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已多牵挂 何必再去养蛙

生活报    02-11 18:21
人世已多牵挂 何必再去养蛙

生活报首席评论员 静伟

2018,火了一只蛙。

一时间,朋友圈里,听取蛙声一片。这款从日本传来的养成类游戏“旅行青蛙”,据说让无数男男女女们,找到了当妈的感觉。那只不靠谱的青蛙,偶尔回趟家,或者给你寄张明信片,就会让你露出“老母亲般的微笑”。

拜托!当妈是那么好当的吗?我们哪一个人,是吃着三叶草,就能长大的?

不过,那个偶尔寄张明信片回家的青蛙,倒很像身为儿女的我们,用最简单最省事的方式,去回报父母对我们的爱与期待。虽然不能说是敷衍,但确实潦草。

“旅行青蛙”我并没有玩,不过我玩过“开心庄园”啊!也算知道这些养成类游戏的套路:偶尔惊喜,偶尔失望,时常期待,不用花费太多的精力,就能获得精神满足和心理慰藉。

说白了,就是一种偷懒的行为替代。或者说,就是我们的白日梦。

现实生活中,你伺弄一片庄园试试?你养一个孩子“玩玩”?你真的种上了庄稼、当上了爸妈,估计你就要哭爹喊妈了!

升学、求职、失业、养家糊口、工作压力、以及疾病,衰老,死亡,都是我们日常生活里的惊心动魄,所以我们的人生,更像那款经典的扫雷游戏,稍有不慎就炸了,容不得半点儿轻忽、半点儿差池。

我并不反对偶尔玩玩游戏,说实话,我自己也经常在玩。但理智告诉我,还是要把更多的精力、更多的情感,投入到真实的人生当中。我们可以在虚拟的世界里偷懒,但真实的人生却不容懈怠。

人世已多牵挂,何必再去养蛙!

你看那些忙着创业赚钱的人,那些忙着养家糊口的人,他们有心思、有精力、有时间、有意愿去玩这些虚拟游戏吗?在游戏上投入太多精力的人,往往都是因为“闲的”,而当你的时间不值钱,你的人生其实就已经贬值。

你玩了那么多年的“大富翁”,你也成不了真实生活中的大富翁。除非你是能靠游戏赚钱的人。

我们在玩这些虚拟游戏的时候,会有各种快感、成就感、满足感,但玩完之后呢?是不是有一种巨大的空虚和失落感?因为那不是我们真实的人生啊!

在那些虚拟的事物上,寄托我们真实的情感,寻求我们真正的价值,最后的结果注定是镜花水月。

美国的电玩游戏程序员、id Soft-ware 创始人之一约翰·卡马克自己都说: “游戏的剧情如同黄片的情节,有是理所当然,没有无关紧要。”

听说很多女孩子还在玩一款叫做《恋与制作人》的恋爱养成游戏,只要你是女主,就可以让四个高大帅气有才多金的男生都围着你转,把很多女生迷得五迷三道,据说这款游戏一个月的营收就达到了3200万美元。

春宵一刻值千金,到头来,还不是春梦了无痕?

游戏里你有四个老公,现实中还不是照样没人疼?

最可怕的,是这游戏还吊高了你的胃口,游戏里全都是白马王子,再看周围,全是驴一样的男子啊。

而你,明明是一只青蛙,还渴望着被王子的吻唤醒。如果真能梦想成真,估计你得先是一只烤青蛙才行。

当然了,按照《人类简史》作者赫拉利的说法,人类社会的发展和运行,本身就是一场“集体想象中的虚构故事”,比如钱这种东西,无论它是贝壳、黄金还是一张纸,只有大家共同想象它是钱,它就真的是钱了,比特币不也是基于此吗?

但是,我们所有的虚构和想象,都要投映到真实的世界才算真的有效。要想过上真正幸福的生活,你要靠你勤劳灵巧的双手啊!可你的双手,却都忙着玩游戏去了。

德国社会学家、哲学家马克思·韦伯有一句名言: “人是悬挂在自己编织的意义之网上的动物。”游戏,也是我们编织的“意义之网”,但这意义,于我们的真实人生而言,却大多是无意义的。

所以《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说:“我不打牌,打牌没意义”,他在别人打牌的时间,修了一条路,而这条路,成为许三多通向真实人生的成功之路。

“你现在混日子,小心将来日子混你!” 《士兵突击》里的这句台词,对于热衷于玩各种游戏的我们,确是一个必要的提醒。

玩扑克,王炸带四个二,你牛!可现实生活中,你挥舞着俩王四个二就想天下无敌? 那你是真二。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