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快报|《视野》中国冰上芭蕾女单为何20年不振

北京晚报    02-11 17:20
平昌快报|《视野》中国冰上芭蕾女单为何20年不振

昨天,来自俄罗斯的奥林匹克冰上芭蕾名将梅德韦杰娃演绎的“惊鸿之舞”就是当今世界花样滑冰女单的顶级高度,中国唯一获得平昌冬奥会花样滑冰女单参赛资格的17岁李香凝发挥出了自己全部水平,位于团体赛女单短节目第七。曾经有过辉煌的女单居然20年来为何一直不振,这对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是一个严峻挑战。

1995年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冰上蝴蝶”陈露凭《末代皇帝》首夺世界冠军,这是中国人第一个花样滑冰世界冠军。1998年日本长野冬奥会,陈露以《梁祝》夺取女单铜牌,这是中国女子单人滑在冬奥会上的最佳战绩。韩国和日本女单也相继成功,这都证明东亚人适合花滑女单这个项目。与自己过去相比,中国冰舞水平一直在提高,而女单却一直没有崛起的任何迹象。亚洲邻国日本却像明星工厂生产线一样人才辈出,而中国在陈露之后再无“陈露”。

自从陈露在1998年长野冬奥会夺取铜牌之后,时光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中国女单始终一蹶不振。其实,这次谁代表中国花样滑冰女单出征平昌冬奥会本身就是一个客观现实的反映。全国冰迷都知道李子君是中国最漂亮最有名气的女单名将,不过李香凝的努力让中国在国际赛场获得了一张平昌冬奥会女单入券,赵子荃、李香凝和李子君将争夺唯一一个代表中国出战平昌冬奥会女单的名额。没想到李子君放弃竞争,原因也是积分差得比较多,赵子荃能力不足,只是李香凝的表现更好,没有过硬的人才,没有激烈的竞争,17岁尚显稚嫩的李香凝代表中国花滑女单参加冬奥会,这样的过程让人唏嘘不已。

就在两年前的花滑世锦赛上,中国女单最好的李子君仅列第11名,另一名选手赵子荃名列第23名。韩国金妍儿夺取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女单冠军,取得韩国人冬奥会花滑金牌零的突破。日本花滑明星更是不断涌现,荒川静香夺取2006年都灵冬奥会女单金牌,这是亚洲首枚冬奥会花滑金牌。随后,村主章枝、安藤美姬、浅田真央、本乡理华、宫原知子、村上佳菜子、本田真凛,似乎说都说不完,简直就是日本女单红粉军团,而这个军团都在世界一流行列,这一点更可怕。

曾经的中国花样滑冰领队、现任国际滑联裁判王玉民就说:“日本培养体系和我们不同,日本都是家长带着孩子主动找到教练学习花样滑冰,日本的教育体制给了家长很大的支撑,孩子根本不耽误学习。我们是一旦到了初中,孩子势必就面临人生选择。咱们女孩子学习花样滑冰的很多,都是业余俱乐部,到了一定层面并不出人才,整个教育体制没有了她们成长的空间。”

中国双人滑的成功,是因为他们有一整套成功的培养体系,从姚滨到赵宏博,他们都辉煌过,拥有非常国际化且科学的训练方法,始终处于国际一线的他们对当今世界最先进的内容了如指掌。无法忽视的是,姚滨和赵宏博都是冠军教练,而且赵宏博还是世界冠军和冬奥会冠军,没有人在他们面前不服气,家长也都愿意把孩子交给他们。

多年以来,记者也了解了队伍内部一些情况。一则随着社会的发展,独生子女吃苦程度下降,社会诱惑太多,女运动员人生选择也增多。由于女单优秀人才短缺,不管是地方体育局,还是国家体总冬季中心,都有些纵容。于是运动员还在,但不高兴就炒教练,而家长也并未形成教育孩子的合力。当然,有的运动员因身体发育没处理好,提前退出了竞争行列,但关键恰恰在于科学训练不足,刻苦程度缺乏。

比赛是训练的一面镜子,它残酷客观,不行肯定说明问题。何况,亚洲女孩身体条件完全可以取得成功。仅从竞技层面分析,中国女单并未形成有效的高水平培养体系。因此,赵宏博刚成为国家队总教练不久,他还需要时间来打磨女单,可以把双人滑成功的经验移植到女单之中。成功才是成功之母,北京将举办2022年冬奥会,希望届时女单没落的局面能有所改观。

文字 | 北京晚报特派记者袁虹衡 孔宁 李远飞

摄影 | 北京晚报特派记者刘平

实习编辑 | 孟紫薇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