多的期望………………etc...

这里我想说,对于一个和时间赛跑,从一片白纸上重塑新的战术体系的68岁老头,你们低估了他所面对的困难,却也并没有给予他足够的尊重。

15年的波波,面对的是一个本该进入蹉跎岁月的马刺,争冠球队所应具备的战术体系已然崩坏,18年辉煌带来天赋贫乏的弊病开始凸显。但是,固执的老头又签了新的合同,在66岁的年纪架着马刺这辆破车,晃晃悠悠的走了,他可能是想陪弟子们走最后一程,又或者说他真的醉了。

没天赋新秀?那就培养15顺位的小卡。需要新的战术体系?那就改造阿德(真的感谢胖德来我刺,打的不好的时候轻黑)。缺投手?给福布斯机会。没空间?让米尔斯持球练。

为什么要改造阿德?___如果以普通球队的定位去要求,大可不必。想要争冠,阿德就必须要去低位。之前提到的,波波维奇画了二十年的战术板:篮板、空间、投手(邓肯的低位、马努和帕克的突破、格林和米尔斯的三分)。如今三者都没了,只能一项一项重塑了。

空间问题,欧文不来,默里还没成长起来。投手问题,格林铁了,米尔斯也歪了。能着手的也只有阿德这一点了。之所以要阿德去低位,是由于没人突破,投手又不准,只有靠阿德去低位帮球队拉开空间了,实属无奈,却也是争冠路上的必然选择。

今年休赛期阿德和波波谈心,波波说不该试图改变阿德。但实际上,阿德续约后,这赛季自己主动改变了。你们难道没发现,那个打的越来越靠里面的阿德,其实是在按着波波的想法,最终去了低位吗?

这一转变也可以打消一些人的担忧,就是小卡复出后和阿德的冲突。阿德去低位,把中距离留给小卡,战术上的冲突自然消解(前一段时间的不和谐,伤病原因居多)。加索尔也可以更多打高位策应,避免对球场空间的堵塞(选择复古流的双塔,是为了最大化阿德的低位作用,形成强点)。

为什么让米尔斯大量持球?因为上赛季已经证明了,米尔斯会是决胜时刻留在场上的一号位人选,因为他打了四年的季后赛,因为小卡的进化还不明确。

阿德去了低位,谁来担当突破手,撕裂防守,为球的外线轮转拉开空间。波波选择米尔斯和默里(后场就这些人,帕克和马努真的老了),前者着眼当下,后者为了未来。除此二人,别无他法。小白?第一年的新秀,季后赛真的不能抱太大期望。之所以说默里是为了未来,是因为现阶段他的对抗和终结能力实在太差,季后赛强度下的对抗,关键时刻估计不会出现在场上(去年西决是特例,首轮打灰熊是正常状态)。

波波信任米尔斯,是因为他只能信任米尔斯。一个兼具对抗、持球、三分的投手,除了小卡,我刺真的就只有他了。虽然坑了一场又一场,但是现在不锻炼,季后赛锻炼吗?(当然,解决办法不是没有,那就是小卡的突破分球能力、组织视野练出来,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为什么最近给了福布斯那么多的机会?因为(篮板、空间、投手)三个方面的问题,篮板问题交给阿德,空间问题交给米尔斯,可惜废掉了,只能寄希望于再次进化的小卡。于是,投手问题的解决就迫在眉睫了,福布斯获得大量的上场时间也不难理解(福布斯的防守漏洞,完全在于阵容搭配,保证得分效率与外线威慑,不会成为大的问题)。那么,又为什么不给贝尔坦斯更多的时间,因为有盖伊了。时间就那么多,先紧着一个人练吧。

目前来看,阿德这赛季在低位的状态很是不错(篮板)。小卡复出后如果突破分球,组织的视野可以再次进化(空间),西决可期。如果,格林、米尔斯恢复手感(投手)。那么,这将是阿德来到马刺后,最值得期待的一个赛季。

浅谈马刺——阿德的新角色和小卡的期待

欧文 马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