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迪拜前方手记:冲刺手们的臭脾气

环宇体育    02-11 21:29

环迪拜自行车赛第3赛段,“曼岛飞弹”卡文迪什在阿联酋最东端的富查伊拉冲刺夺冠。这不仅是达科车队在2018赛季的第一场胜利,更是卡文迪什自2017年环法早早摔车退赛以来的首胜——甚至再向前追溯,卡文迪什的上一场胜利还是在2017赛季初的环阿布扎比。对于卡文迪什这位在2016年环法还能砍下4个赛段胜利的史上最伟大冲刺车手来说,最近的这两场胜利之间相隔得实在是太久了。

环迪拜前方手记:冲刺手们的臭脾气

卡文迪什本人和达科车队在这场胜利之后当然是激情庆祝了一番,但是随后的冠军车手新闻发布会却显得气氛沉闷。前一个赛段维维亚尼在自己29岁生日当天夺得胜利,在他来到新闻发布会时还有意大利记者为他唱起生日歌,气氛一片祥和;而这一次在卡文迪什入场时所有的记者都默不作声。

随后记者提出的几个问题和卡文迪什的回答都像是例行公事,没有寒暄,没有调侃,没有感情。事实上,在前一个赛段和胜利擦肩而过之后,卡文迪什曾表示自己的赛车空气动力学性能太差,让他在冲刺中吃了不少亏——这种公开抱怨赞助商器材的表态在自行车运动中非常少见——不少记者都希望他在这场胜利之后能就这个话题再说点什么,但是没有任何一位记者敢于向卡文迪什提出这种可能带有冒犯性的问题。

环迪拜前方手记:冲刺手们的臭脾气

卡文迪什对媒体的态度之冷漠在自行车记者圈子当中是出了名的,我也已经很多次听到过记者们对卡文迪什接受采访时的表现猛烈吐槽。我本人有过若干次采访卡文迪什的经历,虽然谈不上多么愉快,但印象也还尚可。

有英国记者告诉我说,记者的英语说得越流利,卡文迪什的态度就会越差,而他自己在采访卡文迪什时经常会被报以“愤怒的凝视”,无论他问的是什么内容。他只能安慰自己说,反正是工作挣钱,赶紧硬着头皮问完了事。另一位记者接过话茬说,她认为卡文迪什对媒体其实并没有任何恶意,他或许只是天生反感和陌生人打交道,而他那强烈的自我防御的意识在外界不断的刺激之下就会表现为令人不舒服的攻击性。

环迪拜前方手记:冲刺手们的臭脾气

在我看来,卡文迪什如此不受媒体欢迎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有些冤枉的,因为许多冲刺车手都在不同场合下展现过他们的臭脾气。就拿这次环迪拜比赛中的冲刺手们来说,基特尔曾经在双海赛因为机械故障错失争冠机会之后把自己的赛车高高举起重重砸下,那一幕被许多车迷誉为“史上最暴力砸车画面”;布阿尼热爱拳击运动,并且十分乐于在各种场合下展示自己的搏击水平,甚至在2016年环法开赛前几天在酒店和一伙醉汉斗殴导致手指骨折缺席环法;德根科尔布在2016年卡塔尔世锦赛早早失去争冠机会之后愤怒的用水壶向对手德布斯赫雷的脸上喷水。

赫鲁内维亨在本届环迪拜第3赛段连续两次坏车,赛后面对记者接连喷出四个F打头的脏话痛斥自己车队的机械师……如果将范围再扩大到整个车坛,古往今来各位冲刺车手的“黑历史”简直数不胜数。只可惜卡文迪什总是把他的臭脾气展示在媒体面前,所以才给记者们留下了尤其不佳的印象。

环迪拜前方手记:冲刺手们的臭脾气

和冲刺车手相比,公路车运动中其他类型的车手似乎显得温和许多,这实际上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毕竟,一位优秀的冲刺车手需要更强的瞬时爆发力和身体对抗能力,这种短时间高对抗的运动模式非常容易激发出车手的攻击性。

更糟糕的是,冲刺车手往往面临着“要么夺得冠军、要么什么都不是”这样的巨大压力——尤其是在赛季初,各支车队争夺首胜的重任往往需要由冲刺车手来承担,此时冲刺车手们的精神更加紧绷,也更容易出现过激的行为。此外,由于冲刺比赛的最终结果不仅仅由冲刺车手本人的发挥所决定,路面、风向、队友的领骑、对手的走线等等因素都有可能直接影响冠军的归属,因此冲刺车手很容易出现自认为状态极佳却没能夺得胜利的情况,由此产生的沮丧情绪也有可能转化为暴力倾向。

相比之下,凭借功率体重比说话的爬坡车手、获得二三四名依然值得骄傲的总成绩车手以及对个人成绩无欲无求的辅助车手自然会有更加平和的心态。

环迪拜前方手记:冲刺手们的臭脾气

当然,最后有必要指出的一点是,许多自行车运动员在赛场上表现出的性格和日常生活中的性格很可能完全不同,车迷们也不必单看一面就对某位车手做出判断。不信的话可以去看看卡文迪什和他的小女儿在一起的画面,简直不要太萌哦!

记者:李陶

赛车骑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