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队医”性侵案震惊体坛 美国体操协会管理层集体辞职

新民网    02-03 15:55
“恶魔队医”性侵案震惊体坛 美国体操协会管理层集体辞职

图说:“恶魔队医”纳萨尔(东方IC图)

  有关美国体操队前队医拉里·纳萨尔因多年来利用职务之便对女队员实施性侵的事件正在如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在北京时间2月1日于夏洛特的进行的宣判听证会后,美国体操协会的管理层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集体辞职。虽然主犯已被判处最高可达175年的刑期,但这件震动世界体坛的丑闻所留下的,必定是无尽的伤痛和无数的思考。

  过度信任导致悲剧发生

  翻开纳萨尔的履历不难发现,如今被千夫所指的“恶魔”其实在运动医学这一专业领域有着很高的造诣。1986年,美国体操协会就开始和当时年仅24岁的骨科医生进行合作,10年之后,纳萨尔凭借出色的技术和先进的治疗理念成为了美国队的首席队医,此后的日子里,他先后跟随队伍征战悉尼、雅典、北京和伦敦四届奥运会,是美国体操走向辉煌的功臣之一。

“恶魔队医”性侵案震惊体坛 美国体操协会管理层集体辞职

图说:美国体操队战绩辉煌(全体育图)

  连续的辉煌战绩让这位当时的幕后英雄在队内得到了更大的自由和权利,一位前美国体操队工作人员透露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内情,“在那个阶段,几乎没有人会对纳萨尔提出的治疗方案和手法提出质疑,所有与医疗和康复的事情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现在看来这样的方式是有问题的。”从这番表态中便不难发现,正是因为美国体操队内对专业人员的过度信任和放纵,才慢慢让像纳萨尔这样的职业素养并不十分过关的人有了可乘之机,最终酿成了如此的悲剧。

  问题频出折射监管缺失

  其实这并不是美国体操队第一次和性侵事件扯上关系。根据美国媒体所的报道,在过去20年间,至少有超过380名美国青少年体操运动员可能遭到过教练的性侵。更加让人气愤的是,尽管相关的新闻时常会见诸报端,但作为行业监管者的美国体操协会不仅对此熟视无睹,甚至还在暗中协助这些施暴的教练们掩盖罪行,这无疑让犯罪者更加的肆无忌惮。

“恶魔队医”性侵案震惊体坛 美国体操协会管理层集体辞职

图说:听证会现场(东方IC图)

  据了解,在纳萨尔性侵案的首次听证会举行前夕,美国体操协会就曾试图在私下与那些受害的女运动员进行沟通,希望能通过支付赔偿费用的方式与她们达成和解,但遭到了拒绝。“这是他们(协会)惯用的一种手段,”一位前美国体操队的内部人士爆料称,“十多年前他们就这么干过,这次他们只是在如法炮制而已。”而根据美国华盛顿一家法院公布的案件资料,在2005-2006年间,的确有几起相关诉讼以庭外和解的方式结案,而赔偿金大约为100万美元。在这样的事实面前,美国体操协会却依然辩解称“案件中所签的和解协议都是由原告本人要求的。”不过这样的理由显然有推卸责任的嫌疑。

  运动员权益需得到保障

  “一次又一次的,他一边侵犯我,一边满不在乎的讲述着他那些奥运之旅,在那一刻,我感觉天就要塌下来一样黑暗,事后也没有人来帮我……”当年仅15岁的摩根在听证会上勇敢而又无助的陈述着自己受害的经过时,现场的不少旁听者这留下了伤心的眼泪;而在本案中第一个站出来指控这位“恶魔队医”的的受害人蕾切尔·德诺兰的话则更加体一阵见血:“当我遭遇性侵之后,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我,所以我便只字未提。”

“恶魔队医”性侵案震惊体坛 美国体操协会管理层集体辞职

图说:美国体操队队员在比赛中(全体育图)

  作为竞技体育的核心群体,运动员的作用不言而喻,然而在盼望他们费力拼搏争得荣誉的同时,却并没有多少人真正为他们赛场外的生活而考虑过。“职业运动员的生活是简单而枯燥的,即便受了委屈和伤害也很少有倾诉的渠道,这显然会对他们的成长带来不利的影响。”美国心理创伤研究专家南茜担忧的表示:“类似性侵这样的事件会给心理带来巨大创伤,一旦情绪累计便很有可能会形成更糟糕的后果,监管部门需要让运动员的权益得到更大的保障。”

  值得庆幸的是,在纳萨尔性侵案曝光之后,美国美国国会已经在北京时间1月30日通过了一项全新的业余运动员保护法案。其中强制要求各业余体育组织加强对室内体育活动场所、业余运动组织机构以及教练的监督,并及时向执法部门报告是否存在性侵及其他伤害行为。法案还特别规定:除紧急情况外,运动队中未成年人与成年人的独处时间需要受到限制。(新民晚报见习记者 陆玮鑫)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