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皮尔斯对波士顿花园而言,意味着什么

凤凰网    02-14 01:21

原标题:保罗·皮尔斯对波士顿花园而言,意味着什么

1996年,保罗-皮尔斯在堪萨斯大学读着大一。一年级,他已经是球队的第二得分手,仅次于闻名全国的白人内线拉弗伦茨……皮尔斯能投三分,能造罚球,能冲击篮板,而且有种天知道哪里来的自信。拉弗伦茨被问起皮尔斯的问题时,只好说:

“一开始,我们得鼓励他,后来才发现,他比我们这些老大哥还要自信……

2001年,保罗-皮尔斯在这一年成名了。先是2000年9月25日,他经历了NBA近古最可怖的夜晚:在波士顿剧院区的一个夜店,他试图去分开打架的人群,结果自己连中十一刀:面部、脖子、背部,以及头顶挨了一酒瓶。与他同来的队友托尼-巴蒂把他送去了邻近的医院,救了他一条命。之后的结局匪夷所思:

保罗-皮尔斯,这条性命硬如钢铁的汉子,迅速康复出院,然后在2000-01季出赛了82场,场均25.3分6.4篮板3.1助攻。2001年1月15日,在明尼苏达,他全场独得42分——实际上,当晚他和KG打得惺惺相惜。KG防得凯尔特人另一位王牌安托万-沃克26投6中,但在关键时刻,眼看皮尔斯在屠杀森林狼所有人,KG于是亲自换防皮尔斯。皮尔斯赛后津津乐道:

“他一来防我,我立刻连球都接不到了——要不是KG来防我,我今晚能得60分!”

两个月后的2001年3月13日,皮尔斯代表凯尔特人对战湖人,全场19投13中,再次得到42分。赛后,NBA的巨无霸鲨鱼奥尼尔过去揽住一位记者,怒吼道:

“把我的话记下来!我的名字叫做沙克-奥尼尔,而皮尔斯是他妈的真理!把我的话记下来,一点都不要漏!我知道他能打,但我不知道他这么牛!保罗-皮尔斯是真理!”

2005年5月5日印第安纳康塞科球馆,记者们纷纷抢拍:波士顿凯尔特人vs印第安纳步行者的季后赛首轮第六场最后时刻,保罗-皮尔斯呆立着:他吃了第二次技术犯规,被罚下。步行者球迷欢呼,知道自己胜利在望。要知道,对步行者第二场,皮尔斯33分7篮板5助攻;第四场,皮尔斯30分7篮板8助攻;第五场,27分7助攻,这一晚下场前,他已经得到20分11篮板6助攻……

然后,皮尔斯做了件令波士顿人自己都觉得奇怪的事:

走下球场时,他脱下球衣,在头顶挥舞。

“我只是想激励队友。”他事后说,虽然印第安纳和波士顿的媒体都觉得,他精神大概有点不正常了。

如果你观察皮尔斯够久,便会发现,他是个情绪起伏很大的家伙。

——战斗中,他时常躁郁。他对比赛的每个细节都不太满意,他不喜欢对手,不喜欢自己的表现,皱眉,生气。

——赢下比赛后,他会满脸骄傲,下唇抿着上唇,然后便是咧开嘴放肆欢笑。、

——遇到糟糕的判罚、比赛的逆境时,他会满脸不屑置辩地走开,完成一个高难度投篮,然后愤怒地朝球迷挥胳膊。

——他经常处于奇怪的情绪中。他如此骄傲,如此好胜又如此闷骚,所以他经常得靠一些奇怪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受。比如,2005年季后赛对步行者之战下场时,皮尔斯将外套当做旗帜,挥舞着下场去了。

皮尔斯从不休息。除了2006-07季那次大伤之外,他没有一个赛季缺席超过10场比赛。这并不意味着他受伤少,事实是,他经常带伤作战。他的意志与他的生命力一样顽强——众所周知,2000年他被戳了11刀,之后他打满了2000-01季82场比赛,每晚38分钟,得到25分6篮板3助攻。

因为全世界早已接受了“皮尔斯是个进攻技巧博物馆”的想法,所以,很少人能意识到,皮尔斯早年是个多可怕的家伙。2002年东部决赛第三场第三节结束,凯尔特人53比74落后网。第四节暂停时,安托万-沃克口沫飞溅跟皮尔斯说话,而皮尔斯满脸漠然。第四节,皮尔斯左翼连续单挑强突五个,把杰弗森和基特尔斯打碎了。第四节他独得19分,凯尔特人第四节41比16。

那时的皮尔斯,是个可以半场得46分的怪物,是带队到东部决赛的首席得分手——而那年他只拿不到300万美元年薪。理由?他还在新秀合同,那时,皮尔斯才24岁。是的,他也年轻过的。

保罗·皮尔斯对波士顿花园而言,意味着什么

2002年的皮尔斯比现在大一圈,虽然已经是个进攻博物馆,移动并没比现在快,突破时步伐甚至显重。投篮出手不快,但出手点高;仗着吨位要到位置后三威胁,高点投篮或者卡身位突破造犯规,基本不用撤步投篮。随着岁月流逝,有长达五年时间,他再没有达到2002年东部决赛的高度,期间,他增加了左侧背筐打,增加了背身接球后撤步一步突篮下,增加了后转身投篮假动作后连低手上篮。他的投篮方式,从早年的跳步收球高点后仰跳投,变成了起跳高度更低但更快的跳投。2005-06季,他得到了职业生涯单场最高的50分——因为那天,勒布朗-詹姆斯带着骑士来到波士顿花园砸场子。

2002年11月8日,波士顿花园,凯尔特人对湖人。科比开场如有神助,一口气在皮尔斯头顶投中了8个球。暂停时,所有队友都同情地看着皮尔斯。教练很不好意思地问,要不要换个人防科比。

皮尔斯吼道:“他妈的不要!我要防他!我搞定!”

那场最后,双方打了加时。科比得了41分,但用了47发投篮,投丢了30发,最后9发投篮全失。皮尔斯自己得了28分,加时赛一个三分球让凯尔特人领先。那场比赛后,科比在比赛另一端接受采访说:

“我跟保罗说,这就像老年间。我们是历史的一部分。那伯德与魔术师的老年间。当年的游魂依然在球场的椽子中间飘荡。”

另一个关于游魂的故事。

2008年5月18日,东部半决赛第七场,波士顿花园。

皮尔斯开场顶着勒布朗一个中投,随后是追身中投得手;反过来,勒布朗面对皮尔斯长距离投篮命中。

皮尔斯接朗多的回传追身三分球得手,再快攻上篮得分。勒布朗则顶着皮尔斯左手袭篮,再突破皮尔斯和帕金斯,在KG的手边上篮。

皮尔斯晃过斯泽比亚克翻身跳投,勒布朗两次突破波西。

皮尔斯穿越勒布朗、伊尔格斯卡斯和乔-史密斯上篮得分,再面对勒布朗的防守射中三分球,勒布朗还以长距离跳投、突破皮尔斯上篮。

皮尔斯右翼三分球得手,勒布朗突破底线,在KG劈头盖脸的防守下上篮。

他们俩已经入了魔,仿佛完全忘记了比赛。第七场、东部半决赛、大局,他们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勒布朗如火车般冲刺,皮尔斯则旋转舞步。第三节,双方教练各自对这俩人指派了双人夹击,于是勒布朗找到韦斯特和乔-史密斯做传球对象,皮尔斯则助攻PJ布朗与朗多。

第四节。勒布朗先单挑KG造了犯规,皮尔斯回以急停中投。勒布朗在波西头顶强行三分球起手,皮尔斯回以后仰跳投。凯尔特人的球迷握拳,怒吼。勒布朗再次面对KG射中三分球,以及一个突破上篮:骑士仅仅以82比85落后了。KG忍不住了:一个华丽的三重晃动后仰投篮,凯尔特人重新领先5分。PJ布朗则是比赛最后6分钟的妖魔:他鬼魅般飘动,掌握了所有的篮板球。

但短暂的插曲后,又回到了皮尔斯vs勒布朗。

勒布朗断掉皮尔斯的球,扣篮:骑士88比89落后1分。但最后时刻,皮尔斯:一记罚球弹筐后沿蹦起,克里夫兰板凳席立刻站起一片:“呵!”,然后,球弹入筐,于是“呵”变成“唉”。

凯尔特人97比92取胜,4比3淘汰骑士。勒布朗全场45分,皮尔斯全场41分。凯尔特人跨过了他们季后赛最艰难的一关。

“至少,那些球迷有机会忘掉伯德和威尔金斯的大战,而记下勒布朗和皮尔斯的所作所为了。”勒布朗说,“这会载入历史的。”

皮尔斯流露出诡异的一笑。赛后他这么说:

“红衣主教的鬼魂在天顶看着我们。我想他把球往正确的方向点了点,然后在我脸上布了一片笑容。”

保罗·皮尔斯对波士顿花园而言,意味着什么

又半个月后,2008年总决赛第一场第三节,剩6分49秒,皮尔斯倒在球场上。教练和队友迅速合围,也挡住所有球迷的视线。两分钟过去了,他还倒在地上。凯尔特人球迷快要绝望时,他们发现皮尔斯起来了——等等!他不是自己站起来的,布莱恩-斯卡拉布莱恩和托尼-阿伦各抱着他一条腿,皮尔斯的胳膊搂住他们俩的脖子。

嗯,就像战场上拖走伤员似的。

那时节,整个波士顿花园觉得自己跌进了地狱。不对啊!不对啊!!我们花了二十一年才等到又一次总决赛凯尔特人vs湖人!我们在上半场46比51落后,第三节刚刚有点起色,皮尔斯连得8分追平了比分,然后他就受伤了!

——五分钟后……球场入口处传来了喧腾声。保罗-皮尔斯回来了。球迷们看见了他,声浪一级一级攀升。他回来了!他腿没断!我们还活着!

然后,皮尔斯在22秒内连中两个三分球,波士顿花园的顶棚险些被掀翻。

——1970年,湖人遭遇过类似的故事。总决赛,第五场,纽约队长威利斯·里德受伤;第六场,张伯伦独砍45分;第七场赛前,里德腿上缠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上了场。史上最伟大的王者归来。在纽约麦迪逊花园的狂野呼啸中,尼克斯拿到了他们队史第一个总冠军。

——三十八年后,皮尔斯的王者归来和两个三分球,掐住了湖人的咽喉。

保罗·皮尔斯对波士顿花园而言,意味着什么

总决赛第一场赛后采访,皮尔斯嗓音粗哑,听来像牛吼:

“我满脑子里念头纷杂。我当时想,不能这么结束了!”

他是一个典型的凯尔特人。就像拉塞尔、伯德、考文斯、西拉斯、KG、麦克海尔、萨姆·琼斯这些家伙。他们有种扭曲的自尊与愤怒。这让他们没那么在意数据,而在意胜负。皮尔斯在波士顿花园伫立了十五年,他像个武馆老师一样。有人来砸场子,他陪着。在此期间,他继续提升着自己。

这就是他的骄傲:只要还能动弹,他不愿意放弃战斗。他并不想刷数据,但他在意的是尊严和骄傲。无论对面是谁,他都陪着。多少次你会感觉到他身上写满了这样的句子:

“那个数据比我华丽的家伙,也并不能占我的上风,看比赛就知道了。”

这就是皮尔斯之于波士顿花园。

这就是皮尔斯之于凯尔特人。

那科比也相信存在的、在椽子间飘荡的游魂与历史。

詹姆斯 保罗 骑士 湖人

网站地图