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将悉数无缘进决赛 中国短道队在意外中寻找答案

文汇报    02-11 09:06
三将悉数无缘进决赛 中国短道队在意外中寻找答案

在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预赛中,中国选手韩天宇 (右二) 被对手撞倒,因对手犯规而惊险晋级半决赛。

如果观众尖叫的分贝也有统计,今夜的江陵冰上运动场恐怕得载入史册。倒非比赛中的超越有多精彩,只因碰撞导致的意外太过频繁。每一次摔落,就换来看台一阵哗然,串在一起,几乎就汇成这场短道速滑男子1500米对决的全部。从三人勉强挤进半决赛,到最终同时无缘A组决赛,这一夜,中国短道的种种遭遇都能从贯穿全场的意外中找到答案。

预赛第二组,韩天宇与加拿大选手哈姆林交替领先的局面一度看似不可打破,直到意大利人考弗托拉过弯时一脚踩到了前者的冰刀,无可争议的犯规就这样将韩天宇甩向场边,也将他“判进”半决赛;第六组出发的许宏志几乎复刻了这一过程,这一次,他的遭遇源自哈萨克斯坦选手珠玛戈兹耶夫失误跌落的波及;三人中唯一滑完预赛的是并不以1500米见长的武大靖,第四的排名其实不足以晋级,但身前以色列选手拜卡诺夫的犯规被罚助他实现了目标。六组预赛,五场有人重重摔落在冰面上,而中国队但凡出场总被离奇地牵涉其中。不过赛后,三位中国选手不约而同地否定了外界关于场地湿滑的猜测,“和冰面无关,只是因为对抗太激烈,速度太快”。

与看台周遭喧闹的观众一样,混合采访区内的中国记者们也几乎感叹了一整晚,唯一与比赛过程无关的那声感叹发生在半决赛分组公布的那一刻———武大靖、韩天宇、许宏志同时身处第三组,因判罚直接晋级的后两位需要从后排起步。志在冲击首金的今夜,中国队最终可能无人晋级最终决战? 至少在那时,恐怕还很少有人会闪现类似的念头。

这份笃定可以说是理性与感性交织的产物。理性的源头是韩天宇两年前在世锦赛夺得的那枚金牌,感性则更多因为大家曾感受过四年前他在索契横空出世的那份震撼。更何况,他与队友们还占据着集团作战的战术与概率优势。无人晋级的失望结局确实并未上演,但现实也并未好到哪去———最终唯有韩天宇晋级,进的还是B组决赛。在冠军已无指望的情况下,夺牌的奇迹从理论上而言并非全无可能,但考虑到需要A组的九位选手中至少有七位无法完赛或被判犯规,概率也只能说是无限趋近于零。事实也的确如此,曾七次经历大手术的韩国名将林孝俊以破赛会纪录的成绩夺冠,荷兰选手克奈格特与俄罗斯奥林匹克选手叶利斯特拉托夫紧随其后,该组其余六人亦悉数完赛。

从某种角度而言,中国队今夜的征程在那场结果并不喜人的半决赛后就已戛然而止。而在这个充满变数的夜晚,唯一不令人意外的是,意外总归会来。半决赛第三组进行至中段,武大靖、许宏志先后摔倒,正如后者赛后感叹的那样,“我们只是出现了小失误,但场面实在太混乱。”然而,严格来说,这也并非中国队真正的败因。这一次,在接踵而至的碰撞发生前,三人先后领跑、互相建立起的保护网早已破裂,仅有韩天宇还勉强保持住了速度。即便对短道速滑知之甚少,也能看出中国队在半决赛前曾有过精密部署,韩天宇不愿用“成功或不成功”定性本场战术,但经历了跌宕起伏的这一夜后,面容有些疲倦的他却也坦言,“想象中的情况,与场上发生的不太一样。”

一年前在札幌的亚冬会赛场,武大靖曾将在宿敌韩国队家门口举办的平昌冬奥称作“虎口拔牙”。在被许多人盼望着冲击首金的今夜,中国队甚至没能真正见识到“太极虎”的獠牙。鉴于最主要的竞争对手占据着绝对的主场优势,中国短道队此番平昌之行本就被外界认为形势严峻,而首度亮相即遭此打击也多少令人加剧担忧。只不过,所幸男子1500米向来不是中国短道的优势项目,更重要的是,在这群失意的小伙脸上,依然能读到从容与无畏。

“没有运动员能顺风顺水。”在目睹两位队友先后发生碰撞的那一刻,韩天宇的脑海里闪现的不是场面彻底陷入混乱后的慌乱,而是“担心他们是否受伤,因为就算输了后面还有比赛”。尽管没能继续创造奇迹,但如今已非新人的韩天宇却不愿将此视作运动生涯的倒退。在他看来,一切都只是成长路上难以避免的坎坷,与四年前一无所知的自己相比,如今已经成熟了很多。“一场比赛从来不能说明什么。”这就是韩天宇以及中国短道队给出的答案。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