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是时候在电竞引入反兴奋剂系统了

多玩LOL    01-14 19:43

原标题:外媒:是时候在电竞引入反兴奋剂系统了

外媒:是时候在电竞引入反兴奋剂系统了

  昨日,外媒The Shotcaller发表题为《Preventing drastic measures – it’s time to implement an anti-doping structure in esports》(为了防止极端措施,现在是时候在电竞引入反兴奋剂系统了)一文。原文大意如下:

  电竞这几年一路走来,已经坐拥了全球百万的观众, 北美LCS转变成了特许经营模式并且守望先锋联盟因为它们的比赛转播权收益颇丰。时代在变化,并且变得很快。但是除了电竞已经开始证明自己能够独当一面以外,还是有很多人并不了解,并且质疑电竞的繁荣是否能够持久同时保持一如既往的职业性。如果钱和观众量不是问题的话,结构的缺失会不会是问题呢?对于那些质疑电竞是否有资格成为一项运动的人,我们做些什么才能让电竞被更认真地对待呢?

  根据一份巴西媒体Global Esporte Esports的报道来看,拳头公司巴西分部正在考虑在他们的自己的联赛CB-LOL里引入反兴奋剂测试。为了被当做是一个正规的运动,电竞需要像普通运动一样采取这样的措施吗?答案是显而易见的yes。引进反兴奋剂系统甚至都不是一个新的概念了:ESL电子竞技联盟从2015年就开始研究如果正确的实施反兴奋剂测试。在他们好多的CS:GO比赛开始之前都有反兴奋剂测试。这造成了一些争议并且甚至Richard Lewis(知名喜剧演员)之前都对此做出一番评价。

  为什么反兴奋剂测试会回归到人们关注的焦点呢?如果你错过了去年传统运动界那些最有争议性的事件的话,给你一个小提醒:俄罗斯联邦因为兴奋剂丑闻而被禁止参加冬奥会。如果你不了解这个兴奋剂丑闻所能带来的影响的话,我强烈建议你去Netflix看一部纪录片叫做“Icarus”。这部记录片不仅仅完美记录了这个丑闻的每一个细节,而且因为在很多的年度大奖盛典中都被提名为最佳纪录片,这部电影让人们更多地关注了这个话题。

  电竞在过去已经被卷入过药物滥用丑闻了。在2015年C9的CS:GO队伍被指控使用阿德拉(一种控制中枢神经的西药),最终队员Semphis正式发表声明承认服用药物。这事实上都不是第一次药物滥用丑闻。在西方电竞比赛开始以来,阿德拉的使用在很多地方,很多论坛,和很多社交媒体上成为了讨论的焦点。你只需要谷歌关键字搜索:“你喜欢的游戏”+“阿德拉”,你就能读到很多文章和论坛帖子。可悲的是,大多的都是在讨论阿德拉在各种电竞比赛中的滥用。

  无论你服用的是什么,只要影响你的生理机能,就是药物滥用。酒精,大 麻,或者是那些提高性能的药物,这些都能提高或者弱化你的生理机能。为了创造一个公平的竞技环境,每一个登上这个大舞台的人都必须禁止通过外在因素而获得优势。服用药物会被当作是用来提高竞技水平的外在因素,并且会影响到最终比赛的结果,因为服用药物的选手会获得一个巨大的优势。显而易见,通过服用外在药物来提高水平会诱惑很多选手尝试服用药物来是自己能跟的上竞技水平。所以看到C9用阿德拉来获得优势,并且可能会让其他队伍也步入后尘以此来跟上C9的水平来争夺巨额的比赛奖金并不令人惊讶。而这也是我们需要控制的重要地方。

  电竞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电竞的历史也只有大概十到二十年。没人完全知道什么行得通什么行不通。然而,我们可以从别的行业的错误中汲取教训并且防止电竞重蹈覆辙。我们只希望让电竞持续发展,保持行业生存力并且以一个良好健康的方向发展。我们需要做的只是查阅传统运动的历史,了解兴奋剂带来的效果,围绕兴奋剂兴起的行业,和兴奋剂对运动带来的负面影响就行了。我们电竞这个行业可以防止像俄罗斯被禁止参加冬奥会这样的事件再次发生。如果我们从一开始就朝正确的方向前进,那就是对我们最大的好处了。

  电竞不需要反兴奋剂来被当作是一个运动。电竞甚至都不需要被当作是一个运动。但是如果我们置之不理的话,药物滥用就会一直是一个问题。为了让电竞环境公平而又健康,每一个赛事我们都需要反兴奋剂测试来防止作弊。这么做并不是为了提高知名度或者是让更多的人知道电竞的存在,而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只需要有第一个敢于尝试的人开始,我们就会知道如果把这件事做好。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