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体育跨国界延揽人才是必由之路 花滑成典例

房学峰    02-11 21:41

中国的体育传媒这几年经常谈论“归化”话题,中国的体育主管部门对此则讳莫如深。

“归化”是一个来自于日语的外来词汇,有唯我独尊、归附同化的意思,其内涵并不适合于表达竞技体育中的改变国籍问题。

按我对国籍法的理解,这个问题分成三种情况:第一种以日本为代表,它是单一民族的国家、不允许双重国籍,所以要求“归化”;第二种是大多数国家,属于多民族国家、允许双重国籍;第三种是包括中国在内少数国家,多民族但不允许双重国籍——因为我国不是单一民族国家,不宜使用“归化”一词。

而竞技体育中的国籍问题更加复杂,这是因为三种情况:第一,如萨马兰奇所说“国际奥委会有权对体育界秩序予以不同于政治秩序的解释”,因此存在着我们所熟知的“国家”与“地区”问题;第二,不同的国际体育组织,在运动员代表哪个国家参加国际比赛的问题上做出了不同规定;第三,任何一个国家的体育组织都有必要在本国法律和国际组织的“行规”之间找到平衡点、并且争取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本届冬奥会上,我们都注意到了韩国男子冰球的“归化”问题,更不用说夏季项目上的各种张本智和了,鉴于冰球属于我最不喜欢的体育项目,因此这里谈另一个项目的例子:花样滑冰。

索契冬奥会的时候我就撰文谈到:20对双人滑选手里有8对属于“出生地主义”或者“血统主义”意义上的“跨国组合”、24对冰舞选手中有12对属于“跨国组合”。本届冬奥会这种情况再次出现:22对双人滑中的8对、24对冰舞中的11对,属于“跨国组合”。

还有一个数据很能说明问题:上述选手中有至少六人,是在2017年入籍现在所代表的国家的,其中有四人的国籍问题是在2017年12月解决的。

所有这些选手里,有三个人我想特别说说——

第一个是法国的双人滑选手Vanessa James:她出生在加拿大、有美国永久居住权,因为父亲来自百慕大所以又有英国国籍,并且在2006年成为第一个获得全国锦标赛金牌的黑人选手,最终在法国和在双人滑项目上找到了自己的最佳角色,最高成就是去年欧锦赛铜牌。

第二个是俄罗斯的冰舞选手Tiffany Zahorski,她是在英国出生的波兰人后裔,最初在英国的青少年赛事中崭露头角,2013年获得法国国籍、代表法国参加了很多重要比赛,2016年4月成为俄罗斯公民,她和Jonathan Guerreiro的组合是俄罗斯全国锦标赛的第三名。她的搭档出生在澳大利亚,成名作是获得澳大利亚的全国锦标赛铜牌,由于获得第二名的一对选手未获得国际奥委会的参赛邀请,因此——这对拥有波兰+英国+法国+澳大利亚背景的选手获得了平昌冬奥会的参赛机会。

第三个就是中国双人滑的劲敌、德国的Aliona Savchenko和Bruno Massot:前者代表乌克兰获得过世青赛金牌并参加过2002年冬奥会,到德国之后搭档Robin Szolkowy,在十届世锦赛上获得过五块金牌、在三届奥运会上连续获得铜牌;后者生于法国,2014年之前一直代表法国参赛,代表德国之后获得了最近两年世锦赛的铜牌和银牌,2017年12月成为德国公民。

房学峰:体育跨国界延揽人才是必由之路 花滑成典例

上图为Aliona Savchenko和Bruno Masso

值得一提的是:上个月的大奖赛总决赛,这对德国组合战胜了隋文静和韩聪。因此我觉得——奥林匹克向萨维琴科表达敬意的最好办法,就是让德国+法国+乌克兰的这种跨国背景和潜在的意识形态背景,拿到双人滑的金牌……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