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年轻人都玩疯的“旅行青蛙”,为何在日本反应平平?

日本浪荡    02-03 12:12

毫无预兆,一时间,大江南北,满屏的青蛙。这蛙本来说的是,“KeroKero、裤袜裤袜”。到了中国蛙妈耳朵里,就变成了“呱呱呱”。这世间,所有当面听到的话,未必就是原话。挺有意思、清新轻快的一款轻游戏。引发大热背后的东西或者更有意思。

中国年轻人都玩疯的“旅行青蛙”,为何在日本反应平平?

1旅行与青蛙,出门和回家

现在谁都熟悉的旅行青蛙,日文原名《旅かえる》,写成假名是たびかえる,读出来是tabikaeru。旅者,出门远行也。かえる,什么意思?得看你怎么读。

所以,游戏名字全部用汉字表达,可以是旅蛙,可以是旅帰る。

我敢打赌,游戏原作者,是有意把原版游戏名字写成旅かえる的。这样写,无论是看,还是读,脑子里都会立马呈现出“旅行的青蛙”的意思,也会意识到“出门旅行与回家”的意思。无论是哪一种意思,都符合游戏主题内容。

妙绝了。霓虹人很喜欢巧用这种一音多义字。

其实,第一次看到旅かえる这几个字,就想起了“nihonnjin”的故事。有次打工,午饭后休息,照例是和工友坐在墙角,一起抽烟。一个日本人问我,饭后抽几根?我说“一根(一本,ibon)。”他笑笑,慢慢答道“我就知道,你不是日本人(nihonjin)。”愣了半晌,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原来,两根香烟的“两根”,日语写作“二本”,发音是nihon,和“日本”两个字的发音一模一样。

2那些景点那些礼

蛙寄回来的明信片,大部分都是日本著名景点的照片。整理一下,游戏里有从北到南的一路风景和礼物。日本东北地区的,有青森县的布满鲜绿苔藓的奥入濑(深山溪流),有秋田县的黑白相间入道埼灯塔。日本关东地区的,群马县的草津温泉,里面有卖那疙瘩窝窝头一般的温泉馒头;长野县的三佛同在、充满了传说的善光寺。关西地区的,名古屋的金鯱绿顶天守阁(名古屋城),京都海上长满了葱翠松树的天桥立和洋葱头造型桥柱顶的宇治桥,还有葫芦造型河道的兵库县的有马温泉。最南边--九州的,大分县的别府温泉,湛蓝湛蓝的是接近一百度的温泉水,篮子里装的圆圆的温泉蛋很出名;还有一看就知道年轮久远的,鹿儿岛县屋久岛上的绳文杉。

中国年轻人都玩疯的“旅行青蛙”,为何在日本反应平平?

其实,游戏中出现的,并非所有都是日本最出名的景点。不过,倒是忒有特色,温泉特多(相信作者是爱泡温泉的人),适合于小资浪荡的那类。浪到哪里算哪里,累了,停下来慢慢泡汤(温泉)。人生吧,就这样过的吧--什么一言九鼎的绝对权力,什么动辄过亿的赚钱小目标,什么公司就是家的骗人谎话,其实统统与我无关。

3中国日本哪里更爱养蛙?

话说这游戏,是日本原创,清一色的日文画面。可是,即使这样,这养蛙之风瞬间就在中国大地上散播开来,俘获芳心无数,博得母爱万千。君不见,交流育蛙宝籍火热朝天,寻蛙的提灯满街皆是……

出于好奇,就在微信问了在日本读书的两个娃--究竟日本小年轻爱不爱养蛙?二娃说,我倒是爱死了,一会儿给你问问日本朋友。再问大娃,两天没回复;估计这时候做着实验或者毕业论文呢!一点不奇怪,樱花开的时候,要去东大念医学硕士了;大年夜(冬假)还去打工,说是实验太多,平时没时间。再问问其他日本朋友,答道玩也有人玩,倒是没有中国人那么狂热……

中国年轻人都玩疯的“旅行青蛙”,为何在日本反应平平?

事实上,墙内开花墙外更香。这结果想来也对。

都说物以稀为贵,多了也就平淡无奇了吧。毕竟这个小小的岛国,却是世界一等一的动漫国度,游戏产业在这个星球上也是数一数二。自小到大,任天堂的游戏机,索尼的PLaystation,就算没玩过也看别人玩过吧。

类似这样养殖类游戏,十多年前就有。2000年前后,养虫虫的bandai公司的小小游戏机,几乎是人手一个,从日本蔓延到中国。两三年前,出品旅行青蛙的同一家公司出品的,养猫猫的《猫咪庭院》,说来大家必定也不陌生。当然,我们不否定这次的旅かえる,画风清新简洁,佛系玩法的淡淡而为,养蛙结果的不确定性,都能勾起蛙爸蛙妈的兴趣和感情。

中国年轻人都玩疯的“旅行青蛙”,为何在日本反应平平?

▲(猫咪庭院截图)

对于中国年轻一代,我猜想:蛙与娃的同音,让他们在游戏中有更加强烈的当妈感觉。

4游戏能让假妈变成真妈吗?

网说这虚拟当妈游戏,是日本政府挖空心思的杰作。皆因近年来,日本人口老龄化和负增长的严重性与日俱增。政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总得想点办法去做点什么吧。可是让人家生孩子,可不是件简单的事。于是乎,通过一款清新游戏先洗洗脑,称得上“曲线救国”的经典案例了。

问题是,这年轻一代,会上这个当吗?

玩游戏也好,看电影也罢,凡是做得好的版本,大多能让玩家影迷进入角色替代情景。从这次旅行青蛙勾起万千中国蛙爸蛙妈无尽牵挂的角度来看,这一步是做到了。但是在日本却是反应平平,没有大热。看来普及了高水平教育的日本年轻一代,相当成熟。大前研一(日本著名企业发展战略咨询顶级专家)所称的低欲望族群,日本社会传言的草食男女,并非空穴来风。其实,就算角色替代成功了,也是暂时的情感发动。我们曾有无数次这样的经验:看电影、玩游戏时心情澎湃,再面临家里柴米油盐,又再次回归到冷冰现实。

中国年轻人都玩疯的“旅行青蛙”,为何在日本反应平平?

日本政府注定要失望了--如果就靠旅行青蛙实现人口增长的话,还是切实解决好工资、物价、房价、教育费用、育儿负担等一大堆问题,才有希望。

中国年轻一代会因为当了一回假妈,就变成真妈吗?

我看也未必。越来越高的房价,无底洞般的育儿教育费用,摆在那里。梁建章最近在呼吁对育儿家庭减税、给补贴,也是从人口专家的视角看到了问题行将来临。

但愿老梁(梁建章)看错了,我大梁也猜错了。

正如文章开头所说:当面听到的话,都不是原话,听者的理解才是真正起作用的关键所在。正要推送这篇文章时,我了解到网易团队已经确认《旅行青蛙》并不是日本专门设计的“生育意向测试器”。游戏归游戏,要让假妈变成真妈,从老梁和我大梁所说的这几个方面入手,可能更为实际。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需要授权请与后台联系。】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木头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