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昌有多冷?我成功躲开了开幕式,却差点被冻掉耳朵

齐鲁壹点    02-13 09:10

原标题:平昌有多冷?我成功躲开了开幕式,却差点被冻掉耳朵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特派记者刘瑞平平昌报道:

对于平昌冬奥会的冷,来之前是有所准备的,尤其是开幕式,真是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得严严实实,总算是顺利过关,所以就有所放松。

没想到,考验突然就来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差点被冻掉耳朵。

一大早,各种信息陆续传到记者的邮箱里,男子高山滑雪速降延期,男子高山滑雪超级大回转延期,女子滑板延期,女子高山滑雪超级大回转延期。

平昌有多冷?我成功躲开了开幕式,却差点被冻掉耳朵

夜色中的滑雪场,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不寒而栗。

天气预报显示,高山滑雪的赛场阿尔卑西亚滑雪场最低气温是零下13摄氏度,最高温是零下5摄氏度,更可怕的是,赛地的风速非常大,最高达到3米/秒,估计体感温度能达到零下20摄氏度。

平昌有多冷?我成功躲开了开幕式,却差点被冻掉耳朵

大屏幕上显示的气温,预示着低温还要持续几天。

久经战阵的记者还是大意了,虽然穿上了厚棉袄,但却忘了戴厚帽子,一出门就被风吹得站不住脚,急忙把棉袄上的帽子扣在头上,匆匆打了个车直奔赛场,根据经验,扣上棉帽子应该没问题。

但事实证明,还是低估了风的威力,风吹得帽子到处跑,只能用手按着,但又没戴手套,手在外边停一会就冻僵了,只好两只手轮换着按住帽子,摇摇摆摆地在风中行走。

平昌有多冷?我成功躲开了开幕式,却差点被冻掉耳朵

全副武装的记者,还得靠跺脚取暖。

女子跳台滑雪,中国选手常馨月首次进入冬奥会,创造中国这个项目的历史,因此吸引了很多中国记者前来采访。站在雪地里,风呼呼地吹,脚下的雪在慢慢融化,记者们只能不停地跺着脚,活动一下,避免脚被冻僵。好在常馨月不负众望,闯入了决赛,记者们见证了历史,心里稍微安慰一下。

回到主新闻中心,情况略有好转,走下班车,看到平时和颜悦色的安保人员,在风中冻得瑟瑟发抖,全然不顾形象,才想起他们已在室外冻了好几个小时,确实也不容易。

匆匆进入主新闻中心,感到从未有过的温暖,喝一杯热茶,吃一碗泡面,总算把冻透的身子暖了过来,这时才感觉耳朵又热又痒,按一按还疼,突然明白,原来耳朵被冻伤了。在记者印象中,已经有快30年没冻耳朵了!赶紧揉一揉搓一搓,好在耳朵还在,没被冻掉真是幸运。

平昌有多冷?我成功躲开了开幕式,却差点被冻掉耳朵

媒体班车边上的取暖炉,可以给等车的人和志愿者带来一点温暖。

半夜赶回媒体村,这里的志愿者也是在寒风中不停地走来走去,抽空在旁边的暖风炉上烤烤手,为了冬奥会,大家都真是拼了。

(齐鲁晚报 齐鲁壹点 记者 刘瑞平 韩国平昌报道)

齐鲁壹点客户端版权稿件,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