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仰卧撑足球    02-13 00:20

编者按

七夺南美解放者杯冠军,阿根廷独立队是迄今为止南美赛场上最成功的俱乐部。提起世界上最伟大的球队,人们每每会念到七、八十年代的那支独立队。他们将足球运动与美学结合得恰如其分,在成绩上也毫不逊色。在最风光的时段间,独立队实现了南美解放者杯的四连冠。然而,球迷们只能追忆那段黄金岁月,并感慨如今的荣光不再。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杯赛之王的传说:1984年

“艺术足球终于复兴了!”这是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上的巴西国家队主教练特莱-桑塔纳发出的感慨。拥有济科、苏格拉底、儒尼奥尔、法尔考作为“前场四重奏”,战术大师桑塔纳亲自作战指挥,虽然这支史上最华丽的巴西队并没有囊括世界冠军,但它所代表的艺术足球重新席卷南美。1982年的巴西国家队是艺术足球重生的一大收获。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早在三年前,库蒂尼奥坐镇用充满想象力的踢球方式调教弗拉明戈。这支华丽丽的球队轻松拿下南美解放者杯的冠军,并在当年日本东京举办的世俱杯上挑翻不可一世的利物浦,让靴室余辉不再。在受到欧洲功利足球压制多年后,艺术足球终于再次兴起。这一次,南美的代表人物不仅仅是巴西人济科。阿根廷人用潘帕斯草原的热情让一支曾经伟大过的俱乐部复兴。这支球队曾经是一个传说,也有一个让对手闻风丧胆的昵称:杯赛之王。十年前的1972年至1975年,这支球队夺得了南美解放者杯的四连冠。如今他们又回来了,阿根廷独立队。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1905年,独立队成立于阿根廷阿韦亚内达市。现在,随着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扩张,阿韦亚内达已经被正式划归为首都的郊区。1984年是独立队历史上的又一个高峰。同样在世俱杯上,独立队将弗拉门戈的成功如法炮制,他们同样击败了利物浦,让南美足球进入新的昌盛周期。经过一个艰苦的赛季,这是俱乐部获得的第二项洲际比赛的冠军。在这个赛季中,独立队的经历不但充满磨难而且让人感动。独立在当赛季获得了俱乐部历史上的第七座南美解放者杯的冠军。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二十年内七夺南美解放者杯,这是至今都没人能够撼动的纪录。他们的死敌博卡青年队虽然获得了更多的国内联赛冠军,也将其洲际冠军奖杯个数增加到了六个,一再想要超过“杯赛之王”独立队,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项纪录还是高高地被捧在那里。在这二十年中,独立队是南美赛事的王者,是被称颂最多却仍然不被豪门们放在眼里的一支势力。独立队在联赛和杯赛中的表现形成了矛盾,成了内战外行外战内行的典型。说起来奇怪,这支南美赛场上最强的球队从来没有被人们在细数南美众豪强时列在表单里。

“南美红魔”的第一个黄金时代:六十年代初的崛起

1958年世界杯上,阿根廷遭遇的惨案改变了一切。阿根廷社会经历了历史上社会极度动荡的一段时期。军政府无法再操控政治和舆论,贝隆的国家主义势力日渐低头,人民与整个社会受尽了折磨,国家进入了四分五裂的状态,无法回到曾经那个昂扬向上的阿根廷。自那时起,出现了两个阿根廷,冒进与保守、进攻与防守,灵活与刻板,每个人都在根据自己的思维定式继续向前走。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社会剧变之后,不少著名的职业足球俱乐部更换了名字。虽然队名变了,球员还是那些人。来自外部的创伤重新定义了足球对于这个国家的意义。不少球队看到了他们与世界的差距。拉普拉塔大学和竞技队朝着更加激烈的身体对抗发展,他们在场上的行为可以称得上臭名昭著。但单看球队成绩,这样的打法似乎是无敌的。阿甲联赛面临着内忧外患,找不到立足之本。与接下来的二十年不同,当时的南美足球的确开始向肮脏、野蛮、非体育道德的方向发展。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穿过层层历史的迷雾,我们发现这时的独立队已经用一种独特的方式默默耕耘。他们没有稀里糊涂地紧跟潮流,总被人们当做三十年代足球战术思维的回潮。独立队想要找到新的阿森尼科-埃里科,也想拥有河床队那样的“机器五重奏”。当然,你要知道,这些想法是会传染的。在成千上万的观众面前,独立队急切地等待着救世主的到来。他们的心中没有太多头绪,但始终想当时代的弄潮儿。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1963年,在经历了连续十二个赛季的颗粒无收之后,独立队终于拿到了国内联赛的冠军。国内的称王让他们有资格参加下赛季的南美解放者杯。这项南美足球的最高级俱乐部赛事创建于1960年。南美足联创办这项赛事的目的就是为了与欧洲冠军杯进行对抗。两项赛事在大西洋的两岸形成对立之势。在当赛季的关键时刻,独立队巴莱拉的进球帮助球队锁定了冠军。当时,只有联赛冠军才有资格参加解放者杯。同组参赛的还有哥伦比亚冠军百万富翁队和秘鲁冠军利马联队。在晋级了半决赛后,独立队遇到了最强劲的对手,贝利、库蒂尼奥和佩佩领衔的巴西冠军桑托斯队。桑托斯是卫冕冠军,同时也是当时世界上最受尊敬的足球俱乐部。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1964年7月15日,虽然是南美的严酷冬天,但却是联赛进行得最火热的时段。独立队远赴巴西客场挑战对手。他们凭借罗德里格斯、伯尔诺、苏亚雷斯的三粒进球以3-2战胜了夺冠最大的热门。一周后回到主场,独立队用一个2-1两回合双杀了桑托斯。8月6日,独立队迎来了决赛的第一回合比赛,他们做客蒙得维的亚,挑战决赛对手乌拉圭国民队。经过九十分钟的鏖战,双方战成0-0。又过了一周,马里奥-罗德里格斯的射门帮助球队在阿韦亚内达攻入了两场比赛的唯一进球。在巴西和乌拉圭统治南美足球数十年后,终于有一支阿根廷俱乐部能够在南美赛场上扬眉吐气。这不仅仅是独立的第一个洲际比赛冠军,还是阿根廷俱乐部的第一个南美赛事冠军。从此之后,独立队由于其红色的球衣而被称作“南美红魔”。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成功“登月”,独一无二

独立队在南美赛场上的这次胜利不但没有输掉任何一场比赛,而且为阿根廷列强增强了信心。没人敢想象,在接下来的二十年中,阿根廷豪门球队们开始垄断南美解放者杯这项赛事。这就是所谓的“阿根廷五大豪门”,它们包括河床、博卡青年、圣洛伦佐、竞技和大学生队。然而,又没有人把独立队归入豪门之中。独立队夺取解放者杯的当赛季,博卡青年成为了阿根廷国内联赛的新科冠军。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在1965年的解放者杯上,博卡青年在半决赛中遇到了卫冕冠军独立队。两回合比赛里,主队均获得了胜利。独立队率先在主场以2-0战胜博卡,而博卡回到主场以1-0战胜独立队。根据当时的规则,双方需要进行一次附加赛,获胜的一方直接晋级决赛。如果双方打平,那么独立队将凭借净胜球优势晋级。4月5日的附加赛中,双方在九十分钟的比赛中战成0-0。博卡青年不得不目送卫冕冠军独立队再次进入决赛。仅仅四天后,独立队遭遇了决赛对手乌拉圭佩纳罗尔队。同样经过两回合的主队获胜,双方同样进入了附加赛。独立队以4-1大胜对手,成功卫冕了解放者杯。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1966年,再次作为卫冕冠军前来参赛的独立队又一次在半决赛中遭遇了同胞球队。这一次,独立在半决赛中输给了河床,而晋级的河床最终在决赛里败给了佩纳罗尔。乌拉圭豪门终于冻结了独立队在南美解放者杯上的持续强势,同时终结了独立队的一个黄金时代。没有了卫冕冠军的参赛资格,在国内联赛上表现平平的独立队始终没有再获得参加解放者杯的机会。然而实际上,最好的时代还并没有到来。一个十年的结束标志着一个新十年的开始。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1969年,阿根廷独立队获得了一个全世界俱乐部都无法比拟的荣誉。美国宇航员尼尔-阿姆斯特朗乘坐阿波罗11号为人类第一次实现登月的时候,他就将一面独立队的旗帜插在了月球的土壤中。将近半个世纪过去了,月球上的这面队旗仍然紧盯着这家俱乐部的命运。或许正是这颗卫星幻化成了球队的救世主来到人间。他的名字叫做里卡多-博奇尼。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在阿根廷足球历史上,确实很少有人能够像博奇尼那样掌握自己与比赛的节奏。当他在流畅的动作过程中突然变换节奏,就好像整个人被“冰冻”了一样。即便像里克尔梅这样的古典主义大师都没法像博奇尼那样灵活地控制自己的身体。在七十年代,迭戈-马拉多纳还是一个被大家传颂的神童。直到马拉多纳在1986年站上世界之巅之前,人们都马拉多纳在中场组织时的评价都是“颇有博奇尼的影子”。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六十年代后期到七十年代,博奇尼用他魔法般的表演将独立队提上了又一个高峰。而且,博奇尼并不孤单,全队的十一人各个都身怀绝技,包括马格里奥尼、巴尔布伊纳、帕斯托里扎、弗朗斯西科-萨、帕沃尼,以及丹尼尔-贝托尼。在名帅曼努埃尔-久迪斯的领导下,球队在新的十年周期中保证了阵容的稳定,强化了球队的风格。后来,当温贝托-马斯基奥接手球队的时候,球队已经准备好迎来第二个黄金时代。能够与博奇尼时期的独立队并称伟大的或许只有迪-斯蒂法诺时期的皇家马德里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南美四连霸,难以打破的纪录

如果说独立队在六十年代创造了历史,那么他们从1971年就开始创造传奇。

1971年,独立队经过36轮比赛赢得了春季联赛的冠军。他们以1分优势力压萨斯菲尔德队在积分榜上排名第一。本赛季中,已经在球场上轻车熟路的攻击手卡洛斯-比安奇以36粒进球成为了联赛最佳射手。当年是阿根廷国内联赛的混战,河床和博卡青年两大豪门仅仅排名第六和第八。独立队本有可能在秋季联赛中也夺魁。尽管他们在分组赛中占据了第一,但在半决赛中点球大战输给了圣洛伦佐,止步决赛。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春季联赛冠军奖杯给了独立队在新赛季参加南美解放者杯的机会。这时,虽然解放者杯已经扩军,但阿根廷仍然只有两个参赛名额。于是,春季联赛冠军独立队和秋季联赛冠军罗萨里奥中央队代表阿根廷参加了1972年的解放者杯。

南美解放者杯的小组赛不但没有同国回避制度,而且赛事组织者专门将同国家的球队分在同一小组中。独立与罗萨里奥中央跟哥伦比亚两支球队圣塔菲和国民竞技队同分第一小组。独立队在小组赛中发挥出色,在主场以三个2-0完胜所有小组对手,并在客场获得了一胜两平,夺得了小组第一。在半决赛小循环中,独立队从与圣保罗和厄瓜多尔巴塞罗那队的竞争中胜出,闯入决赛。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5月17日,独立队远赴秘鲁利马大学,进行南美解放者杯决赛。经过九十分钟的鏖战,双方战成了0-0。一周后,独立队回到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在现场六万名观众的见证下,马格里奥尼的梅开二度帮助球队两球领先。直到比赛结束前十分钟,利马大学队才扳回一球,但他们仍然无力回天。时隔七年之久,独立队又一次夺得了南美解放者杯。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此前的几年中,南美足球迅速的欧化,变得既愤世嫉俗又将球对抗,完全抛弃了艺术足球的潇洒和飘逸。独立队的回归标志着南美足球的又一次复兴,给球迷们带来了新空气。他们的配合默契,打法至善至美,进攻犹如水银泻地。当然,艺术足球只能属于过去的那个时代。在两项国内赛事和一项洲际赛事的多线作战压力下,独立队的足球风格无法适应现代足球的密集对抗。相比功利足球,独立队无法保持三线作战的竞争力,他们只能进行抉择。于是,他们决定放弃国内的影响力,理想主义化地选择将所有精力放在南美解放者杯上。独立队的这种选择无愧于其“杯赛之王”的称号。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次年,独立队以卫冕冠军的身份参加了南美解放者杯。全力参加杯赛再次暴露了独立队的弱点,他们在阿根廷联赛中表现得一塌糊涂。球队中无可争议的灵魂人物博奇尼在解放者杯中用出色的表现展现出世界级举行的实力。在半决赛小循环中,独立队力压圣洛伦佐和哥伦比亚百万富翁队,闯入最终的决赛。他们在决赛中遭遇了智利豪门科洛科洛。主客场连续战平对手后,独立队于6月6日在蒙得维的亚与科洛科洛举行了附加赛。九十分钟的附加赛两队又战成了1-1平。但在加时赛里,博奇尼在关键时刻站了出来。独立队以2-1艰难战胜对手,卫冕了南美解放者杯。这也是独立队历史上第四次夺魁。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当赛季末。独立队更进一步。他们参加了世界俱乐部赛事,遭遇了欧洲众豪门球队。独立队在洲际杯中先后击败了荷兰的阿贾克斯和意大利的尤文图斯,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世界最强俱乐部。与欧冠冠军尤文图斯的比赛在罗马进行。博奇尼的进球向全世界展示了南美足球的风采。独立队排出了速度极快的4-3-3阵型,疯狂地围攻由铁血意志构建的意大利防守长城。这场矛与盾的大战最终以独立队的胜利告终,也创造了世界足球历史上的一场经典战役。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故事远远还没有结束。这支“南美红魔”在1974年卷土重来,连续第三次登顶南美洲。这一次,独立队在小循环中与乌拉圭佩纳罗尔队以及同胞飓风队分在一组。独立队在四场比赛中保持不败,顺利拿下了小组第一。独立队在决赛遭遇了巴西豪门圣保罗。第一回合,独立在客场以1-2败给了对手。关键的第二回合,回到主场的独立队获得了现场五万五千名球迷的极力支持。这时,又是博奇尼站了出来。他在第34分钟的进球帮助独立队首开纪录。下半场刚刚开始,巴尔布伊纳将比分扩大为2-0。10月19日,双方在智利圣地亚哥国家体育场迎来了附加赛。独立队凭借帕沃尼在第37分钟的进球以1-0战胜圣保罗,实现了南美解放者杯的三连冠。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1975年,已经把南美解放者杯拿到上瘾的独立队又来了。小循环中,罗萨里奥中央和巴西的克鲁塞罗队成为了手下败将。他们在决赛中遇到了巴拉圭联合队。与上一次和上上一次的剧本一模一样,双方在各自主场赢下了胜利。而在附加赛中,独立队在中立地以2-0战胜对手,第六次也是连续第四次捧起南美解放者杯。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南美解放者杯四连冠,这是独立队创造的纪录,直到目前也没有任何球队能够打破。然而,童话故事总有结束的时候,尽管拿了再多的洲际冠军,独立队始终没能在国内联赛中保持竞争力。1977年6月23日,独立队在主场以0-1败给了河床队,结束了连续第五次夺冠的征程。一年后,队中的伯托尼跟随阿根廷国家队夺得了大力神杯。但是队中的领袖人物博奇尼并没有得到梅诺蒂的赏识,在家里观看了阿根廷登顶的全过程。一夜之间,似乎将星凋零,俱乐部的命运似乎也走到了尽头。这确实是事实。

传奇的收场

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一切传奇也都会收场。

八年后,独立队最后一次举起了他们最珍视的那座奖杯,创纪录地将南美解放者杯夺冠数扩大到了七次。博奇尼并没有成为阿根廷最伟大的球星,只当起了马拉多纳众多绿叶中的一枚。但这并没有掩盖他是足球天才的事实。光荣的岁月已经远去,但他仍然是球队无可争辩的领袖。自1979年之后的四年时间里,独立队没有获得任何重要赛事的冠军。到了1983年12月,独立队终于在主场击败死敌竞技队,拿下了阿根廷冠军。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俱乐部里的年轻人如雨后春笋般成长起来,博奇尼不需要再在队中苦苦支撑了。布鲁查加、朱斯蒂、特罗塞罗、比利亚韦德、马朗格尼等一大批年轻球员再一次复兴了艺术足球,成为球队在1984年再夺南美解放者杯的中坚力量。

由于获得了秋季联赛的冠军,独立队终于有资格参加这项甚至可以以他们名字命名的洲际赛事。小组赛里,独立队与两支巴拉圭球队已经阿根廷大学生队分在了一起。六场比赛过后,独立队4胜1平1负,以净胜球优势压过巴拉圭奥林匹亚队,进入了半决赛小循环。他们在小循环中保持四场不败,在积分榜上击败乌拉圭民族和智利天主教大学队,闯入了最终的决赛。在对阵巴西格雷米奥的决赛里,布鲁查加打入了两回合180分钟内的唯一进球,让独立队再次圆梦。

号称“南美红魔”,他们的队旗曾经登上过月球

在七十年代中,独立队拿下了四次南美冠军,本有四次参加世界俱乐部赛事的机会。然而其中有一次,欧洲冠军表示对洲际杯不感兴趣,当年度的比赛被取消。但在三次参赛机会中,独立队仅拿到了一次冠军。1984年,在第七次问鼎南美之后,独立队前往东京对阵欧洲冠军利物浦队。这一次,乔-费根的球队在独立队面前显得毫无办法,佩库达尼的进球让独立队第二次登顶世界之巅。

结语

1984年的洲际杯冠军是独立队故事的最后一次回响。许多年过去了,太多球迷已经回忆不起曾经的那支“南美红魔”。阿根廷独立队在超过百年的历史中出现了三次高峰,这三次都与南美解放者杯有着紧密的关系。七十年代的“南美红魔”是世界历史上最具代表性的伟大球队之一。

来源:TheseFootballTimes

作者:Dan-Williamson

尤文图斯 罗马 意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