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旅行青蛙》,这儿有个诗意解读

游研社    02-03 01:07

  作为《旅行青蛙》的忠实粉丝,对于这个游戏的走红,想说一点儿自己的看法。

  这个游戏比起之前的猫咪后院,更有一种别致的诗意。并且,这种诗意还挺符合咱们中国人传统的审美情趣。

关于《旅行青蛙》,这儿有个诗意解读

  首先,游戏制作者对小呱人格的设定是这样的:

  他自由洒脱,生来就是为了不断见识更广阔的世界。出远门时总是说去就去了,不带多余的行李,甚至不带钱。

  他见识了名古屋白壁飞檐的城郭,坐在大树上俯视山川;他看到秋田海边,灯塔如孤独的巨人,守望着千帆过尽;他路过信州善光寺,京都天桥立,一路向南看到鹿儿岛活了千年的的绳纹杉。草津别府有马的温泉热气腾腾,总让他犹豫自己能不能下去。

  没有酒店让他寄宿,就自己搭个小帐篷在森林里过夜;买不起机票,于是借着小碗漂洋过海,偶然碰见大鲶鱼,就请他捎带自己一程;辽阔的星夜下,蝴蝶与飞蛾拎着他飞过千山万水;无声的雪夜里,他与小老鼠一起躲在地洞烤火取暖。

  在家时,比起享受物质生活,他更看重inner peace。有点小淡泊和小孤傲。

  他种了满院子的花花草草,把两层楼的小木屋装扮得颇有情调。不淘气不卖萌,自己安安静静看书写字做手工。任你拼命戳他,他也懒得回头看你一眼。

  这就是为啥这家伙明明是只青蛙,我们却不把它看成宠物,反而直接认为他是“儿子”,是一个“人”。

  他有思想,有性格。穷尽蛙生,只追求漫游天下这一件事。

  明朝万历年间有个人叫徐弘祖,也喜欢干类似的事儿。这人有句名言:”大丈夫当朝碧海而暮苍梧!”读书写字,走访山水,是他一生全部的内容。

  三十多年的旅途中,他很少骑马乘船,基本以徒步跋涉的方式,走遍了中华大半个版图。他寻访的地方有山川形胜,也有危险的穷乡僻壤。天涯路远,常常露宿街头和破庙;人世纷乱,时不时还会遇到强盗打劫。一次在湘江遇到强盗险些丧命,有人劝他不如回去,并要资助他回乡的路费,但他却坚定地说:“我带着一把铁锹来,什么地方不可以埋我的尸骨呀!”

  每当旅途结束,他总要摊开纸笔,记下这一段旅行的见闻。据说原本洋洋洒洒写了两百万字,经散佚只剩六十多万,后人将这六十多万字整理成书,这部书的名字叫《徐霞客游记》。

  小呱有个好朋友叫麦麦,是只小蜗牛。

  麦麦也是很有意思的。

  他经常来找小呱玩儿,但又不进屋去见小呱。每次在门口呆一阵儿吃些点心,就兴高采烈地自己回去了。

  这匪夷所思的行为让笔者想到《世说新语》里的一则逸闻:

  王徽之住在山阴,一次夜里下大雪,他从睡梦中醒来,望着窗外一片皎然,忽然想念自己的好朋友戴逵。当时戴逵远在曹娥江上游的剡县,王即刻连夜乘小船前往。经过一夜到了戴逵家门前却又转身返回,俩人根本没碰上面儿。有人问他为何这样,王徽之说:“吾本乘兴而行,兴尽而返,何必见戴?”

  这是一种怎样的通透洒脱。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那个天天等在院子里的傻蜗牛没那么蠢了?

  笔者常觉得,游戏里出现不太符合常规的设定,往往是因为有制作者的一番用心在里面。

  《旅行青蛙》里塑造的几个小人儿,看起来傻傻的,倔倔的,细究之下却能品出几分潇洒自适的真性情来。

  近几年唯美有诗意的手游很多,却未必每一个都让人觉得如此自由,闲适,轻快。

  我们玩儿《纸境》,玩儿《双子传说》,玩儿《纪念碑谷》,剧情一个比一个震撼,游戏里描绘的旅途一个比一个好看。可是这几个主人公踏上旅程的原因却各有各的苦楚:丧亲之痛,赎罪之重......再绮丽的风景,也蒙上一层阴影。

  而小呱踏上旅途,真的就只是为了踏上旅途。

  一生的目的如此纯粹,真是让人感到羡慕。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