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方记者平昌观感

中国体育报    02-13 14:50
前方记者平昌观感

  前方记者平昌观感本报特派记者王静摄

前方记者平昌观感

  本报特派记者王静

前方记者平昌观感

  本报特派记者王晶

前方记者平昌观感

  本报特派记者林剑

前方记者平昌观感

  第23届冬奥会已于2月9日在韩国平昌盛大开幕,本报特派4名记者前往平昌报道采访,他们在2月5日到达韩国,22天的报道过程中他们将跟踪冬奥会全程比赛,与中国代表团运动员共同亲历冬奥盛典,为我们报道冬奥盛况。同时在这期间他们也将亲身体验韩国在冬奥会组织运行方面的各种细节,一起来看看前方记者从韩国平昌发回的随笔。

  韩国大叔保住了我的出租车

  平昌冬奥会的冰上比赛场馆和雪上比赛场地在历届冬奥会中是相距比较近的,班车也还算布线丰富,但是在具体的采访过程中,依然会有班车无法抵达的地点。只能通过打出租车解决。但是难点在于,平昌是一个人口不到5万的山中小镇,而主新闻中心所在的雪上场地集群还远离镇中心,加上周边交通管制,基本没有出租车会过来,只能由媒体中心出租车服务台电话叫车。

  到达平昌第3天,北京冬奥组委的一个采访安排在了平昌冬奥组委办公大楼,距离媒体中心6公里,当时没有赛会班车到达。媒体中心的志愿者帮我用电话叫了一辆出租车,并告知我7、8分钟以后会到,让我去门口等。我问了车号走到街上,才发现外面并没有指定停车地点,出租车很有可能走叉。于是往外走了4、500米,在交叉口等。大约7、8分钟以后,一辆出租车从我面前的路口拐进了媒体中心的出口,紧跑几步过去确认了是我叫的车号之后,背着大约5公斤重双肩背包的我使出了参加马拉松比赛冲刺的劲儿,追着出租车跑了大约500米,出租车停在大门处,眼看着一个白种男人拉开车门上了车。

  怎么回事儿!一边冲上去一边伸手示意司机别开动。司机看到我马上降下了车窗玻璃。“这是我叫的出租车。”司机不懂英语,回头看着坐在后排的人,用韩语说着什么。那个白种男人也摇下玻璃,说这是他叫的车,我说这是志愿者刚帮我用电话叫的车,车号是7050。那男人示意司机开车,但是韩国司机大叔显然没有要开车的意思,指着我说着什么,似乎是说车是这位女士要的。

  车里的男人气冲冲地推门下车,边坚持说他叫的车号是7050,边拉着我到车头,指着车牌号说,你看,就是7050。然后不再理我径直坐回车里,跟司机说开车,我赶时间。我真是气不过,不能让这辆车走,我的采访时间马上就要到了,如果再另外叫一辆车铁定迟到。

  于是我决定回媒体中心去寻求帮助。我跟司机说,别开走,等在这里。不知为什么,我明知道韩国大叔听不懂英语,但还是觉得他会等我。

  冲回出租车服务台,那个帮我叫车的韩国男孩刚放下电话。他的主管——另一位英语非常好的女孩正在往外走。正当我跟英语不好的韩国男孩交涉这辆出租车的时候,女孩回来了,跟我说,解决了,你的出租车正在等你。

  走出大门外,那辆白色的出租车就停在路边,司机大叔跟我说着什么,而那位白种男人已经不知去向。

  原来,这位司机大叔知道是媒体中心帮一位女士要的车,又跟那位男人说不明白,于是他又打电话给媒体中心说明了情况。

  刻板严谨认真的韩国大叔让我及时赶到了采访地点。

  冬奥赛场外印象

  平昌冬奥会已经打响,赛场内各项赛事如火如荼,体现着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与此同时,媒体村的住房、班车、餐饮、网络、语言等后勤服务,也直接影响着记者们在冬奥会20多天期间的工作和生活,可以说赛场外的服务是一届冬奥会是否成功的关键和保障。来平昌采访几天后,我对此感受颇深。

  印象一:人性化的媒体村

  当我入住江陵媒体村房间后的第一感觉是:素雅和简单,但仔细观察会发现房间内处处都展现着人性化的服务。正遗憾着忘记带转换插头和接线板,如果没有这两样东西,无论是笔记本电脑还是手机都将无法工作。走进房间才发现,细心的组委会已为大家准备好了转换插头和接线板。虽然东西小,却让人感觉那么贴心和温暖。

  印象二:越来越好的餐厅

  到达江陵媒体村当晚,放下行李便出去熟悉一下村里的环境,顺便看一下餐厅,因为要在这里生活22天,餐厅好坏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让我失望的是,看着很大的餐厅却只有肥牛饭和猪排饭,点了一份肥牛饭,结果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口味太甜。第二天参加组委会安排的运动员村参观时,发现那里的菜不仅种类多,品相还好,好生羡慕。在运动员村采访完,想在这里改善一下伙食,可是因证件不同,没法在这里就餐。然而两天后,在不知不觉中发现,媒体村的餐厅红火了起来,菜的种类也已不计其数,尤其是早餐非常丰富,不仅有西式早餐,还有中国的白米粥,水果种类也多,再也不用自己买水果补充维生素了。

  印象三:准时的态度

  第一次去江陵冰上中心,是去采访花样滑冰队训练。由于对场馆不熟,采访后竟然走错了出口,绕回来时已过了班车发车的时间,一路小跑希冀着班车也许会晚一点,结果过了2分钟跑到车站,看到的只是班车远去的背影,无奈只好等半个小时后的下一辆。但准时的班车也让我这么多天的采访感到安心和放心。离我们住的610号楼最近的媒体村西区的小餐厅每天早上9点结束早餐供应,有一天当我赶到餐厅吃饭时,被告知早餐已经结束,一看表9点10分,只过了短短的10分钟,但无论解释自己多着急赶着去赛场都徒劳,只能跑着去比较远的大餐厅。

  印象四:无处不在的网络

  来平昌前一直在犹豫是否要租移动网络,来到平昌才发现这里的网络几乎是无处不在,无论是新闻中心、各个赛场内、每个赛场的工作间、媒体村、房间,甚至所有来往各地的班车上都有网络,而且网速很快,让采访、写稿、联络和发稿都变得轻松而愉快。

  印象五:有待提高的英语服务水平

  在平昌工作了几天后比较深刻的印象是这里的英语水平普遍比较差,志愿者中也只有少数人会讲英语,所以沟通起来比较困难。就连电视也都是韩文,来往媒体村和赛场的班车上的大电视每天都在播放各个赛场的比赛,但即使是冬奥会这样的大赛,电视里也都是韩文,连英文字幕都没有,如果不是对这个项目很熟悉的话,看电视转播也只能是看个热闹。

  北京该向平昌学点啥?

  平昌冬奥会期间,无论是在主新闻中心还是各个场馆,都能见到不少身穿印有“北京2022”字样的人员。他们中绝大多数来自2022北京冬奥会组委会,除了41名业务骨干以“顶岗实习生”身份在平昌冬奥会各职能部门工作外,还有大量人员来到平昌现场“抓活鱼”、“取经”。

  相比于早已经验丰富的夏季大型综合性运动会的组织、承办,无论是北京、张家口,还是中国,对于冬季大型综合性运动会的各项工作还处于摸索阶段。因此本次平昌冬奥会,中国冰雪人身兼两大任务:在赛场上奋勇争先,在赛场下学习借鉴。

  学什么?这确实是个问题。

  应该学习平昌有条不紊的赛事运行,学习科技感十足的支撑系统,学习绿色办奥、节俭办奥的理念,但更重要的,是学习韩国的冰雪氛围、冰雪文化。

  2月9日平昌冬奥会开幕式现场,记者遇到了已经65岁的韩国自由摄影师李胜俊,退休之前,他一直为韩国最大的通讯社韩联社工作,拍摄对象就是冰雪项目。“我从1980年普莱西德湖开始就一直现场报道冬奥会,加上平昌已经是第11届了。这是我职业生涯的荣誉,也是韩国冰雪运动快速发展的40年。”

  的确如此,从1975年韩国国内第一座高水准滑雪场龙平滑雪场的建成并投入使用以来,包括滑雪在内的冬季项目早已成为了韩国人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本次平昌冬奥会,龙平滑雪场也是比赛场地之一,从周边酒店记者了解到,每到雪季,这里的家庭套房就人满为患。“套房”一般包括三个房间,可供一家三代人同住,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儿子、女儿同上雪场的场景也是韩国独特的景观。

  平昌冬奥会组委会主席李熙范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上世纪80年代韩国经济迎来快速发展,越来越多韩国人选择了体育休闲、冰雪休闲的方式,也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冰雪文化。如今,随着2018年平昌冬奥会的举行,希望将韩国冰雪的竞技水平和产业规模继续推高。

  诚哉斯言。相比于门槛相对较低的夏季体育项目,冰雪项目受天气、地理、配套设施等方面的限制,门槛一直较高,花费也比夏季项目更甚。我国近些年之所以迎来冰雪事业的快速发展,也与我国经济实力的稳步提升有关。但硬件可以通过各级投入快速赶超,包括文化在内的软件则需要时间的累计。

  好在中国体育人早已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无论是上世纪80年代末提出的“北冰南展”还是“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都是面向更大群体,指向更深入的文化目标。平昌冬奥会期间,中国国内也在开展形式多样的冰雪竞技、全民健身活动。其实自2015年获得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的时候,中国已经进入了“北京2022时间”。还有4年,北京冬奥会就将举办,我们期待着北京、中国可以继续为世界呈现一届精彩、非凡、卓越的奥运盛世,更期待冰雪文化的种子,在中国大地生根、发芽。

  平昌初体验冷并快乐着

  本报实习记者何青汉

  平昌冬奥会项目场馆群分为两个地区,雪上项目位于平昌山脉场馆群。虽说是场馆群,但各个项目场地距离并不近。其中越野滑雪、跳台滑雪、冬季两项和北欧两项的赛场位于阿尔卑西亚滑雪公园,这也是离主新闻中心最近的一个场馆群。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冬奥会新增项目单板滑雪大跳台的场地也坐落于此。自由式滑雪和单板滑雪的大部分场地位于凤凰滑雪公园,距离主新闻中心大约一个小时车程,空中技巧的比赛就将在这里举行。而高山滑雪项目则位于最远的旌善地区。

  作为一名雪上项目记者,免不了场馆间四处奔波,提前查询巴士班次、在寒风中等车、采访结束后十万火急地奔向车站都是家常便饭。尽管如此,第一次参与冬奥会的报道,我在寒冷中感受着快乐。

  阿尔卑西亚滑雪中心主要进行雪上基础大项的比赛,第一次来到场馆,我对这里的第一印象就一个字:冷。阿尔卑西亚滑雪中心的布局紧凑,跳台滑雪的大跳台伫立在场馆中央,越野滑雪场地位于对面,冬季两项则在跳台的东北方另辟一角。中心设有两个媒体中心,桌椅、电源、暖炉、电视和小茶点一应俱全,还有小餐吧售卖“韩式”关东煮,为媒体提供了一个温馨高效的工作场所。

  在冬奥会开幕前我在此地采访冬季两项训练,媒体中心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当天晚上11点我是最后一个离开媒体中心的。冬奥会正式开赛之后,这里已经人满为患,鲜有空座,时间快到凌晨仍然人头攒动。或许是因为雪上基础大项是欧洲人的强项,欧洲记者的数量要远远多于亚洲记者,这样的盛况应该会持续到冬奥会结束,因为冬奥会最后一个产生金牌的雪上项目将是越野滑雪50公里集体出发。

  凤凰滑雪公园距离我们居住的江陵媒体村将近70公里。每次去采访都需要天不亮就起床。我国优势项目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和单板滑雪U型场地的比赛都将在这里举行,因此免不了常来此地。依稀记得北京奥运会时火炬传递路线是从三亚的凤凰到北京的鸟巢,寓意“凤还巢”,那届奥运会中国队取得了48枚金牌。10年之后的韩国平昌冬奥会,我国优势项目的赛场又是“凤凰”,似乎预示着空中技巧队和单板U型场地队能取得好成绩,但这一切还要看中国健儿们之后的表现。

  最冷的时候要数比赛时了,跳台滑雪和冬季两项的比赛大多都在晚上。不像采访训练时还能躲在媒体工作间取暖,比赛时则要早早在露天的混采区等候,脚底是雪,头顶刮风,360°无死角全方位的冷,让人难以忍受。但每每看到中国选手在赛场拼搏时,精神就会为之一振,或许这就是奥林匹克口号的感召力,运动员们在赛场上追逐更快、更高、更强,能参与到对他们的报道中来也是一种幸运。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