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罚下之后的静坐抗议与交通灯,推动了红黄牌的诞生

仰卧撑足球    02-13 00:20

编者按:比赛中,球员们在拼抢球权的时候难免会出现犯规动作。根据犯规动作的具体情况,当值的裁判员会选择普通犯规、口头警告、黄牌、红牌四种不同程度的处罚方式。但是,有没有球迷想过,红黄牌的规则是怎么诞生的呢?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施行的呢?如果你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就让我们跟着《TheseFootballTimes》上所发表的文章来一起了解一下发生在几十年前的那一段改变了足球世界的故事。

对于现如今很多看比赛的球迷来说,比赛中没有红黄牌的出示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甚至在一些足彩竞猜中,庄家也会提供相应的赔率让球迷们去竞猜看看谁会先得到一张黄牌或者红牌。不过,令人惊讶的是看起来不可或缺的红黄牌制度竟然不满“50岁”。也就是说它并不是随着现代足球的兴起而出现的,而是在现代足球的发展过程当中被人们添加进了规则当中。

被罚下之后的静坐抗议与交通灯,推动了红黄牌的诞生

(即使是翩翩公子卡卡也曾被红牌罚下过)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足球这项运动的判罚体系还不到50年。就如我们所知道的一样,一切体育比赛都必须制订规则以及相应的惩罚措施,正应了那句老话“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足球也是如此。在中世纪,足球就是一种由来自对立城镇的球员们努力将猪的膀胱传递到球场两端的标记上的运动,这种运动除了名字与后世一样之外,在其他的方面并没有什么相似的联系。根据一些传闻和民间说法,当时的足球只要不危及到对方的生命,为了得分什么都是可以做的,而且球员们会因为这样的充满血腥和暴力的运动被认为是“真正的男人”,然而对于我们来说这只是一种“粗野暴力的足球”。这样一项暴力的运动直到19世纪中期,才开始有人开始制订相应的规则。1863年,新成立的英足总决定开始实行新制订的足球规则,在协会所承办的任何比赛中都必须严格按照规定执行,这也被很多人们看作是现代足球的诞生。

至于红黄牌的规则,就要把时间线稍微往后挪一下。直到1970的世界杯,红黄牌才作为一个比较新鲜的尝试加入到了世界杯当中,也就是说在相应的规则制订了107年之后才有人提出要用这些彩色的小卡片记录一下球员们一些比较严重的犯规行为。而现代足球的发源地——英国,则在六年后也引进了红黄牌的规则。

在此之前,在比赛中,裁判必须通过他们的语言和动作来告知球员们他的意思。但是,国际赛场上就曾发生过一些沟通方面的问题,裁判们必须克服重重的语言障碍来用夸张的动作表达出他的意思,而任何目睹过迈克-迪恩这位裁判的生动的“表演艺术”的球迷都知道红黄牌对于那时候那些语言不通的情况下有多么的重要——当然现今的国际化已经使得大多数比赛都很少出现沟通的困难。不过,即使这样,用红黄牌把裁判的决定清晰地告知球员、教练和球迷们依然是十分重要的。

那么,这些彩色小卡片是如何被引进到足球比赛中的呢?和现在的VAR等先进技术一样,红黄牌当时也是作为一种为了尽量规避争议而创造出来的新事物,而直接促使这项发明诞生的则正是国际足坛上很有名的一对冤家——英格兰和阿根廷的比赛。1966年的世界杯是值得所有英格兰球迷铭记的一届世界杯,他们的国家队正是在那一届杯赛中拿到了到目前为止他们所拥有的唯一一座世界杯奖杯。但是,除了这个冠军值得被铭记以外,由这届赛事所催生的红黄牌给后世带来的影响更为巨大。当时,在世界杯的1/4决赛中,英格兰迎战的正是来自南美的阿根廷队,而这场比赛的失控场面以及红黄牌创始人肯-阿斯顿在路上思考时所遇到的红绿灯引起了足球世界里一场规模较大的变革,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足球比赛。

这场比赛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阿根廷队长安东尼奥·拉丁的被罚下场。这位球风较为粗野的5号传奇球员直到今天,仍因其好斗的品质而被博卡青年队的球迷们所铭记。

被罚下之后的静坐抗议与交通灯,推动了红黄牌的诞生

在那场较为混乱的比赛中,裁判鲁道夫-克莱特林将他罚出场外,这样的结果并不令人惊讶。但是,这次的处罚并不是因为拉丁的铲球犯规或者其他的什么犯规行为。事实上,当时的观众们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赛后裁判报告显示,拉丁是因为对裁判的判罚不满而出言不逊,所以才被罚下了。不过,这位德国籍的裁判在拉丁恶语相向以及将拉丁罚出场外时,都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西班牙语,阿根廷人的狰狞面目也成了那届世界杯留给人们的深刻印象之一。

当拉丁被告知克莱特林将他罚下之后,他拒绝离开球场。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是世界杯1/4决赛的舞台,毕竟对手是英格兰队,这位阿根廷人的队长显然不愿意接受他的命运,但最终他在肯-阿斯顿和警察的要求下极不情愿地离开了球场。不过即使离开了,这位阿根廷的队长并不愿老实地离开。拉丁沉默地坐在了专为女王准备的红地毯上表示抗议,而且在拉丁被拖走的时候,他将英国国旗揉烂了作为自己最后的抗议。

这(拉丁被罚下场)在当时成为了头条新闻,但事实上这也是红黄牌机制产生的推动因素。拉丁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他被罚下了,但之前裁判也确实警告过他了——或许他本人对此印象并不深刻,但这确实是事实。

被罚下之后的静坐抗议与交通灯,推动了红黄牌的诞生

(查尔顿兄弟)

相比之下,另一场比赛的争议直到30多年后才得以解决。当时,查尔顿兄弟俩都在为英格兰队效力,杰克-查尔顿曾在某场比赛里卷入了一次门线附近的判罚,而鲍比-查尔顿则在随后与克莱特林的谈话中为杰克进行了辩解,而且似乎裁判也没有向他们俩有任何警告的意思。到了第二天,两兄弟从报纸上得知了自己被裁判进行了口头上的警告,当时的英格兰主教练阿尔夫-拉姆塞还因此特意与国际足联联系以寻求解释与澄清。

不过拉姆塞并没有得到国际足联的正式回复,直到1997年这件事仍在博比-查尔顿的脑海中萦绕。博比-查尔顿职业生涯只收到过一张的黄牌,而给他黄牌的那个裁判已经为他的失误而对查尔顿进行了道歉。但是,除去这张已经道过歉的黄牌,他不希望自己因为这种不一定存在的口头警告而“蒙受冤屈”。事情随后有了转机,当英格兰在1998年再次对阵阿根廷队的时候,国际足联在查尔顿的要求下利用这次机会检查了当年世界杯的裁判记录,在裁判报告中发现他们兄弟俩当时确实受到了克莱特林的警告。

现在让我们重新回到1966年的那场比赛中,肯-阿斯顿在试图说服拉丁离开球场之前曾惊恐地看着场上的那些粗野的动作,他不想看到那样的比赛重演,而且他本人就曾是一位著名的裁判,他在退休前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就是执法了1963年的足总杯决赛。在此之前的一年,他还获得了执法1962年世界杯的揭幕战的荣誉。他的出色执法给球迷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也在之后被授予了在智利对阵意大利的比赛中继续执法的资格。

被罚下之后的静坐抗议与交通灯,推动了红黄牌的诞生

(最前面的这位西装革履的就是阿斯顿)

按他自己的话说随后的这场智利对阵意大利的比赛并不是一件值得纪念的事,后来他也将自己形容成了“军事演习中的裁判员”,这场比赛后来也被称为“圣地亚戈战役”。赛前,智利有报道称,意大利的报纸一直在质疑智利女性的美貌和道德——因此双方都把这场比赛视为一场荣誉之战。在比赛中,阿斯顿通过罚下了两名意大利球员并与武装警察合作的方式,确保比赛顺利结束并取得了赛果,他也因将这种火药味十足的比赛处理得很好而受到了高度的赞扬。

阿斯顿在1962年世界杯上的出色表现也让他顺利地成为了1966年世界杯的裁判主管,而这一届的世界杯也让他下定决心改变球场上判决的混乱情况,不过在最初他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方法。直到有一天,阿斯顿走在肯辛顿路上,正在思考着怎样才能解决他的心头大事,正巧他抬头的时候看到了交通灯正好由黄灯转为红灯,这时一个点子浮现出来:黄色代表“警告,要转换信号灯了”、红牌代表“禁止通行”。这样的话,黄牌就可以代表警告一次,红牌则是代表罚出场外,这样的安排既明晰又很简便。尽管阿斯顿的执法水平高超,但是让他被世界足球历史铭记的仍是他这个造福后世的小发明。在红黄牌的帮助下,语言障碍以及警告不明确的问题都能得到解决。

虽然当时的大人物们都很抵制这项变革,但是他们也很难找到这个制度的缺点。于是,在1970年的世界杯上,国际足联同意试行这一制度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尽管英足总又拖了六年,但最终他们还是实行了这个全世界球迷都赞成的制度。红黄牌也因此变得不可或缺,但是,这并不是这个故事的结局。

被罚下之后的静坐抗议与交通灯,推动了红黄牌的诞生
被罚下之后的静坐抗议与交通灯,推动了红黄牌的诞生

(“伯纳乌王子”劳尔和拜仁传奇拉姆在其漫长的职业生涯中都未曾拿过红牌)

在红黄牌的规则施行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后,英足总认为红牌的存在使得裁判影响比赛结果的现象变得更多了,人们也会因此感受不到规则的公平性。更为严重的是,在1981年1月,英足总做出正式决定:将红牌移出比赛规则中。在国际足联的要求下,直到1987年英足总才恢复红牌的设置。这也是为什么视频录像显示,在1985年的足总杯决赛埃弗顿对阵曼联的比赛中,当凯文-莫兰被罚下的时候,裁判并不是出示红牌将其罚下的,而是写下了他的名字并示意他离开球场的。

现如今,红黄牌的制度已经实行了这么多年了。或许当阿斯顿站在红绿灯旁的时候,他不会想到他的灵机一动对于足球世界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当安东尼奥-拉丁在红毯上静坐抗议的时候,他或许也没有想到他的这一举动直接推动了一种制度的产生,虽然他的行为并不够合理,但是红黄牌的制度确实提高了球场上判决的清晰性和透明度,减少其他人被裁判驱逐出场这种情况的发生。有意思的是,足球和生活一样,都以这种奇怪和不可预测的方式被推动着前进。

来源:TheseFootballTimes

作者:James Martin

曼联 英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