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生结弦从索契冬奥到平昌冬奥的四年 由新锐成长为传奇

庆丰棋圣木可三吉    02-03 17:35
羽生结弦从索契冬奥到平昌冬奥的四年 由新锐成长为传奇

日本花样滑冰传奇人物——羽生结弦

2013年的时候,日本有一位叫羽生结弦的花样滑冰选手正处于上升势头,尽管当时陈伟群的优势地位似乎仍难以撼动,而且羽生体力不太好,自由滑经常摔,我还是在索契冬奥会前写了一篇介绍羽生的文章,在当时算是烧冷灶了。不过,由于羽生看上去颇有观众缘,至少比赛的照片挺不错的,我就在文章里边贴图边吹,再加上一点早期的“结弦吹”文里还不那么常见的技术介绍,虽谈不上有多大的感染力和影响力,却也“说服”了一些支持者。

那时候羽生有个个人网站,里面有不少照片,我从里面找了一些比赛照作写文的资料。后来他索契夺冠后,成为日本那一届的独金苗,声望大涨,他的个人网站好像因此吸引了大量访问者,于是关闭了一小段时间,似乎是改版升级了。(再后来的情况我就不太清楚了,也没怎么浏览过,那个网站是不是他自己的人在管理呢?)

说实在的,羽生在索契能够夺冠,作为一个早期的“结弦吹”,我有点意外。本来觉得能拿个第二就满意。但看了短节目之后,我就认为夺冠不是梦,看表现,气势一下子起来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羽生结弦从索契冬奥到平昌冬奥的四年 由新锐成长为传奇

羽生结弦索契冬奥会夺冠

羽生索契一战成名之后,立刻引来了彼时花样滑冰粉丝圈子(也没多大)中崇古薄今派和“太水了”派(这一派特别有意思,“水”这个词万能啊,对谁都可以用,只要“我不喜欢”,宛如批评唱歌的人“没有走心”,“我没有被感动到”,这是一个唯心的判断,尽管它表面上是唯物的)的不满,纷纷表示巴拉巴拉芭芭拉。身为当时还不怎么主流的“结弦吹”,我也属首当其冲之列。

本来我是那种“你骂我支持的人可以,但不能骂我(写的文)”的人,他们讽刺不讽刺羽生,跟我没多大关系,我也不想参战。大过年的(索契冬奥会是在2014年过年前后),谁闲得没事耐烦去跟她们争来争去的,羽生的奖金和全日空的代言费(后签)又不给我一毛钱。无奈树欲静而风不止。

既然都吹过了,便索性吹个更大的吧。我就写了个羽生也必将成为花样滑冰领域的传奇,以前的那些个纪录啊、神奇故事啊,都要被他打破的。等等,这也是话赶话了,我并没什么把握,更没什么根据,这话说得有点神棍。

之后的发展恰好按照“神棍”的“预测”进行了。我这个神棍没被憋住话头,纯属运气好。

羽生结弦从索契冬奥到平昌冬奥的四年 由新锐成长为传奇

羽生结弦性格坚韧,训练刻苦

羽生性格坚韧,比较执拗,成名之后毫不懈怠,总想着在四周跳上玩更狠的,受伤后仍拼命坚持。根据花样滑冰这项运动的经验规律,这么拼是容易受伤的,积累伤病,进而影响运动寿命。作为一个观众,我不太认同这种拼法,觉得得不偿失,尽管日本媒体和一些羽生的支持者把这当成令人感佩的美谈,——我认同其精神,不认同其做法。“弦”绷得太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问题。

还有贝尔曼旋转,羽生身体的柔韧性非常好,但年纪逐渐增大,这个动作做多了,腰容易出问题。

我的观点没有得到什么支持的声音。只是羽生逐渐增多的伤病状况被报道出来,以及时好时坏的发挥似乎多少印证了我的部分观点。平昌冬奥会前,羽生的状态马马虎虎,现在伤病还没完全好。按照正常的预估,平昌的编排只好偏保守,先确保能完成下来,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冒险。

羽生结弦从索契冬奥到平昌冬奥的四年 由新锐成长为传奇

羽生结弦与他的教练

兴趣和爱是最强大的动力。我虽然是个早期的“结弦吹”,但一来当时是话赶话,二来不太喜欢站队,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不算特别执着。所以平时也只看看比赛或相关报道,对详情不甚了了。

可是当初有几位看过我写的文章入圈的同学,被点燃了兴趣和爱,原本不怎么懂、就看个热闹,这四年一直追踪学习,不但对花样滑冰的相关知识和规则熟到信手拈来,连羽生参加过什么综艺节目、采访如何如何、训练去机场有何八卦、吃什么东西了,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现在我要了解一些信息,就去请教她们,她们不需要翻找,随后就说得出来,非常厉害啦。比我了解得不知道详细多少倍!

羽生结弦从索契冬奥到平昌冬奥的四年 由新锐成长为传奇

羽生结弦是日本体育界的红人

也有尴尬的演变。四年里,从索契到平昌,羽生在这个项目中的地位从新人变成了传奇,羽生的部分支持者的立场也从被崇古薄今派和“太水了”派鄙视而反击,变成了现在站在崇古薄今派和“太水了”派立场上鄙视后起之秀,——不是所有的都这样,但有一部分是这样。

圈子大了,气氛也不同了,有人不改初心,有人敌忾之情炽烈。像我这种一直游离于圈子之外的人感受不深,只是偶尔也遇到过被指为“黑粉”的情况,略感奇特。轮回哦!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