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仰卧撑足球    02-13 00:45

本文原发表于仰卧撑合作媒体《足球俱乐部》杂志,新媒体首发懂球帝。

前不久,德丙联赛中出现争议球,耶拿卡尔蔡司与梅彭的比赛上,耶拿球员利用对手的善意,出其不意的完成了抢断破门。赛后,当事人受到了德国舆论的一片口诛笔伐。当利益与道德发生冲突,总会有人做出截然相反的选择,这正是足球世界里无可回避的问题。

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有人受伤怎么办?

耶拿与梅彭一战,主队有球员受伤倒地,对手很有风度的放弃比赛等待裁判吹停,此时耶拿23号球员艾斯曼却极不领情,他直接抢下皮球推射破网,将比分扳为1:2。梅彭球员瞬间“炸锅”,他们围住主裁和艾斯曼讨要说法,但由于当时比赛并未停止,因此进球有效。随后,心态大受波动的梅彭队再失一分,最终在客场痛失好局。无论外界如何批评耶拿球员,比赛的结果也无法改变,而这也并非第一次有人借球员受伤“大发横财”。

上赛季荷甲第22轮,阿贾克斯与鹿特丹斯巴达的比赛中,有球员受伤倒地,由于有利原则主裁判并未立即吹罚。此时,荷甲劲旅副队长费尔特曼开始了表演,他先是停下来做了一个双手下压的动作,示意裁判应暂停比赛,趁防守他的卡莱罗回头观察的空隙,费尔特曼突然加速冲到底线前完成了传球。虽然最终并未导致破门,但费尔特曼在球队2球领先的局面下做出如此违反体育道德的行为,还是招致了外界的广泛批评。近年来发生的最著名的一起类似事件,发生在2011-2012赛季的欧冠小组赛上。球员受伤后,主裁重新坠球开赛,顿涅茨克矿工队的威廉一脚踢还对方半场,他的巴西同胞阿德里亚诺高速出击接球后晃过门将得分,矿工队用这样一场不够光彩的胜利进军16强。

由于球员受伤衍生出的“不当得利”无疑是有违竞技精神的,虽然在规则中并未明确,却绝不是合情合理的。在类似的事件发生后,如何弥补才是衡量球队和球员体育道德的重要标准。1999年的英格兰足总杯第5轮,阿森纳主场迎来谢菲联,下半时76分钟,由于球员受伤,客队门将凯利遂将球踢出界外。随后,枪手老将帕洛尔掷出皮球,谁知初来乍到的卡努“不懂规矩”,冲出来截下足球并迅速传给奥维马斯,一时发蒙的荷兰人完成破门,阿森纳超出了比分。谢菲联全队异常愤怒,威胁罢赛,最终在主裁判的劝解下回到球场。尽管补时多达7分钟,谢菲联仍没能扳平比分。赛后,温格主动提出重赛,双方择期再踢一场,却仍以阿森纳的获胜而告终,只是这一次的结果是公平的。

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那场比赛以重赛告终

当年的联赛,比赛频次并不算高,完全有重赛的余地,今时今日,恐怕就难成行,因此在比赛中及时解决才是上策。2015-2016赛季英甲联赛的一场比赛,双方激战到终场前还是平局,唐卡斯特球员在大脚踢还足球时意外破网。不过,他们没有坐享其成,反而是在重新开球后主动让出球门,目送贝里队球员扳平比分,双方的体育精神令到场观众大为感动。无独有偶,在2013年韩国K联赛中,也发生了相似的一幕。那是在全北现代与城南一和两支老牌豪门的较量中,由于门将站位问题,韩国国脚李东国的回球直接变成了吊射,意外扳平了比分。进球后的李东国立即摇手表示并非有意为之,却没能阻止双方爆发冲突。中场开球后,全北现代立即抢下球权,并回传门将崔殷诚,后者不假思索将球踢向身后的大门。凭借这粒特殊的乌龙球,城南一和赢得了本就属于他们的胜利,而全北现代的品德同样为人称道。在2011年的亚冠联赛里,另一位韩国球员李正秀成为焦点,在他所效力的阿尔萨德与祖国球队水原三星的半决赛上,因本队利用球员受伤机会进球而引发冲突,不愿“同流合污”的李正秀要求队友“放水”一球,因此产生了争吵,随即教练换下。随后的决赛中,或许是对晋级过程耿耿于怀,或许是面对本国俱乐部心态难以平和,李正秀又在点球大战失手,不过阿尔萨德仍幸运夺冠。

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因为不当得利,李正秀与队友发生争吵

亡羊补牢,为时不晚。犯错后的补救值得称赞,但还有些人,在事前就采取了措施。2000-2001赛季的英超联赛,西汉姆与埃弗顿碰面,“铁锤帮”意大利前锋迪卡尼奥在对方门将受伤的情况下,主动放弃打空门的机会,用手将球抱住以形成死球让对手接受治疗,他的高尚情操得到了足球界的一致认可,也因此获得了2001年FIFA公平竞赛奖。众所周知,迪卡尼奥一向以脾气火爆而著称,就在此次事件的2年前,他还因不满判罚推倒主裁而被处以11场停赛。魔鬼与天使完美的融合在同一个人身上,迪卡尼奥的特殊魅力正源于此。

裁判失察又如何?

在球场上,主裁判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威,他的每一个决定都能对比赛结果产生根本性的改变。虽说误判是足球比赛的一部分,但追求极致的公平却是这项运动的真谛所在。近年来,国际足联在提高裁判执法能力方面下了不少力气,如增加底线裁判,引进门线技术,以及最近开始推广的将视频回放引入到比赛中,这一切都是为了尽可能减少误判、错判、漏判对比赛带来的影响。但是,技术再先进,也无法做到尽善尽美,当裁判犯错之后,有一些球员却做出了惊人的表现。世纪之交的那支拉齐奥,是意甲中不可小觑的争冠球队,阵中云集了大量实力派球星,其中不乏“德艺双馨者”,比如内德维德。在一场与佛罗伦萨的联赛较量中,捷克人在禁区内摔倒,当值主裁科里纳果断吹罚了点球。内德维德起身后并没有欢呼庆祝,而是走向了著名的光头裁判,向他示意对手并没有犯规动作。经过短暂沟通,科里纳与内德维德握手后收回了此前的判决。内德维德此举,不但体现出对足球运动的忠诚,同时也维护了“世界最佳裁判”的权威,更得到了球迷和对手发自内心的由衷敬佩,这样一个闪耀着人性光辉的球员,在日后捧起金球奖,成为足球世界中的传奇,真的一点也不让人感到意外。

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内德维德是足球圈的道德楷模

11年后,同样是在拉齐奥身上,又发生了相同的事。那是在2012-2013赛季,意甲第五轮,拉齐奥客场挑战那不勒斯。开场仅4分钟,“蓝鹰”就通过一次角球由德国射手克洛泽先拔头筹。不过,K神很快向裁判解释,自己的进球其实是用手打入的,理应作废。随后,那不勒斯全体球员依次上前与克洛泽握手拥抱,全场球迷起立为德国人送上热烈的掌声。赛后,拉齐奥主帅佩特科维奇也为自己的队员表示骄傲,“那是最正确的做法,在球场上就要说真话。”当场比赛以拉齐奥三球大败告终,如果K神“违心的”接受了进球,或许最终结果完全不同,但克洛泽就是这样纯粹的一个人,这也并不是他第一次“高风亮节”。早在2004-2005赛季,还效力于不莱梅的克洛泽在对阵比勒菲尔德时为球队创造了一粒点球,当时他突入禁区被绊倒,对方门将也因此吃到一张黄牌。不过,老实人终究是老实人,K神起身后向裁判解释称是门将先摸到球的,不应该吹罚犯规。于是,当值主裁将点球改判并取消了黄牌。为此,德国奥委会特意为克洛泽送上了2005年体育公平竞赛奖。克洛泽的先进事迹激励着不少“后辈”纷纷效仿,2014年的一场德甲比赛里,当时的不莱梅队长,同样司职前锋的洪特也如法炮制。与纽伦堡赛中,洪特摔倒在禁区里,在体育精神和榜样力量的感召下,洪特主动表示是自己脚下拌蒜,并非与防守球员发生碰撞,主裁听从了球员的说法。就是在那场比赛里,纽伦堡的日本球员清武弘嗣也向裁判坦诚了一次角球误判,看起来“公平竞赛精神”是会“传染”的。

有些主裁从谏如流,从比赛本身出发,尊重并信任球员,在他们的配合下才演绎出众多“临场改判”的佳话,而另一些“黑衣法官”则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如此一来,就只能当事人“亲手”解决了。1997年3月24日,利物浦与阿森纳迎来联赛关键战,红军当家射手罗比-福勒一次带球突破被对方门将西曼绊倒在禁区,主裁判当机立断吹罚点球并将英格兰一号罚下。福勒起身后不断地摇着手示意并非犯规,而裁判却有自己的看法,即便没有侵犯对手,西曼的饿虎扑食也是危险动作,因此他收回了红牌但点球依旧。无奈下,福勒亲自操刀,他踢出的点球绵软无力,直奔西曼而去。哪知英格兰国门的黄油手此时又犯,他低级的失误造成脱手,麦卡杰尔补射得分,可谓错进错出。无论如何,福勒的这一举动获得了所有人的赞扬,“上帝”在这一刻真的是无私的存在。本来,福勒的“英雄事迹”在那个网络和电视直播远未普及的时代里极可能被淹没,但多年后,当时的一篇报道被选进了我国的小学语文课本,取名叫《放弃射门》,他诚实的品质从此在中华大地广为传播,也为英超联赛培养了不少“小球迷”。

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据说福勒此举后来还进入了我国小学5年级语文课本(人教版)

事后总要说实话

当切身利益与“公序良俗”发生冲突时,从人类的本性来说,在规则允许之内的做法本就无可厚非;但从“做人”的角度看,“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事情却也丝毫不值得提倡,至少在比赛结果无法改变的情况下,也应将事情的真像原原本本的告知公众。足球历史上最引人关注的“犯规得利”当属马拉多纳的“上帝之手”,即便是老球王那样混不吝的性格,也对其行为“供认不讳”。在事件发生的19年后,老马在自己主持的“十号之夜”中承认了当年的作为,并宣称“从未后悔过用手进球”。

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上帝之手可谓足球史上最经典的“不当得利”

2010年世界杯预选赛,青黄不接的法国队一度被逼入附加赛的绝境,并与强悍的爱尔兰人激战至加时赛。关键时刻,亨利用手停球后一蹴而就,将“高卢雄鸡”送向南非。赛后,亨利在接受采访时第一时间就承认了犯规行为,“说实话,那的确是个手球。但裁判并没有表示,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他。”7个月后,南非世界杯正赛,英德大战一触即发。半场结束前,兰帕德远程发炮,皮球击中横梁弹下,根据慢镜头显示,该球完全越过了门线,但当值主裁和边裁似乎并没有看到。只见第一次参加国际大赛的诺伊尔淡定的接住了球,迅速开出,丝毫未受影响,逼真的“演技”令裁判深信不疑,“我意识到那球已经进了,但或许是我继续投入比赛的反应太快了,让裁判误以为球没有过线。通过赛后回放,我清楚那确实是英格兰的进球。这对我们来说是幸运的,对他们来说则是不幸。”倘若当时裁判认定进球有效,双方将就此回到同一起跑线,或许就不会出现英格兰倾巢而出导致大比分失利的结果。

相比较之下,荷兰球员费尔就显得“功利”多了。2013-2014赛季,诺维奇与加迪夫城的英超联赛进行到尾声,同样是球员受伤的死球,费尔却有意识的将球打入空门,两队随即发生冲突。当值主裁认定进球无效,应当重新开球,这才化解了一场风波。不过,当事人费尔在事后却感到遗憾万分,“当时主裁判已经示意比赛继续进行了,所以我的这个球就应该算进。我真的是冲着进球去的,我太想赢下这场比赛了。”足球场上有关道德与利益的矛盾永远都存在,至于下一次发生时,当事人如何抉择,谁也无法预料。

赵纯专栏:足球场上道德利益谁至上?

道德与利益的博弈,在竞技比赛中无可避免

阿森纳 利物浦 英超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