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格里芬告别:最棒的交易,也是最烂的交易

传说古今    02-03 15:22

在活塞新成员介绍记者会上,格里芬是这么说的:“透过推特以及其他人得知这件事情,确实是种非常残酷的方式,尤其是当你在一支球队待了这么久的时间。”

身为有血有泪的人,要全然以“理性”做出每一个抉择是多么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是自己所爱的球队以及球员,“对于某些在球队中有历史地位的球星来说,他是让快船开始赢球的成员之一,这样做...非常失礼。”麦克格雷迪提起格里芬是这么讲的,但相信以他兼任球评的身份来说,McGrady 是会承认快船需要这笔交易的。

与格里芬告别:最棒的交易,也是最烂的交易

NBA 是商业联盟,一切以“最大利益”为优先,你可以解读战绩、总冠军是至上目标,同样有些球队想要省钱,如何让球团赚大钱才是最大利益。对于现在的洛杉矶快船来说,透过交易 格里芬可以获得更好的薪资弹性以及重建筹码,以理性的角度来讨论这笔交易,快船是最大赢家,29 岁年年伤病缠身的高薪球员还有必要死握在手中吗?道格·里弗斯事后接受采访提到,“我们有非常好的赛季,一年可以赢下 57 场比赛,有许多明星球员,这支球队看起来让人非常兴奋,但目标是赢下总冠军,这就是让人失望的地方。”

没有格里芬,快船根本没有机会把CP3 困在洛杉矶这么久,不会有里弗斯、雷迪克、克劳福德,甚至无法取得单季 50 胜的成绩,始终都在季后赛边缘徘徊,老板只需要继续骗骗那些付不起湖人门票的球迷入场就可以了,空接之城会成为球员刷数据过水之处。格里芬显然是这个时代的关键,他让艇迷出门至少不会被问,“你怎么支持这烂队啊?”可是现在快船需要更进一步。活塞的两枚选秀权可以兑换成年轻便宜的新秀战力,哈里斯则是新的进攻箭头,布拉德利则补上快船缺乏的后场防守,一年合约更具有薪资弹性,以球队“最大利益”来看,除非 格里芬能再有爆发性的成长,否则快船很难是交易输家,且以这些年的操盘来看,真的找不到这么会算的交易。

与格里芬告别:最棒的交易,也是最烂的交易

球迷是贪心又不理性的,希望所有人都留下,却又奢求球队能拿下总冠军,永远不能谅解球队高层的大刀。詹姆斯不久前才开火说,“当球员被交易走后,你们说是为了球队最大利益,当球员离开,则被抨击不忠诚。这就是舆论,我亲身经历过。”这番话也是冲著快船而来,舆论总是要求球员保持忠诚,举出例如科比诺维斯基能在湖人以及小牛待上 20 个赛季,要球员在球队陷入低潮、重建时一起共患难期待下一次高峰,但当球员价值下滑时,交易评语上的这一句“为了球队最大利益”会毫不留情送球员离开,这算是一种“情感勒索”吗?

总有人会说,“NBA 在商言商,谁跟你谈尊重?”这说法是对的,但用这么理性的角度看球,那应该无法成为球吧?没有感性要如何去喜欢一支球队?作为年薪五百万的高级顾问,杰里·韦斯特不能涉入太多情感,不然无法执行正确的交易抉择,得又快又狠像机器一样俐落,绝对理性才不会让球队错过摆脱负面资产、重新转型的机会。韦斯特并不神,只是有胆操盘其他总管无法想像交易。

杰里·韦斯特刚上任时曾说,“受欢迎的选择不总是正确,正确的选择又不总是能够得人心。”暗指当时的快船可能拆伙,而后经手 CP3 的交易案并且拆散原班人马。雷迪克深深明白商场的残酷,“我们运动员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并且获得丰厚的报酬,但最终我们只是一种资产,这之间有一点不人性的元素存在,就像他们不久前才和 格里芬续约,现在七个月后就送走他,这是冷血、残忍的。”

与格里芬告别:最棒的交易,也是最烂的交易

感性地来回想保罗的交易案,其实我并没有像 格里芬离开时这么难过,对 CP3 有的是愧疚,纵使他的严厉与要求不见得完美适合当下的快船,但当一名球员屡次缴出超水准的演出,我们还能要求 CP3 更多吗?离开或许才是种解脱。让我耿耿于怀的是,如果欣然接受韦斯特这是笔神交易,那过去将希望押在 格里芬身上的我们难不成都是傻子?一群迷失理智、一昧信仰的球迷吗?纵使对 格里芬有诸多不满,交易他的这天,始终没有想到来得这么没有预警,更别提前阵子的战绩才刚让人重新燃起希望。

送走格里芬或许会成为迈向下一个盛世的起点,成为被歌颂的伟大交易。快船需要重新开始,这不是新鲜事,与 格里芬告别是可预期的选项之一,理智上韦斯特可能做出这五年最棒的交易操盘,情感上这却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因此对我来说,这既是最棒的交易,也是最烂的交易。

詹姆斯 保罗 快船 湖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