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的首枚冬奥会金牌,我们用20年的时间期待“北京,北京”

这里的角度    02-13 12:55
16年前的首枚冬奥会金牌,我们用20年的时间期待“北京,北京”

2018年平昌冬奥会正在如期举行,中国健儿的拼搏之余,很多人开始在讨论和憧憬4年后的北京—张家口冬奥会上,中国队将会在自己的主场取得什么成绩?毕竟,我们届时时隔中国队取得第一枚冬奥会金牌,刚好20年。

在激烈的冬奥会赛场,在冰雪浪漫的都灵,所有人的目光在奥林匹克的感召之下,在竞技体育的拼搏中,胜利与光荣便是追逐的梦想。

16年前的首枚冬奥会金牌,我们用20年的时间期待“北京,北京”

如果说2002年大杨扬在盐湖城为中国队获得历史上的首枚冬奥会金牌是一种突破的话,那么其时隔4年后的2006年2月16日凌晨,王濛在短道速滑的女子500米比赛中斩落金牌,则是中国年轻的冰雪健儿的胜利。

冬季运动起源于北欧地区,作为一个区域性的体育运动,它为特定的气候所烘托,但也受到气候所限约。中国虽疆域辽阔,却大多处于亚热带,可在自然条件下开展冬季运动的地区只有黑龙江和吉林等东北地区;冬季运动之所以能异军突起,自成一体,并有与夏季奥运会并驾齐驱之势,又在于它既是体能的较量又是技巧的对抗,具有更丰富的体育内涵,而众所周知,中国运动员长于技巧性角逐,在体能方面却往往略逊一筹。中国体育要全面走向世界,就必须在冰雪运动中有所作为,有所建树,就不能让冬季运动因这些原因而成为自己的一页空白,因为这些障碍而让自己的目标变得残缺。

16年前的首枚冬奥会金牌,我们用20年的时间期待“北京,北京”

2002年冬奥会之后,我国的冰雪运动梯队便存在梯队的缺陷,当时,大杨扬已经31岁,而用老队员勉力支撑已处于人才使用的饱和极限,不储备创新,不进行未雨绸缪的战略性规划,中国冰雪项目就难脱成败无定的恼人梦魇,这一弊端恰恰是长期困惑中国冰雪界再创新高的历史顽疾。

突破!突破!金牌一定要突破!这个声音在经费紧张、场地匮缺的重重困难之中,成为健儿们终日单调、枯燥而艰苦训练的最动人的伴音,而像当年叶乔波那样为了实现中国冰雪人的梦想,“背着冰刀出征,坐着轮椅归来”的动人事迹,又何止十件百件。

本届冬奥会上,我们已经在期待中国健儿在金牌前的一次次冲击。其实谁都明白,自从2002年冬奥会历史性“破金”之后,平昌冬奥会的中国体育代表团,为了证明4年后的主场冬奥,至少不能在短道速滑等优势项目上颗粒无收。压力,这是沉沉地背负于中国冰雪健儿身上的责任。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