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挪威森林遇上平昌风 越野滑雪名将无缘三连冠

房学峰    02-11 21:39

本届冬奥会开始前,跳台滑雪场地的设计问题就引起过一番议论,主要问题是赛场的横向风太大,会影响比赛的进行。经过协调,结果是增加了一道挺高挺难看的防风墙,就像一个满身珠宝的女人围着一条草编围裙。从昨天的比赛情况看,风的影响不小,决赛开始时间因此推迟了四十几分钟。

挪威选手得不到跳台滑雪金牌不是新闻,这不是他们的绝对强项,但他们在跳台滑雪、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三个项目上都屈居银牌,这种情况就不是经常发生的了,在比赛中长时间领先的Marit Bjørgen,在最后两千米比赛中被上届获得银牌的瑞典名将Charlotte Kalla以强大的取胜意志超越、未能实现三连冠——挪威的森林遇上了平昌的风。

房学峰:挪威森林遇上平昌风 越野滑雪名将无缘三连冠

同样遗憾地未能实现三连冠的,是荷兰速滑名将Ireen Wust,她在冲刺时刻有所放松,以0.08秒的差距输给了队友Carlijn Achtereekte、使这位年轻选手第一次赢得世界冠军,荷兰选手包揽了全部奖牌,让人想起他们在索契时的恐怖表现——无愧于冬奥会上的“梦之队”。

在上届冬奥会上获得大跳台金牌的德国选手Andreas Wellinger获得了标准台金牌;在去年的冬季两项世锦赛上几乎包揽全部女子项目金牌的Laura Dahlmeier,以较大优势获得了7.5千米比赛的金牌——德国很显然会像上一次在亚洲举行冬奥会时那样,再次赢得金牌总数第一。

短道速滑的男子1500米决赛,重要的意义有三点:第一是韩国年轻一代在主场压力下夺冠,这一点值得四年后的中国选手效仿;第二点是俄罗斯选手赢得本届冬奥会第一块奖牌;第三点是欧洲选手第一次在这个项目上赢得奥运会奖牌——因为他来自荷兰,所以更能给人遐想的空间。

中国短道队的表现其实是得大于失,因为女子项目的收获足以弥补男子项目的损失,对于中国队来说,昨天比赛的结果可以接受、可以有赢得人们尊重的理由。

但日本选手的表现值得中国运动员好好学习:

石田正子在越野滑雪比赛中获得的名次不如上届(10),但成绩超过中国选手四分钟;

高木美帆在强大的荷兰选手面前没有获得奖牌(5),但她滑出了自己在平原冰场的最好成绩(获得第八名的佐藤綾乃也滑出了自己的最好成绩),两位中国选手获得的名次不佳固然令人失望,更令人失望的是她俩没有在奥运会赛场上表现出自己的最好水平;

小林陵侑(1996年出生)在跳台滑雪比赛中获得的第七名具有多重意义:第一,他是参赛的日本选手里最年轻的,比葛西纪明年轻24岁;第二,他的优异成绩弥补了胞兄小林潤志郎(1991年出生)的遗憾,年长五岁的哥哥恰好以一个名次和0.2分的差距没能进入决赛轮——可惜小林諭果(1994年出生)未能参加本届冬奥会,这兄妹三人一起获得过世界大学生运动会的金牌,肯定希望混合团体项目进入北京冬奥会。

而说到北京冬奥会的中国代表团,我觉得一句话就可以概括:

如果上述项目中国运动员在下届冬奥会上的表现,能像这届冬奥会上的日本运动员那样,则足矣。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