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爹:我们不一样!

奥利弗与安德烈    01-14 12:32
球爹:我们不一样!

前一阵子,球爹又放炮了,在湖人队官方禁止记者在内场边采访这位口无遮拦的父亲后,ESPN和《体育画报》的记者不远万里追到立陶宛,原本想挖一下球家俩弟弟此行卖的什么药,由于湖人近期糟糕的战绩,顺嘴问了几句,结果问出了炸弹般的效果:沃顿对这支球队失控了,他也执教不了詹姆斯和乔治这种级别的球员!

当事人沃顿的回应举重若轻:先是率队击败老鹰结束九连败,然后再被记者问到“第一节为何那么早换下球哥”时说了句“他爹那么说我,我当然要提前把他换下啦”,停顿了两秒,自己没憋住,乐了,毕竟将门之后,没那么小心眼…

球爹的言论却惹怒了以小牛(哦不对,是独行侠)队主帅卡莱尔为首的一众教练们,他们声援沃顿,炮轰球爹和爆出这条消息的ESPN记者,要求吊销记者的采访证!认为这是对职业教练的极大不尊重。

其实如果看了采访原文,这次球爹其实谨慎了许多,用了很多“我猜测”、“这只是我的观点”这类的词汇,但是放到媒体的标题里,一定会被写成“球爹:沃顿对球队更衣室失去控制”这类的,球爹肯定深谙此道啊…

在远离美国的立陶宛小镇,几句只言片语能掀起这么大的阵仗,在当今的NBA恐怕只有球爹了,而他只是一名球员的父亲,具体一点还是湖人队的一年级榜眼秀,而且无论是朗佐·鲍尔还是湖人,这个赛季其实一度都比较挣扎…

这其实是一种网红效应,和此前养伤期间的恩比德类似,怼天怼地,但大帝回来的确在球场上展现了统治力,而球爹无法自己去回应,他得靠自己的儿子们,目前来看,只有郎佐·鲍尔!

我们姑且把球爹算作伟大球员的父亲,(如果郎佐和拉梅洛未来能有一个不错的职业生涯的话),他的确和那些传统的优秀球员的父亲不太一样!

慈母严父,这是传统文化下的刻板印象。大概率上那些伟大球员的父亲分两种类型,要么是心灵导师型的(比如乔丹的父亲),要么是望子成龙的push型(这是大多数),但球爹和他们不一样,他是满嘴跑火车的炒作型,似乎在球哥短暂的NBA生涯中,看似他起到的大多是负面的舆论作用,但这些糟糕言论有时却能起到点效果!比如这次沃顿不行的言论后,湖人三连胜!

这个出道以来一直摇头尾巴晃的家长和以往那些父亲不同的是:他站到了台前!他像一位新品发布会的演讲者一样,嚣张跋扈地介绍着自己的产品!

而大多数父亲是站在幕后的,他们对于这项运动有着执念般的热爱,但自身并未有所成就,跟所有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他们不停地push,让孩子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某种程度上,孩子成了父亲的作品,穷尽毕生的心血,但出于对这项运动的热爱和运动家的精神,他们羞于展示职业生涯成就欠佳的自我,而是热衷于将孩子挂在嘴边。

网球传奇运动员安德烈·阿加西的父亲麦克·阿加西,是一位传统的push型的父亲。他以前是一名拳击手,年轻时代表伊朗打过奥运会,但囿于政治因素未能有所成就(至少他本人是这么觉得的),他喜爱网球,有着朴素的美国梦和通过下一代实现自己网球梦的执念,阿加西之前,他的哥哥和姐姐都以失败告终,当摇篮里的阿加西在倚重吊起来的小玩意儿中选择了网球拍时,麦克决定毕其功于一役,家族的梦想就看安德烈的了。

父亲和大龙(自己改造的网球发球机)是阿加西童年的噩梦,他极力控制着阿加西的职业生涯,而阿加西也无时不刻不在抗争和摆脱,在这场人生的巨大拉锯和撕扯中,最终阿加西如同父亲期望的那样,成就了一段传奇而又波折的网球生涯。

麦克·阿加西本身就是一个球痴。在某一年的印第安纳威尔斯站决赛,阿加西对皮特·桑普拉斯,皮特教练脑部肿瘤,而父亲麦克·阿加西心脏手术,两个人彼此都无心恋战,最终阿加西输了,急着去看父亲,父亲看了比赛,在窗前一直朝阿加西用手势比划,阿加西听不懂父亲的话,然后父亲用纸颤颤巍巍地写:打皮特反手。

阿加西在自传中这样总结:“爱网球还是爱我?”

或许两者都有吧。阿加西成名后父亲很少现场去观看比赛,儿子送的礼物只有在确认不太贵的情况下老麦克才会收下,当年在拉斯维加斯的荒漠里,在赌城的打工岁月里,麦克·阿加西所有的付出都在安德烈·阿加西的职业生涯中看到了收获。

巧合的是,阿加西的太太格拉芙的父亲同样如此,至于两人的孩子,杰登和杰姬,夫妇二人都决定随他们去吧,那个被外界觉得如果这两个娃以后不打网球简直就是犯罪的说法,两个网坛金满贯夫妇并不看重。

回到本文的主人公球爹,他更像是一个老顽童一般,反倒是球哥异常地冷静、理智,连队友为他出头打架都两耳不闻,这样的冰与火的对比,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故事等待挖掘。

球爹:我们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境遇。

郎佐·鲍尔的职业生涯只有半个赛季,未来的路还长,我们还有漫长的时间去观察拉瓦尔·鲍尔是一位怎样的父亲,具体怎样还未可知,反正答案不会像现在这般肤浅。

詹姆斯 老鹰 湖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