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学峰:曲春雨变作“蝴蝶”扰动短道战局 没有天意只有博弈

房学峰    02-13 23:37

刘佳宇比赛刚完我发过一条朋友圈,除了祝贺丁老师之外,特意写了“曲春雨是冠军”几个字——我觉得中国选手要赢得女子500米金牌的话,曲春雨是关键。

房学峰:曲春雨变作“蝴蝶”扰动短道战局 没有天意只有博弈

曲春雨不但是琰姐的队员,好像还是徐英楠、伊敏、马延军教练的队员,她参加了这个赛季的前两站世界杯赛,显然是因为表现不佳被一度送回地方队(她的500米世界杯排名只是中国队选手里的第五位),能在最后时刻回归主力阵容,显然有其独特价值。

这种价值在三天前的预赛第四组表现出来:Elise CHRISTIE获得小组第一,但曲春雨做出了一项重要贡献——淘汰了沈锡希。作为江陵出生的选手,沈锡希对本届冬奥会充满渴望,所以才会把手机尾号设成“2018”,所以才会和教练弄出点儿矛盾。在这场比赛中,曲春雨变成了一只“蝴蝶”,就像李坚柔获得金牌的那场决赛中Elise CHRISTIE的“蝴蝶角色”那样。

今天的四分之一决赛,曲春雨和崔敏静在同一小组,当她击败崔敏静的时候,有位如今胖得像坏人一样的朋友夸我预测准确,我则很遗憾地看到:崔敏静以一种动手动脚的方式惊险晋级,而我原本设想的剧情,是崔敏静在这场比赛中被淘汰出局——但从这个时候开始,崔敏静在裁判那里积累了“坏人气”,这就像我认为中国的500米选手在前两年积累的(我个人认为)那种不太局气的印象似地。

半决赛,曲春雨再次和Elise CHRISTIE同组,以一个其实说不太清楚是非的方式失去决赛权,使中国选手在这个项目上不仅无缘金牌,而且在历史上第一次没有进入A组决赛。

曲春雨本来应该成为A组决赛中搅动战局的“蝴蝶”(不管范可新是否进入决赛),却遗憾地与A组决赛无缘,但她“煽动翅膀”的结果:一是淘汰了沈锡希,二是让崔敏静积累了“坏人气”,三使动摇了Elise CHRISTIE的信念——她本来想拿到金牌之后,去参加东京奥运会的自行车比赛来着。

获得金牌的意大利旗手Arianna FONTANA,在我心目中就像当年的拉达诺娃,她在过去三届奥运会上积累了五块奖牌,这块金牌是奥林匹克对她的褒奖,也是这场比赛最好的和最合理的结果。而崔敏静则显然需要向Elise CHRISTIE支付某种赔偿,她的成绩必须被取消。

因为曲春雨的缘故,中国队虽然没有拿到女子500米的金牌,但却从现在开始积累起“好人气”来了,她的作用想必会在中国队今后的比赛中显然出来,我们甚至可以用一种特俗的表达方式:中国队失去了金牌,但收获了信心,这和曲春雨在比赛中的出色表现有关。

那么,在女子500米的四场比赛中,我们应该得出怎样的认识呢?

首先,奥运会比赛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比赛,赛场上随时会出现一只搅动战局的“蝴蝶”,所以无论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仅仅以选手的实力(准确地说是在一个奥林匹克周期里的总体表现)来判定比赛结果。

其次,曲春雨的出现、或者叫回勇,使我个人增加了对中国短道队的信心,何况他们正在江陵积累“正人气”,本来我觉得他们在这届冬奥会上拿不到金牌,现在反而觉得肯定能拿到金牌。

再次,韩国队一个周期里的强大中显然遇到了问题,加上世界格局复杂、赛场形势多变,这是中国队的可乘之机。

最后,关于判罚,我建议媒体朋友不要去指责,因为在奥运会这样的比赛中,经常会没有百分百的是非,我们所应该期望的:是中国选手不在下一场比赛中获利、就会在下下一场甚至下下下一场比赛中获利——

这里没有天意、只有博弈。

冰上运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