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油菜花的花海    02-11 20:01

甚么样的人会喜欢《旅行青蛙》?一般人的直觉答案应该是那些轻度玩家,玩着手机轻松的游戏;相对于胖丁这种爱玩《魔物猎人:世界》的重度玩家而言,这两者简直身处两个世界,似乎像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点。

但这个世界似乎没有像上面直觉地这么简单。在上次那篇《评旅行青蛙的五个缺点》文章刊出后,胖丁看到了许多网友的反馈,发现原来有些轻度玩家曾经是「重度玩家」,曾很痴迷会花时间玩复杂的游戏,后来各种因素(长大了、交女友结婚了)而放弃了,只能划划手机轻松喘口气。

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但看到最多人反应的就是「很多游戏都太难了」,例如刚开始打LOL还觉得有趣,愿意花很多时间研究、想玩得更好,打到金牌后就开始被高手虐杀,自然就失去了玩游戏的乐趣,要继续劳心劳力上去被虐,还不如看看青蛙儿子流浪去更好。

这也许是许多人之所以不玩太复杂游戏的原因:挫折感太重了!在去年底外媒Kotaku甚至发了一篇文章呼应这种现象,当作者Ethan Gach正在玩着《德军总部2:新巨像》(以下简称德总2)这样的超级游戏大作时,他感觉得自己深深地被这个游戏羞辱了,到底为什么呢?

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当打开《德总2》的开始新游戏选单后,迎面而来的就是这种选择难度的画面:

「我能玩吗爸爸?」(最简单)

「不要伤害我。」

「放马过来。」(普通)

「我就是死亡的化身。」(很难)

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Ethan Gach就提到,刚开始为了正常的游戏体验,他选择了游戏推荐的正常难度"放马过来",结果无论玩到哪里,都是被躲在角落的纳粹小兵开枪暗杀,因此Ethan Gach差点气到把PS4整台往楼下扔,但他秉持着还没完全体验过这个游戏一遍的想法,因此他就放下了那个无谓的自尊心,重新选择了「我能玩吗爸爸?」,结果这却让他得到无比的满足感,他感觉自己就像无人能敌的杀人机器一样,瞬间那股游戏的挫败一扫而空,这才是在玩游戏!

但看着一开始的难度选单画面他就为此痛批,这个咬奶嘴的形象,就好像是在跟玩家说,「你是个废物所以你才能选这个难度」,光这一点就让玩家感受到很不好的游戏体验,最后导致很自卑。

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虽然也有其他的网友早就澄清,这并不是制作团队对于那些没有游戏天赋之人的嘲笑,而是在25年前的初代游戏中,这个形象就已经建立了,也就是说这只是游戏制作人遵循游戏的传统。

但如果不是游戏老玩家,怎么会知道这只是制作团队一如既往的幽默呢?制作团队当然很无辜,但玩到不符合自己难度游戏的玩家更无辜,谁玩游戏不是为了追求满足与成就感?(当然除了那些自虐厨…)像Ethan Gach还算是好的例子,相信一定有人在玩《德总2》或是其他硬派的游戏后,直接被吓到了,即使是个有天赋的电竞选手,也有可能被吓得不敢再玩类似的游戏,因为他从不知道这款游戏,或是这种游戏的乐趣在哪里。

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当越来越多游戏新手,被严肃或者困难的游戏「吓成轻度玩家」时,也不难想像为什么在这个年代里《旅行青蛙》《宝可梦GO》会爆红。

在早期红白机年代,由于技术与游戏容量限制,常常会把游戏制作的很有挑战性,光拿起游乐器手把玩着《洛克人》就觉得乐趣不断;但随着现代人越来越忙碌,不知道从甚么时候开始,许多人拿起摇杆开机后就被感到压力与阴影,多少人买着Xbox One、PS4都在家堆灰不开机,到底这几年间甚么东西变了呢?

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轻度玩家与重度玩家的分化原因,我想就跟许多弃坑的老玩家的心境一样,在游戏速食化的今日,人们已经很难静下来好好玩场游戏,甚至专心探索游戏的乐趣,更何况花时间还可能被电脑虐!只能感叹在这个时代,想要玩到体验到游戏的纯粹乐趣还要靠点运气。

时代已经不同,当游戏难度开始在排挤甚至是嘲笑新手玩家时,我想在大部分在游戏中受过挫折的人,已经不愿意再尝试类似的游戏了!

虽然想玩游戏的心都是一样的,但重度游戏迷胖丁看着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玩起手机,已经不玩游乐器与电脑游戏时,真的只能感叹,能一起玩游戏的朋友真的越来越少了...

▼但近期还是有好作品的,例如这款玛利欧奥德赛,轻玩家玩起来也没啥压力

轻度玩家为何越来越多?一大部分是「被吓出来的」

电竞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